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向小柔的房间在二楼,面积挺大,却很空旷。

  房间的摆设古朴简单,但最吸引向小柔的,还是那张大床。床上铺了干净崭新的被褥,凑近一闻,是淡淡的洗衣粉以及阳光的味道。

  窗外路灯的昏黄灯光透过窗帘落在地板上,让这场景显得异常寂静,但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差,周围的声响都听得一清二楚,于是在这寂静之上又多了一丝吵杂。一时间,眼前是宁静,耳边却是喧嚣。

  耳畔依稀传来小孩的哭闹声音,大人的喝骂声。向小柔想起自己也曾经光着脚丫跑在屋外的石板路上,身后跟着扯着嗓门喊话的母亲。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样的孩子王,淘气起来能把母亲气到抓狂。父亲永远是扮演白脸,说自己就这么一个闺女,要好好宠着,闺女将来要比儿子强多了。他不在乎村里人对他膝下无儿的嘲笑,固执地不肯再生,把她当掌心里唯一的宝贝养着。

  记忆里父亲的笑脸已经模糊,但那份温情与风骨,却刻进了她的灵魂里。

  她只在这里长到七岁,就搬到了F城,因为那年父亲终于分到了学校的房子。

  向小柔趴在床上,手里抓着母亲的那张存款单。

  八万元的存款,六年的时间,不晓得母亲是怎样存下来的。想来自己每个月寄回来的生活费,还有逢年过节孝敬母亲的年节费,以及母亲自己接私活赚下来的钱,全在这里了。

  她苦笑着,看着手里的存款单,想着六年前的那些日子。

  才发现,人,是可以在一夜之间成长的。

  当年为了父亲的病,花去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连在F城里唯一的一套房子,也卖掉了。那年头房价还没有涨起来,一平方不过两千多元钱,她家那套六十平方米的老房子,也不过才卖了十来万块钱。而在父亲病的大半年里,花去的钱,却如流水一般。

  她永远都记得在那段日子里,父亲灰败的容颜与母亲强自撑起的笑脸。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以一种缓慢却无法阻止的方式,离她而去。不管她在游戏里多么叱咤风云,不管她在国际竞技赛事里获得怎样的荣耀,但在现实中,她都只是普通人。她救不了任何人。

  她甚至记得,在那样的日子里,她是多么惧怕这样寂寥的长夜。每夜睡不安宁,总是睡着睡着就突然间清醒过来,然后瞪大眼睛看着房间里的电话。深夜响起的电话铃声,就像一个噩梦,带来的,永远是不好的消息。

  向小柔将那张存款单折好,收进了包里。加上自己的存款,离二十万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卓天的二十万,是她人生中的耻辱,但她却拒绝不了。因为那钱,来得那样及时。

  二十万,买走她的骄傲,买去她的荣耀,以及,她年少的爱情。

  往事,无法回头,再艰难的路,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想想父亲去世时的悲痛,和方又安分手时的心碎,六年时间的艰辛风雨,江智尧背叛时的愤怒……她仿佛一瞬间长成现在的这般模样,那个和方又安策马狂奔的张扬女子,在时间流逝中渐渐模糊了面目,不复当初。

  真想大哭一场,可始终,她还是没有哭出来。

  压下心头涌起的伤感,她拿起手机,拔给江智尧。

  手机那头是动听的音乐,唱了许久也没有人接听。

  联系不上他,自然也无法问他要来的原因。她只能先抛开这事,掏出游戏盔,进了游戏。

  《恋世》大陆的NPC们脚步匆匆,面色凝重,到处都能听到刀剑振地的声音。

  爱维斯城远处的天空上,呈现出了诡异的暗红色漩涡云团,仿佛在告诉玩家们,一场风云变色的战争即将来临。

  望着那异常的天象,向小柔心里是淡淡的激动。她喜欢游戏里虚拟出来的感觉,驰骋天地,杀戳果决。

  算算时间,离大战没剩多少天了。

  有某种诱惑,蠢蠢欲动,勾引出她心中蜇伏许久的激情,让她血脉奋张。

  好友栏上,家有娇花、逆水行舟等人都在线,想也没想,她就组上了他们。

  今晚是约好下上古战场FB的时间,所以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

  另外组了公会里的主力战士骄傲不落和强力治疗番茄地瓜。一行人向上古FB前进。

  再次踏上那片被称之为与神最接近的土地,五个人的心情各自不同。因为已经打穿过一次,FB的吸引力有所下降,因此向小柔淡定多了,逆水行舟是一贯的平静,家花也保持猥琐不变的风格,骄傲不落和番茄地瓜却显得激动万分,一路上都在叽哩呱啦问着上古FB的攻略。

  冰天雪之中,五个人终于走到了FB门口。

  FB门口,他们看到了一大群人,华丽丽地顶着“傲绝天下”的公会名字,站在FB外。

  为首的,就是白衣风骚的法师——半夕秋风。

  他们也是来下上古FB的,只不过打的是二十人的普通模式。

  看到半夕秋风的时候,家有娇花的眼神明显地冷了几分。

  [当前]小豆豆:哟!这不是我们新任的会长吗?怎么不和咱自己公会的人下FB呀?

