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屠心的江山堂,是排名最前的三大公会之一,其实力可想而知。什么样的将领带出什么的兵,江山堂的人大多都跟屠心一样,是些热血汉子,喜欢PK,打群架,吆五喝六齐上阵,厮杀起来是不要命的狂徒,所以其它公会都很怕和江山堂敌对。杀敌一百自损三千,这就是江山堂不要命的作风,对付敌人那是相当的团结。按老屠的话来说,玩游戏,图的就是个热血激情,弄些小肚鸡肠的东西,都不是爷们。

  此刻君临天下的玩家们,都仰头望着天空,以一种错愕却兴奋的表情,注视着那些突然出现的各种公告。

  就连冰雪刺杀者自己,也已经陷入了一种奇特的亢奋之中。

  爱维斯之城的英雄领主荣誉,似乎触手可摸。

  没有人能抗拒这样的虚荣,巨大的光环从上而下,笼罩着君临天下所有的玩家。

  同样在公会议事厅处理事务的一叶无花和明日殇,面对着自己公会里惊讶的玩家,默默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眼神。

  这个男人,终于不想再蜇伏了。

  在短暂的平静之后,世界频道沸腾了起来。玩家们抱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心情讨论着刚刚出现的那些公告,特别是关于战神的隐藏任务和万众一心的公会任务。在普通玩家心中,公会结盟只意味着服务器的势力要重新洗牌,但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反而是两个任务的出现让他们沸腾了。

  战神——神遗之罪历史战争中最高的一项成就。关于这项成就,游戏公司一直都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而服务器也没有出现相关的公告,以至于大家都认为最高的荣誉就是几个城市的领主与最终封印裂隙的英雄。

  大战前夕,家有娇花却横空出世,触发了这个隐藏的,并且是唯一的战神任务。也就是说,这个任务,全服只有一个人能够接到。但相对的,这个任务的条件要求也非常巨大。

  因此,只有方又安知道这个任务难到什么程度。英雄领主只要在每个城市的战役中,获得最高的战争荣誉便能够拥有这个头衔;而封印裂隙的王者英雄,也只需要封印裂隙就能达到。但战神成就,必须玩家在五座主城的战争中,都累积到一定高度的战争荣誉,并且带领远古诸神遗族,协助五座主城的英雄领主击退神遗军团,才能够完成任务。看似简单,实际却无比复杂。

  面对这一切,只有向小柔在最初短暂的兴奋后转为了沉默。

  在她心底,有着浓浓的疑问。

  [当前]家有娇花:现在,我有帮助了吗?

  家有娇花站在猎神的面前,表情冷漠。

  他收敛起所有猥琐,黑袍上暗金的魔纹显得诡谲无比,强大的气场散开来,让他看上去像一个从黑暗走出的王者。

  猎神说不出半句话。

  [当前]花大少与小娘子:靠,太TMD跩了!家花你怎么做到的。

  [当前]家有娇花:公会任务很早就接到了,需要我有五级公会会长的身份,才能完成第一环。

  [当前]家有娇花:战神任务,是第一环世界历史任务完成后得到的隐藏奖励。

  方又安轻描淡写地解释了花大少的问题,但那样庞大的任务,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

  听到这样的解释后,君临天下和其他分会的玩家则露出恍然的表情,只有傲绝天下的成员们,包括半夕秋风在内,都是一副不甘而郁闷的模样。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针对家有娇花,一是为半夕秋风抱不平,二是因为家花夺了会长的位置却无所建树,所以都对他很不满,甚至有主力玩家私下要求冰雪刺杀者将家有娇花除名。但今天家有娇花的一席话,才让他们明白,根本没有他们想像中所谓的阴谋诡计,人家根本不屑于此,也不屑于那个会长的位置,一切只是为了公会任务而己,当然,这里也许还有他和半夕秋风的私人恩怨在内,但至少,并不是他们想像中的各种阴暗。

  [当前]家有娇花:最近这段时间没上游戏,是我个人问题,冰雪,抱歉。

  他只跟冰雪刺杀者有协定,所以他的道歉也只对着冰雪刺杀者。

  [当前]冰雪刺杀者:回来就好。

  [当前]暗夜星辰:好了,现在公会势力出现变化,原定的计划已经跟不上了。不如找个时间把江山堂的人找来商量一下,你们觉得呢?

  [当前]冰雪刺杀者:是,家花,能约他们来聊聊么?

  [当前]家有娇花:可以,明天晚上七点。

  一直到众人解散,走出议事厅,向小柔都没有说话。

  [好友]家有娇花:心肝儿小花,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呢?

  离开众人,家花又迅速萎缩回那个猥琐的二货形象。

  向小柔一听那句心肝儿,嘴角开始抽搐。

  [好友]一朵娇花:这两天,你上哪逍遥快活了?

  [好友]家有娇花:去找了旧情人。

  [好友]一朵娇花:哦?就是那个据说跟我很像的旧情人?

  [好友]家有娇花:小心肝儿,莫非你吃醋了?

  向小柔突然间操纵着一朵娇花的人物,贴近了家有娇花的脸,一张萝莉的娇俏可人的脸蛋出现在他眼前,她御姐式的丰满身材也靠近来,导致方又安只有眼神微微一低,便能看到她深刻而美好的沟,浑圆饱满的线条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迷蒙无辜的萝莉眼神,惹火爆炸的御姐身材,多少宅男的梦中情人。

  方又安也是个死宅男。

  他脑海中闪过她现实中的形象,清丽的脸庞,姣好的身材……

  [好友]一朵娇花:其实吧,这两天我也见了我的旧情人。

  心跳加速的死宅男嗯嗯了两声,还没回神。

  [好友]一朵娇花:你知道吗?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旧情人见面的情景……

  她伸出舌,舔舔唇。

  [好友]家有娇花:嗯嗯……

  好想亲过去,宅男继续傻。

  [好友]一朵娇花:有一天,真正遇到了,才发现过去的回不来了。家花,咱别理会什么旧情人了,不如我们两凑和一起过吧!

  晴天霹雳。

  方又安便秘似的“嗯嗯”声不再出现了。

  他从各种各样的绮思艳想之中醒了过来。

  方又安斟酌着要如何回答。

  告诉她实情,他又担心那层纸捅破了,便回不到最初。游戏里两个人的接触是自然而然的,比现实中多了自在随意,毫无包袱,但若是换上各自的身分,只怕她又要离他远远的。

  哀叹一口气,他憎恨自己的优柔寡断。

  狠狠心,他刚想说话,向小柔却已将身子挪开。

  [当前]一朵娇花:得了,知道你舍不得旧情人,开玩笑的!

  说着,她眨眨眼,脸上有着浅浅的笑容,带着一丝小得意,让他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TNND,便秘的感觉真差。方又安一脸屎样。

  向小柔的心情大好。难得有一次能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她说不出的快乐。

  这一晚上,为了做任务向小柔和公会朋友下FB到凌晨三点,才带着黑眼圈爬上床,困到没有心思再去思考和回忆,头沾到枕头便已经进入黑甜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