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小村里的路很狭窄,路两旁都是村民的自建房,路上时不时有猫狗鸡鸭窜过。男人们在敞开大门的前厅里搓着麻将,女人们围坐在房前的空地上赶着小活计,聊着家长里短的八卦,孩子成群的跑过。这一些,是城市里看不到的景象。

  向小柔在这样的景象包裹中,显得比六年前来得真实。

  但这样的真实,让方又安又有些沉重。事隔多年,现实中的他们,相处得还不如虚拟世界的家有娇花和一朵娇花来得轻松自在、无所顾忌。

  “对不起!”向小柔打破了沉默,眼睛望着路的前面,缓缓地开口。

  “什么?”方又安不解,转过头。她宁静秀丽的侧面上染着一层岁月的风情。

  “我是说,六年前,对不起!”向小柔轻轻叹了一口气,眼睛飘得很远。

  这一句“对不起”,是向小柔在为曾经的自己道歉。她对他的爱,太过脆弱,于是经不住现实折腾,轻易地就碎了。她花了六年的时间,才明白那样的爱情不会再有,却已经没了回头的路。

  六年前,她还是天真无畏的女子,他也是轻狂洒脱的男人,他们相识于那个江湖之中,最终却只能相忘江湖。

  那时候的他们,有着同样的骄傲。

  她永远记得,在那款名为《江湖少年游》的网游中第一次见他时的场景。

  六年前的游戏技术远不如现在发达,电脑鼠标是网络游戏的唯一途径。《江湖少年游》这款键盘游戏,在当时的网游界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哪怕在六年后的今天,这款游戏也依然是传说中的经典之作。

  踏入《江湖少年游》的那一年,她不过是个18岁的少女,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华美最灿烂的季节,她遇到了他。

  风痕,当时《江湖少年游》里无人能及的大神,排行榜上永远的第一名。他的公会“皇图霸业”是整个游戏圈最强大的公会,从一个游戏辗转到另一个游戏,永远都保持着公会NO.1的位置。他不是皇图的会长,却是整个公会的灵魂人物。皇图参加的各种竞技赛事,都有属于他的荣耀。

  而她从一个被他救下的游戏小菜鸟,慢慢成长为可以在他身边分享荣耀甚至创造荣耀的女人。从18岁到22岁,她陪着他以及整个皇图霸业整整四年。笑与君歌和风痕,这两个名字可以说是当时《江湖少年游》或者整个网游界神话一样的存在。

  他们最大的成就,就是拿走了《江湖少年游》国际竞技赛冠军的宝座。她和他的配合,夺得了双人竞技赛的冠军。那是她第一次参加国际电子竞技赛,没有人相信她的能力,只有风痕。

  他说:“如果我们赢了,那皇图所有的人都要给她一个承诺!”

  他说:“如果我们输了,那我就给皇图卖身三年,如何?”

  那个人,叫方又安。

  他们并肩而战,拥有共同的荣耀,经历同样的风雨,她是他心头唯一有资格站在身边的女子,他也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大神。四年的相伴,终于让他们成为江湖里最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可惜,这样神话终止在她22岁那年。同样终止的,还有她刻骨难忘的初恋。

  她已经记不清那一年的具体年份了,印象中只有支离破碎的场景,拼拼凑凑出当年的轮廓。

  父亲病重,在ICU里度过了一段漫长而艰难的时光。她与母亲为了筹集那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一样的医药费,卖了在F城唯一的一套小房子。那个年月,房价还没有疯涨,那样一套二手小套房,也不过十万来块钱,而当时她父亲在ICU一天的花费,就高达三、四千元。花钱如流水,医院各种各样的费用能把一个普通家庭压垮,而她就是这普通家庭中的一员。但最痛苦的,却是面对父亲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父亲是这个世上最疼爱她的男人,而这时候,她眼睁睁看着他的生命被病魔慢慢消耗殆尽。她和母亲用尽心力,希望挽回他哪怕多一天的生命。在最后的那段日子里,房子已经卖出,她和母亲无家可归,她还能住在学校,而母亲却只能住在医院,就这么每天守着父亲,一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她的爱情,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变得微不足道。游戏和荣耀,也都远去。这一切,她并没有告诉游戏里的任何一个人。直到有一天,卓天带着20万的支票来到医院,竟是要她离开方又安,他告诉她方又安的身份,说她即使再努力一百倍,也终究配不上方又安的身份背景。方又安在游戏里是大神,在现实里也一样是天之骄子,而她只不过是个有着骄傲灵魂的普通百姓,麻雀变凤凰的过程很美,但结局不会幸福。

  她记得,当时的情景。卓天冷漠的表情,不容商量的口吻,她握着那张支票,浑身颤抖却无言以对。用金钱换去爱情,那是她人生最大的羞辱。但,母亲从转角处出现的憔悴面空和哀怜渴望的眼神,以前脑海中闪过的关于父亲的种种疼爱,都在提醒她家中的积蓄马上耗尽。这20万元,来的时间是那么的刚好。卓天并没有要她立刻答应,他离去的时候留下了那张支票,要她考虑。她很想撕碎那支票扔到卓天脸上,但她始终没有这么做。她挣扎着,无法决定,最后是母亲背着她拿走了那20万的支票,替她做了决定。她没有怪母亲,因为她清楚,自己犹豫到最后也会这样做。让她放弃父亲,她办不到。

