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娘的。

  向小柔在心底暗骂不止。

  年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她过得相当艰苦。假期综合症让她十分抗拒工作,但生活又让她无法任性,再加上那该死的卓天要范老板三天内拿出一个细案,范老板随即把这压力转稼到她的头上,于是她没有蛋也开始蛋疼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想到未来两天极有可能要熬夜加班,她就深感烦躁。冲了热水澡,她抛开不爽的想法,在快十点的时候上了游戏。

  一天没上游戏,再踏入这片大陆,想起昨夜的辉煌成就,她不禁有些心神荡漾。

  公会里的成员见到她上线,已经会很热情的吼一声“花姐好”了,然后向她问长问短问三围,她一个不落的全都调戏回去。

  于是,女王的地位就这么奠定了。不是因为她的操作牛B,也不是因为她的地位超然,更不是因为她的意识强悍,而是因为她强大而无敌的嘴皮子功夫,想占便宜的全被她给占回去了。

  另外关于两个FB的问题以及射手操作或技能问题,只要有人问,向小柔也都作了回答。

  末了,花大少与小娘子十分感慨地发了一句话。

  [公会]花大少与小娘子:还是花姐好啊,花哥从来不说话,花姐你有空调教调教他啊。

  向小柔一看这话,顿时囧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已经把他和她看成是一个整体了。从两个人的ID散发出来的浓厚的暧昧味道,让大家在潜意识里把他们看成了一对。

  调教?!

  这词让她的脑海中浮出一副画面,一身女王装扮的她脚踩高跟,手执长鞭,脸上是似笑非笑的高深表情,而家有娇花蜷缩在角落里,弓着身抽泣着,一副可怜样让人心疼。听到挥鞭声他转过头来,露出一张泫然欲泣的大方脸,小眼八字胡,顿时让她的怜惜跑到爪哇国去。

  她冷不丁打了个寒战,挥去脑中那副画面,却突然间发现今天的家花太过沉默。平常说到这样的话题,他老早就跳出来猥琐一番了,可现在却一声未吭。

  看了下好友,显示他在线,位置在自由港口。

  自由港口永远是风和日丽的美好风景,向小柔不出意外地在那个废旧的小码头找到了正在钓鱼的家有娇花。

  看着他一脸的平静,似乎不想被打扰的样子,向小柔放慢了脚步,考虑自己是否要上前。

  [当前]家有娇花:来了就过来陪我坐坐!

  这家伙却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在向小柔转身前发了一句话。

  她坐到了他身边,看着他一脸淡定的样子,心里叹口气。按照这段时间以来对他的了解,他越平静,心里就越有事藏着。

  方又安心里当然有事。

  他看着身边这张俏脸,心里却想着卓天的那番话。

  他很想见她,但见了之后,又能怎样?

  想想这六年的时光,他在心里苦笑着。作为一个资深老宅男,他习惯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彼此都己不是风华正茂、激情澎湃的少年男女了,除了一个方家少爷的空壳子,他也只是芸芸众生之中的普通人,为生活苦苦挣扎。这样的他,还能带给她幸福吗?

  不得不承认,六年的时间让他学会了在做任何决定之前先冷静思考。

  说好听点,这叫深思熟虑,说难听点,这叫优柔寡断。但不管如何,他的心中就是这么挣扎着。

  [当前]一朵娇花:老二,你又欠抽了?

  向小柔望着一望无边的海,像往常一样调侃他。

  [当前]家有娇花:小花,我又有问题想问你了。

  又有问题?

  又和他那老相好有关?

  向小柔看着他那纠结的模样,也开始纠结起来。她十分不爽他的这位“老相好”。

  [当前]一朵娇花:你问吧。

  [当前]家有娇花:如果,你有一个旧情人,你们分开了六年,突然有一天你们又再相遇了。你发现自己没有忘记对方,但六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大家都不当年的模样。你还会跟他在一起吗?