  傲绝天下公会的某个成员打破了双方见面时的沉默局面,突然间酸溜溜地开口。

  看到这话,向小柔才注意到,家有娇花头上的公会名称,不知何时已经换成了傲绝天下。她想起那天在竞技场的赌注,心里一阵惊疑,家有娇花这厮居然当真要了江智尧的会长位置来玩!

  [当前]家有娇花:公会里的人,还没有人下得了五人的上古FB。

  家有娇花淡定地回答着,不声不响地刺回去。嘴皮上的功夫,他永远不会落下风。

  说话间,他的眼神有意无意地扫过半夕秋风,看得江智尧心里一阵恼火。辛苦建立的公会平白送人,当着无数人的面输得彻底,旧日女友此刻又化身成女神站在家花身边,江智尧心里是说不出的郁闷,偏偏还在顾着风度,顾着面子,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

  还好,他在公会里的威信仍在。至于向小柔,虚拟中的家有娇花,怎么和现实中的他相提并论。他可以触碰得到她的人,家有娇花却只是虚拟的ID。想着明天可以到向小柔老家,江智尧稍稍平衡了一点。

  [当前]半夕秋风:大家一家人,别说了。时间不早了,准备好的话,我们就进FB吧。

  江智尧不想再看家有娇花那淡定中带着猥琐,平静中带着嘲弄的眼神,召唤队友进FB。进去之前,他挑衅地和家有娇花对视,神秘兮兮地冲他一笑,进了FB。

  一群人就这么呼啦啦进了FB。向小柔忽然间想起来自己还没有问江智尧第二天要到她老家的事。于是只能M他。

  得到的是江智尧近乎无耻的回答。

  向妈妈太热情了,他不忍心拒绝,也不忍让她伤心,于是就答应了。

  不忍心你妹啊。

  向小柔直接就骂了过去。

  她的心直抽搐。要是他真不忍心,当初就不会背着她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这么冠冕堂皇的话亏他有脸说得出,这么多年的相处,她怎么就没长双钛金眼好好认清这男人,真是白白浪费了自己两年的时间。

  一边在私聊里骂着他,一边跟队友们打着上古FB。

  一玩就玩到了凌晨两点多。

  下线,睡觉,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老家的深夜,比城市更寂静,所有人都己沉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十点半。窗帘挡不住屋外的阳光,丝丝缕缕都带着活力,铺满整个房间。

  洗漱完毕,向小柔下了楼。

  母亲早己买了油条、豆浆、碗糕放在桌子上,用防蝇罩子罩着,她自己则在厨房里准备着向爸爸忌日所需的东西。

  “妈,我起来了!”她一边跟母亲打招呼,一边坐到桌边。有母亲在身边的日子就是美好。

  心满意足地吃着早餐,一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厨房里的母亲唠磕,听着小村上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新闻,比如她的某某儿时伙伴去年生了第二个儿子,又或者她的某个青梅竹马的幼时男伴,已经有个上幼儿园的女儿,等等诸如此类。所有的八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她赶紧收拾好了嫁人去吧。

  屋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一定是小江来了,我去开门!”向妈妈一听敲门声,异常热情起来。

  “行了,妈,我去开门就行了。你去忙你的吧。”向小柔赶紧阻止了母亲。

  “也好,你去开吧,温柔点,别再跟他怄气!”

  向小柔见母亲又回了厨房,于是满腹怨念地站起来走向门口。

  打开门,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的胸膛,他站得离门很近,以至于向小柔打开门后就差点撞进去。

  “江智尧,你妹的还来这里干什么?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向小柔没有看到他的脸就急急地压低了声音开口赶人,生怕母亲什么时候出来看到了,就无法收拾。

  “小柔!”

  熟悉的声音从头上传来,让向小柔一惊。

  江智尧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澈动听了,她以为他只会沉着声音说话,装作很有磁性的样子。

  不对!

  她猛地抬头,一张扯得老大的笑容就跳到她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