  但她也没有选择牺牲方又安。她把这件事完完整整的告诉了他。那一刻,方又安的表情是沉默的。记忆中她从未见过方又安有那样苍白沉默的表情,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夕。他没有给她任何答案,就走了。这一走,就是三个月。

  三个月,她的父亲过世。她和母亲尽了最大的努力,仍旧无法挽回父亲的生命。在长达半年的病痛后,最终以死亡解脱了所有人的折磨。

  她带着伤痛重新回归生活,而母亲则回了老家。

  三个月的时间,改变了很多。她再也回不到从前。再进游戏,人事已非。帐号密码错误,她无法登录游戏,进了公会论坛发现自己被人挂在墙头,盗取公会的金币、高级物资,各种各样的污水泼到她身上,就连风痕的消失,罪也在她。短短三个月,她从神话级的大神,跌到地狱,变成众人不耻的背叛者。一时之间,关于她的谣言四起,除了那个永远都站在她身后的严舒瑶,没有任何人愿意相信她。

  她建了小号上游戏,向所有的人解释,但无人理会她,只有满天飞舞的谩骂和中伤。四年的时间,一点一滴建立的友情就那么灰飞烟灭,那样的感觉痛彻心扉。她通过游戏公司找回了帐号,上线的时候,笑与君歌已经被踢出公会,而风痕的名字似乎变成永远的黑白,她的骄傲最终让她删了号,删了笑与君歌,也删去了四年里一步步建立起的形象。

  后来,风痕回归,替她解释了一切。

  她终于明白,卓天为了让她彻底从方又安的世界中消失,不仅用金钱诱惑她,还让人盗去她的号。他以对公会的经济支持为条件,让当时的皇图会长天子意气(萧梵)出面,坐实她盗用公会资源的罪名,逼她离开游戏。而这一切,都出自于方又安父亲的意思。

  一切误会云烟散去,只是,笑与君歌再也回不来了。

  随着笑与君歌的离去,风痕也离开了游戏。失去了神话级的灵魂人物,皇图霸业公会渐渐走了下坡路,许多老玩家离去,一些关于公会核心层的丑闻被爆出,公会慢慢便沉寂了。那个在网游界曾经传奇一时的皇图霸业,最终也逃不过解散的命运。

  而在现实中,她和方又安,却越走越远。

  离开游戏的他,泡吧、飙车……疯狂挥霍,身边也都是些富二代。一晚上泡吧下来,能挥霍掉几千块钱。面对方又安的改变,她跟不上他的脚步,那是现实上、经济上造成的差距。她的骄傲也不允许自己一昧地接受他的馈赠。旁人看着他们时若有所思的眼神、卓天冰冷的话语、方又安我行我素的任性……

  明明还爱着他,她却感觉两人的距离好遥远。

  最终他们还是分手了。她永远记得她提出分手时,他眼中的祈求,倔强的神情,明明不舍,却没有吭声。骄傲的他们,没有人愿意低头,于是就这么错过。

  这段感情的结束,她没有怪过任何人。唯一恨的,只是自己不够坚持。现实给了他们缘份,也给了他们磨难,他们赢了游戏,却输给了现实。

  生活毕竟不是游戏,拥有太多无能为力的问题。他们有着同样的骄傲,义无反顾的勇气,于是转身离开,便不再有回头的机会。

  他们,只是输给了自己。

  于是,他们从各自的生活中退出。

  于是,一晃就是六年时光。

  当年的少女不再有青春光彩,当年的少年也已经有了岁月痕迹。时光滤去了年轻时的轻浮躁动,让他们慢慢从生活中体味出那一丝甘苦,才豁然开朗,他们曾拥有的,是怎样的一段感情。只是,那个最适合自己的人,却早己远走,不见踪影,只留下一种叫遗憾的东西,慢慢侵蚀着不再年轻的心。

  有些人,有些事,一直藏在心底深处,从不曾刻意想起,一旦遇上,便一发不可收拾。

  眼前的男人,是六年后的方又安,苍白、斯文,却带着六年前没有痞气,像孩子一样赖皮地缠着她。向小柔不知道他怎么找到自己,又是为何要找上自己。

  六年前没有结局的故事,难道六年后就能重新开始吗?

  那一句对不起,是为了旧日里那20万的支票,还是自己的骄傲任性,以及那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原因,向小柔也不知道,她只是觉得,自己欠了他一句抱歉。

  方又安看着她眼底里晶晶亮亮的水雾,忽然觉得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六年的时光被他白白错过,任她一人在生活中挣扎。

  心,缓缓疼痛着。

  他的指尖抚上她的脸颊,似乎想抚平这几年来她经历的风霜。

  “小柔,我错过你六年!”他轻轻开口,“这六年的时光,我要追回来!”

  “什么?”向小柔傻傻地问着。

  “我会,为你成神。我的女王,等我!”他的声音,不大,一字一句却掷地有声,带着不容拒绝的强悍,仿佛一瞬之间,当年的风痕又回来了。

  “啊?!”女王已经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