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这段时间向小柔的生活十分平静。

  上班下班,上上游戏,她每天就在公司和住所之间做两点一线的单调运行。本该忙得鸡飞狗跳的工作,也因为地产案的暂停而暂时搁置。范老板成天长吁短叹的,向小柔却是乐得逍遥。

  莫青轩仍旧保持着对她的兴趣,隔三差五的送点礼物,但是少了工作上的接触,花心大少对她的热情有所减少。碧玉般的女子,对莫青轩这样的男人而言,只是份饭后甜点般的存在。

  再来就是江智尧,他大概做着类似齐人之福的大梦,对她这个前女友仍旧带着一颗暧昧的心。向小柔父亲忌日的那天,他并没到场。他是在第二天她正要离开的时候,带着他自认为倜傥不凡的风度,翩翩而至,得到的结果是被向妈妈拿着扫把赶出了百来米。

  她第一次觉得自家的母上大人十分威武。

  那扫帚每一下砸下去,都带着十足的劲道,打得江智尧活蹦乱跳,就跟猴子似的,狼狈不堪地离开。

  日子很平静,平静得有些山雨欲来的势头。

  游戏里,家有娇花已经很久没上线了,冰雪刺杀者私下里也问过她原因,毕竟花了代价请回来的人,却久久不见踪影。她也只能敷衍地回答着,说他一定会来,再过几天就来了。

  心里却是没底,她忽然间无比地怀念起有他在游戏里的日子,吵吵闹闹都是让人安心快乐的。虚拟的世界,她也明白,总有一天都要曲终人散,只是没说再见,她永远都觉得他会出现。

  而在现实中,方又安自那日一别,便销声匿迹,仿佛又从她的世界中消失一般。不了解他到底出了什么状态,他的离开仅还给了她一阵平静,只是这平静中带着失落和不安。

  当看到那则新闻,她终于明白他失踪的原因。

  她不知道应该以什么的心情来看待这件事。

  她不应该有任何感觉的,但她就是莫名地轻松不起来。那明明应该是对她无关紧要的事情,却让她格外沉重。

  傍晚的天空下着小雨,细密缠绵,即使打着伞也挡不住那发丝一样的雨,被风一吹,全都落在身上。

  向小柔带着自己的心事,撑着伞低着头走到家楼下。

  一个人站在她家楼下,穿着宽大的黑色卫衣,卫衣的帽子戴在头上,在他脸上打了一层阴影,他低着头,看不到五官,双手环抱着,站在雨里。雨点洒在他身上,远远望去,细细密密像染了一层银色的光珠。

  他的身形让向小柔十分眼熟。

  “方又安?”她靠近了,试探式的小声叫了句。

  那个男人猛地抬起头来。

  真是方又安。憔悴而无神的方又安,带着孩子式的委屈不安,静静地看着她。

  向小柔看着这样的他,愣了愣,想起今天的那则新闻,于是心疼起他的悲伤。

  “要命!你在这里站了多久了?”她回过神来,很快走上前,用手在他手臂上轻轻握了握,发现那件外套已经潮得不行,也不知他已经在雨里站了多久了。

  向小柔把方又安带回了家。

  这个男人,他强大的时候像个神,脆弱的时候,又像个孩子。

  很矛盾,但她心疼。

  在心底叹口气,她把他踹到卫生间去换洗,自己则到厨房煮了一大碗浓浓的姜汤。

  好在于夏今晚又和她情人去风流快活,少了这个大八卦,她也少了不自然。

  没多久,方又安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从卫生间里出来。

  打湿后的头发柔软服贴,在他随意的擦拭下显得凌乱。他穿着从于夏同志处借来的,她男人阿楠的衣服。宽大的长袖棉质T恤,黑色运动裤,阿楠的身形和他差不多,但那身家居服穿在方又安身上却非常合适。水珠顺着发梢滑到脸颊,再沿着脸颊滴落,让他清秀的脸庞多了一抹俏皮。他表情平静,眼神因为水气的关系显得迷蒙。向小柔转过头,就看到他这么一副慵懒的德性,V型领口处微露的胸膛,黑色运动裤修饰出的修长而迷人的腿部线条……

  一点点性感,一点点无辜。

  她脑中突然跳出六年前趴在他胸口的情景,温热的怀抱和安定的心跳声。房中这些若有似无的暧昧,瞬间让她呼吸一滞,脸色猛然发烫。

  食色性的,不止是男人啊。

  “过来,喝了它!”向小柔转开脸,为了掩饰自己荡漾的心情,粗鲁地盛好汤,走到小客厅,“砰”的一声放在桌上。

  方又安并没发现她的异样,这里的气氛让他感觉放松,屋子里姜汤的香味,暖到心底。

  “多大的人了,还玩淋雨这套?啊?你以为你还年轻吗?你还当你是十年前的青春少年?”向小柔看着他乖乖坐到桌边,端起碗就喝,心里有股子怨念没处发,于是就絮絮叨就开始数落他。

