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果然还是真人好。

  柔软的身体可以亲亲抱抱再捂手。

  方又安抱着向小柔,感受着现实中的存在感,心满意足。

  这一刻在他的脑海中,那个萝莉脸蛋御姐身材的虚拟娇花,终于与现实中的人物重叠起来。

  “你抱够了没,可以放我下来了!”向小柔终于回过神来,她用指尖戳戳方又安的胸膛,没有反应,加重力道再戳。

  “嗷!”方又安猛然间把她放在地上,然后用手捂着胸口被她戳中的地方,“疼啊!你下手这么狠!”

  离开他怀抱的向小柔,突然感受到秋夜的冷意,随即开始怀念刚才的温暖。她瑟缩了一下,打开包取出条围巾围上。

  “狠?!我分明感觉到某人的手开始颤抖了,我怕我再不下去,一会要摔个狗吃屎!”向小柔瞥了瞥方又安那并不粗壮的手臂,语带嘲弄。

  “看起来你不相信我?要不我再抱抱你?”方又安凑近她,危险的眼神加上危险的语气,让斯文的他看起来像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好啊,你抱啊!有本事你把老娘抱到家!”向小柔挑挑眉挑衅道。萝莉和御姐最大的差别在于,萝莉皮薄易羞,会矜持,还在乎个人形象的柔美;而御姐脸厚皮粗,黄段子都能侃上几段,何况是个无伤大雅的小调戏。六年的时间,向小柔早就从当初的萝莉变成独挡一面的御姐。

  所以方又安被她给噎到了。

  他不是金刚,这里也不是游戏。抬抬两条发酸微颤的手臂,他自问确实没有能力把她抱回家,所以只能认输。

  “好吧,你赢了!”方又安耸耸肩,无所谓地笑笑,露出一种孩子般的神态,“走吧,送你回家!”

  “不用,我习惯搭公交!”

  “没事,我也没车,陪你搭!”

  “你没车?那你抱我出来干嘛?你就不能让莫青轩送我回去?老娘累得慌你知道不?”

  “啊!其实我有车!”

  “在哪里?”

  “的士——停下!!”

  “你个老流氓!”

  最终方又安还是把向小柔送回了家。

  “到家了,谢谢!”向小柔站在家门口,双手环胸看着方又安,嘴里说着谢谢,眼里却一点谢意也没有。她的潜台词其实是:到家了,你可以滚了!

  “不谢!小柔,我饿了!”方又安没有要走的意思,眼神直勾勾地落在她脸上,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她的容颜。

  “你饿了关我毛事!我也饿!”向小柔口气非常不友好。以前的方又安也贫,但贫归贫,到底还会在乎自己的形象,浑身上下总是笼罩着大神的光环,举手投足间气场十足。怎么六年时间,他就变成这样了?除了刚才开会的时候还能找到当年的影子,几乎就像两个人。

  可是,这样的方又安,却比当年的风痕来得真实,来得打动人心。

  “那让我进去吃点东西嘛。”方又安笑嘻嘻地说。

  “家里没吃的!”

  “那你煮点呗!”

  “不会煮!”

  “我会,我煮!”

  “你……”

  “砰——”向小柔家的门被人很大力的打开,露出了于夏的头。

  “你们够了啊,吃饭P点大的事也能吵半天!吵死我了!都给我进来!”于夏的出现解救了方又安的困境,于是他屁颠屁颠跟着向小柔进了屋子。

  向小柔住的地方是于夏家的老房子,两房一厅一卫的小户型,一进门就能看到底。女人的窝,收拾得很舒适温暖,并没有因为缺少男主人而少了家的味道。

  “厨房在那边,食材在冰箱,你看着办!请多做一份,我也饿,谢谢!”于夏一点都不客气,给方又安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嗯!小柔,你低血糖,先找点东西垫下肚子吧!我很快就好!”方又安并不介意于夏的指使,朝她微微一笑,然后走进厨房,一边翻着冰箱,一边高声叮嘱向小柔。

  于夏看到这种情形,忍不住用手肘捅捅向小柔。

  “喂,你从哪里挖出来这么个活宝贝?会做饭还这么体贴,人长得也俊。哇靠,我那男人什么时候要能给我做顿饭,TMD我马上答应嫁给他!”

  向小柔斜睨了一眼于夏,很平静地回答她。

  “他是风痕!你偶像,我的旧情人!”

