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四周突然间涌出许多堕落兽,其中还有不少是精英堕落兽。

  只不过,那些堕落兽的动作比较迟缓,显然是一些低级的存在。但它们此时却显得很有秩序般,将向小柔一群人重重围在了中间,形成一个圈子。

  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堕落兽,从一双双血色的兽眸中露出的迷乱的光芒,看得人心发毛。

  扭曲时空的红色光柱越来越多,那是封印在剥离,虚空中的邪恶气息从封印的缝隙之中渗透出来的缘故。远处隐约传来的魔兽怒吼声,此起彼伏,像是正在用尽全力挣脱那些千年的束缚。

  天色中的红也似乎更浓烈了一些。

  [队伍]冰雪刺杀者:杀过去,往裂隙方向。这一次只是为了查看裂隙的情况,所以只要能杀到裂隙之前就行了。

  [队伍]家有娇花:是。大家小心一点,战士拉怪,远程跟上,这些还只是普通怪,用大魔法群杀,牧师站中间,刺客断后。法系职业注意保持自己的魔力,以防有突发情况无法应变。就这样,BUFF加满,上吧。

  家有娇花有条不紊地分配着各人的位置。

  在场的人都是老玩家,默契意识什么的,都已经具备一定水准,很快就依照着家有娇花的要求各自站好位置,骄傲不落连同另外一个战士菊花茶一起,朝着扭曲时空方向的怪堆冲去。

  配合得不错,两个战士都极有默契地把怪拉到一起,远程法师吟唱大面积魔法,弓手专门逮着怪群里那些精英怪下手,一个魔法杀不死它们,最后一箭便由弓手补上。几个刺客在最后方,清理着漏网之鱼和后面涌过来的怪物,不让它们靠近中间的布衣职业们。

  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向中心的扭曲时空杀过去,堕落兽的尸体铺满了整条路,掉落的钱币装备散落一地,但无人去捡。

  随着队伍的推移,前行的速度开始减慢,每个人都感觉到压力开始加大。

  战士的少血量骤增,治疗的压力加大,远程攻击职业的DPS压力增大,可后面的怪还在不断涌上来。

  这证明,随着与裂隙距离的缩短,魔兽的能力在不断被增强。

  向小柔看了看目前的位置,已经能隐约看到裂隙四周忽明忽暗的封印光圈了,银色的光芒在疾速闪烁着,总让人觉得下一秒就要完全熄灭。

  后方的刺客已经顶不住越来越多围上来的堕落兽了。

  [队伍]家有娇花:大家小心。逆水,你们撑着。倾骨,你到后面去帮他们拉住怪。大少,你点五个法师去后面支援。

  家有娇花看着眼前的情势,改变着前行方式,队伍的位置又一次做出了调整。由于抽了一部分人到后面支援,后方的压力顿时减少,布衣职业的安全暂时无碍,但前方的压力却骤增。

  怪物越来越多,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光靠两个战士已经无法完全把怪拉到一起了。

  站在中间的远程职业受到攻击,开始不断地有人阵亡,牧师忙着复活死去的队友,无法及时治疗,让前方的局面陷入了混乱。

  [队伍]家有娇花:不要复活了,今天的目的是冲到裂隙口,为明天的战斗搜集资料。死去的兄弟们,对不住了,你们直接回城吧。

  在恋世之中,牧师拥有复活死者的能力,但在战斗中和战斗结束后复活,所耗废的魔法是不同的,战斗中的复活技能,要比正常情况多耗废三倍的魔法,并且法术吟唱时间也延长三倍。

  因此家有娇花当机立断阻止了牧师的复活。他看了下目前的情况,距离裂隙已经不远了。若想清光所有的堕落兽过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何况队伍里的死亡人数还在不断上升。

  [队伍]一朵娇花:用缓速技能吧。

  向小柔突然间发了一句话。

  [队伍]家有娇花:是!

  一句话点醒了他。杀怪已是无用,不如破釜沉舟,只要能到达裂隙就行,不管死活。

  于是,他下了最后一条指令。

  所有远程职业交替使用各种大范围缓速技能,然后全队人员使用各自的疾速技能,全力前行。

  向小柔瞧准时机,放出弓手特有的冰天雪地,顿时暗红色的地面被一大片冰霜覆盖,堕落兽的移动速度瞬时减半。

  花大少与小娘子跟着放了暴风雪技能,将周围一圈的堕落兽冻成冰棍。

  牧师不停地给每个人套着神圣光盾,用以抵御怪物的攻击,保证施法不被打断。

  一路上,陆续都有人躺倒。

  最终到达裂隙的时候,五十人的队伍,只剩下了寥寥十来人。

  而他们,也仅仅只是见到了裂隙最外层的情景。

  那是地狱一样的场景。

  整个扭曲时空,都呈现出奇特的紫红色,数道时空裂纹浮在半空,如同是被怪兽凭空撕裂的伤口,露出里面血色淋漓的筋肉。

  那道裂隙与虚空相连接,位于扭曲时空的阴暗洞穴之中,随着洞穴向地底蜿蜒,不知深浅。四周的地面上布满裂痕,无数的堕落兽从其中爬出,那阴暗湿濡的躯体在裂痕中不断挣扎着,令人心悸。天空中黑鸦鸦一片,布满了堕落飞龙,遮天蔽日。

  红色光柱从地底穿透而出,冲天而去,裂隙封印的银色光圈仿佛摇摇欲坠的星子,随时有可能溃散。

  看见他们的出现,那些堕落兽发了疯似的冲上来,他们根本无力阻挡,便全军覆没了。

  ……

  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

  重生后回到了主城,良久,队里都没有人说话。

  这一战给他们的记忆太深刻了,玩恋世一年多,都不曾遇到如此惨烈的战役。哪怕是公会大战,也没有这般沉重过。

  大家的心头都像堵了块石头一般。

  许久,才有人开口。

  [队伍]冰雪刺杀者:看来我们想得简单了。

  [队伍]家有娇花:嗯!游戏公司下重本了。这样也好,让我们痛痛快快玩一把。

  [队伍]一朵娇花:是啊,别有负担。这只是游戏,尽力就是了。

  ……

  简单的交流之后,队伍就解散了。

  看看时间,现实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大战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开始,因为早上肯定要提早上线,所以她提前把一些该补充的东西都补齐了,花了身上最后一点钱把装备精炼了一番。看着身上流光溢彩的弓手套装,她心里稍稍安定了些,便跟大家道了晚安。

  家有娇花没有回复,自打队伍解散后他便一直沉默着。打开好友栏,发现他正在80级的FB布兰多陵寝里。

  这时间了还下FB。向小柔觉得有点奇怪,但想想也没打扰他。

  给他私聊发了一句“晚安”,也没等回复,就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