  方又安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一口气把姜汤喝完,感受着从胃向四肢蔓延的温暖。

  眼前的女人还在喋喋不休地数落他,却莫名的让他心安。生活,就是这样吧。沾染了烟火气息的向小柔,面目格外的真实起来,可亲可爱。

  他伸出手,突然间抱住她。

  向小柔的声音,嘎然而止。她的脸庞,凝固在一个惊诧的表情。

  “不要动。不要转身。让我抱一下,一下就好。”他的声音低沉喑哑,带着疲惫和淡淡的恳求。

  向小柔无法拒绝,于是只能怔怔地任他抱着。他发梢的水珠落到她的脖子里,带来一阵冰冷的感觉。突然间在这股湿意间,混进了一丝温热的湿意,那明显,不是他发上的水珠。

  向小柔瞪大了眼,一时间也不知要说些啥。

  “小柔,他不在了。我恨了二十多年的男人,死了。”方又安缓缓地开口,仿佛诉说一个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的故事。

  “我是他的私生子。我的母亲,是他在外面认识的女人。她是个善良老实的傻女人,一直被他的爱情欺骗着,直到他的老婆找上门。离开他的那年,她怀了我。她是个伟大的母亲,在我十二年见不得光的黑户过程中,她从未说过他一句坏话。她总是告诉我,我的父亲很爱我们,我的父亲是个好人,温柔体贴善良,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所以无法和我们一起生活。”

  “她并不是因为还爱他才这么说。她只是不希望我带着仇恨成长,她要我有一个简单快乐的童年。她教会了我爱,却把恨留给自己。12岁那年,我父亲找到了我们。他跟母亲说,方家的骨血不可以流落在外,所以一定要带我走。母亲后来妥协了,因为父亲可以提供给我优渥的成长环境,那是她,一个贫苦无依的单亲妈妈所无法给予的。她让我没有成就之前不要回来找她,其实那是因为父亲不允许她再见我。临走的时候,她跟我说‘小安,跟着你父亲去吧。好好成长,成为一个让我引以为傲的男人。找一个好姑娘,好好爱她。我在这里,等你骄傲的回来!’”

  “然而,她始终没有等到我。在你父亲过世的那年,她也去世了。那一年,我刚从F大毕业,以最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国外名牌大学深造保送名额。那一年,我和你认识满四年。我以为我可以带着你回去看她,谁知道再也没有机会。可笑在我知道这一切之前,将他当成我仰望的偶像,将他当作一个严父,当成一个不得不离开母亲的可怜男人。他编造了太多的谎言来让我留下,甚至隐瞒了母亲的病。”

  “而他,甚至还耍弄着花样,吩咐卓天让你离开我。他把所有的人都当成他的棋子,自私冷血。同父异母的兄弟告诉了我这些事,他可不想让我继承父亲的事业。你知道心中的信仰崩塌的感觉吗?多少的爱就有多少的恨,我曾经以他为傲,他坚毅刚强,是我心目仰望的偶像,是我追逐的目标,可是,那些东西瞬间崩溃。原来我敬仰的,我一直以为爱着我们的父亲,其实是个败类。我,好恨!”

  “可是,这样的恨,现在也都没有了。他死了,拍拍屁股就这么走了,TMD只剩我一个人在这里挣扎。”方又安低低的吼起来,发泄着心中积蓄许久的悲苦。

  向小柔的手缓缓抚上他的背,默默地闭上眼,仍旧没有言语。

  劝慰的话语,在这种情绪中是多余的。

  他只想发泄,只想说说六年前没有说过的故事。

  她便拍着他的背,安慰着他因为回忆而悲伤的灵魂。

  “小柔,原谅我!”

  “让我为你成神!”他低声呢喃着。

  在蹭了向小柔一顿丰盛的爱情晚餐后,方又安因为于夏的回来而离去。

  他的灵魂得到了救赎,但向小柔的灵魂却无法平静了。

  于是上了游戏,时间已经晚了。

  游戏里的玩家依旧很多,大战进入倒数计时,玩家们的热情也一天比一天高涨。

  各大公会的动作都明显多了起来,公会成员的招收,实力的扩充,物资的储备,各种任务的最后冲刺……

  虚拟世界始终比较简单,哪怕是恩怨情仇,也比现实来得直接。

  她打开好友名单,家有娇花的ID仍旧是一片灰暗。

  心中失落着,向小柔觉得自己的心很沉,却没有人可以诉苦。

  该死的家有娇花,失踪了这么久,不知道是不是跟旧情人花前月下了。要是等他上线,非得好好敲诈他一番。

  可是,他会上线吗?

  向小柔心里腹诽着,一边在公会里跟兄弟姐妹们说着大战的物资准备情况。

  突然间眼前闪过一行鹅黄色的字。

  [系统]您的好友家有娇花上线了。

  她揉揉眼,这厮居然上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