  于夏同学就疯魔了。

  自打某日她因为好奇,百度了一下风痕以及皇图霸业,发现了六年前风痕同志的丰功伟绩后,她就把他封为了自己的偶像。

  向小柔没有理会星星眼状态的于夏,自己回了房,换了套家居服,找了点饼干糖果给肚子垫个底。然后,又冲到卫生间卸了妆,用热毛巾敷了敷脸,恢复了一些精神,才回到小客厅。

  方又安已经装好三碗面端到客厅里了。

  屋里飘着淡淡的面条香气,白瓷碗里装着最简单的阳春面。面上摊着一个形态美丽的荷巴蛋,扒开蛋,可以看见肉末、虾皮、紫菜等配料,撒了翠绿的葱花。这碗速成的阳春面没有高汤,所以汤头清淡,不油不腻,十分适合在这样的夜晚出现。

  向小柔看见那简单的阳春面,刚刚被饼干糖果敷衍过的肚子又开始不争气地饿起来。而于夏早就眼色贼亮地端起一碗面,识趣地回房了,回房前还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吃面吃面,饿坏了吧。家里材料少,将就做了,比较清淡。”方又安说着,已经端起他的那碗面坐在桌边,脸上的笑容温柔着。

  看着那张笑容和热腾腾的面,向小柔再也凶不起来,一言不发地坐下吃面。

  方又安吃着面条偷眼看她。

  卸去脂粉的向小柔,没有白天的光彩,脸色泛白,眼圈发黑,看上去像是累了许久。还是那张容颜,却己不是双十年华的光景。她微蹙的眉头间,沉积着生活的琐碎烦恼,低垂的眼帘上,微颤的睫毛似乎又带着当年的俏皮,神色宁静。青春只剩下零头,未来却还有好长的路。

  看着她已经不再鲜嫩的面容,平静且满足的神态,他突然间满心酸楚。六年的时光,她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才会如现在这般,失了锐气,却多了安宁。

  错过的时光,不知道在未来的岁月里,能否追得回来。

  向小柔低头吃面,热气氲染了眼睛,竟让她忽然间有种想哭的欲望。脑海里闪过各种片段,荒漠中共骋的笑与君歌和风痕,六年前轻狂潇洒的方又安,还有这两年来体贴温存的江智尧……最终画面定格在了眼前这个场景。挣扎了这些年,所求的也不过是像这阳春面一样简单朴实的生活,老公孩子热炕头,累的时候互相安慰支持,如此而已。到头来,却蹉跎去她美丽的年华。

  屋里安静地让人只感觉到心跳的声音。

  最口一汤也被向小柔喝了下去,她才发现气氛安静的诡异。

  她的感伤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间心情已经平复,想落的泪始终没有落下。

  “喂!你之前说我欠你答案,我欠你什么答案了?”向小柔吃饱喝足精神就起来了。

  “嗯?这面条味道怎样?”方又安仍旧慢条斯理吃着面条。

  “马马虎虎,还行吧。”向小柔用纸巾抹抹嘴,违心地回答他,“你还没回答我呢?还有,我什么时候又变成你的女人了?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好像已经分手了。你能别破坏我的名声吗?我还想嫁人呢!”

  “分手了不能再追吗?你想嫁人就嫁我嘛!”方又安笑眯眯地看着她,话语不正经,但眼神却认真灸热,没有任何避忌地望进向小柔眼底。

  向小柔在这样热情如火的眼神下心头猛跳,脸上烧了起来。

  “滚,好马不吃回头草,老娘对旧爱没兴趣!你面也吃好了,很晚了,赶紧回去吧。”向小柔抢过他的碗放在桌上,强拉着他到了门口,打开门,把他往门外一推。

  “夜路难行,注意安全,慢走不送!”她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关门。

  奈何方又安的速度比她快,一手按在门上,另一手就揽过她的腰。

  虽然他看起来苍白瘦削,但他的臂膀却十分有力。向小柔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袭击,避之不及,就被他给揽到了怀里。

  “喂……你……”她贴着他的胸膛,面红耳赤,正准备开口骂人,方又安的头已经俯了下来。

  他的嘴唇带着凉意,让向小柔的脑袋一下子空白,仿佛所有的神经全都聚积到唇上,去感受那种酥|麻、甜蜜的滋味。

  他的吻并不粗暴,甚至显得太过斯文,只是缠绵于她的唇畔,并没有再进一步掠夺。舌|尖缓缓扫过她的唇,轻轻吸|吮。

  那样的吻,就像是在漫不经心地挑|逗一只猫咪。在她还意犹未尽的时候,他便放开了手。

  “晚安。我会再来的!”方又安用指尖轻轻抚过她的脸,趁她还没回神抓狂之际,撂下一句话,转身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