  六年……

  向小柔突然间想起了风痕。

  如果是六年的时间,她的那个旧情人,应该是风痕吧。那个神采飞扬的叫方又安的男人,仿佛是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大侠客一样的男人。

  旧梦难忘。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她心微微的一疼,突然间醒了过来。

  [当前]一朵娇花:你这是在说你的老相好吧。

  她的心里颇不是滋味。看着他那副猥琐的痴情眼神,她森森地嫉妒起他的那位旧情人。

  [当前]家有娇花:唉?这都让你猜到了?你真聪明。

  你妹的,这要猜不到,那她就是真脑残了。向小柔很不屑地腹诽着。

  [当前]一朵娇花:难道她结婚了?破坏家庭这种事可不是人做的,虽然你也不太像人,但还是别做了!!

  [当前]家有娇花:没有!

  [当前]一朵娇花:那她是有男朋友了?作为一个被挖过墙脚的过来人,我可以很严肃的回答你,我讨厌小三,不管男的女的!

  [当前]家有娇花:没有!!!

  方又安看着她的问题,十分的无语。

  [当前]一朵娇花:那你纠结个毛!男未婚女未嫁的,喜欢就去追啊,婆婆妈妈你以为在演电视剧吗?

  向小柔那是相当的无语,怎么那个精明无比、满肚子坏水的家有娇花,碰到这种事就变成了一个智障了呢?

  方又安默默叹口气。

  [当前]家有娇花:我是个宅男,没有工作。我每天就靠着游戏里赚的这些钱过日子,这样的我,能给她幸福吗?如果你是她,你会接受我吗?

  原来,如此。

  有些东西,扯到了现实,就变得不那么美好了。

  如果是她,她会接受吗?

  可惜不是她!向小柔心头浮上的,不是接受不接受的答案,却是这样一种遗憾的感觉。

  [当前]一朵娇花:我的想法不能代替你的老相好,所以别问我这问题。

  [当前]家有娇花:没事,你跟她很像,非常像,十分像。

  [当前]一朵娇花:你妹的!那你找我就行了,还回去找她干嘛。

  一听那老相好相似论,向小柔就怒了,一怒之下就说了句让她自己很崩溃的话。

  噗!方又安欢乐了。

  [当前]家有娇花:那我不找她,找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当我相好?

  他的话没个正经,但他的眼神十分正经,只可惜被宽大的帽檐遮着,让她看不清。

  [当前]一朵娇花:滚!姐不当替身!姐只当唯一。

  [当前]一朵娇花:如果我是她,如果我心里有你,我不会计较这些。幸福,不是只靠你一个人就能创造。我永远不会做男人背后的那根菟丝子,共同拼搏的人生才适合我。只要你愿意承担起一个家的责任,还愿意为未来努力,我想我可以接受,跟你一起奋斗。

  [当前]一朵娇花:以上,仅代表个人。

  暧昧的话题太危险,她赶紧扯开了。

  看着那段话,方又安沉默了。

  他怎么能忘了,六年前她的那段豪言壮语。

  “我要的,不是你身后的安逸,而是一个能与你并驾齐驱的机会!”

  六年时间,改变了容颜,改变了生活,却没改变灵魂。

  她仍旧是她。

  是他傻了。

  方又安摘掉那顶宽大的帽子,露出晶亮的眼眸,神采飞扬宛如重生。

  看得向小柔一怔,那眉眼间的神采,带着熟悉的迷人味道。

  [当前] 家有娇花:小花。

  [当前]一朵娇花:嗯?

  [当前]家有娇花:谢谢!

  方又安说着,脸上展开一个邪恶的笑容。

  他突然间转身,伸手,揽住她的腰,俯身。

  向小柔猝不可防,就看到他的脸在眼前慢慢放大。

  他的唇,就印到了她的唇上。

  她傻眼。

  虽然这只是游戏,感受不到唇上的温度,也不可能有唇齿相依的缠绵,但这样的举动仍是让她呼吸一滞。

  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在她眼里却像是静止的电影画面,永远定格在最心动的时刻。

  等到她回过神,便是毫不留情地飞起一脚。

  “扑通——”

  家有娇花被她一脚踹到了海里,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她的衣角。

  [当前]一朵娇花:你活腻歪了吧?老娘你都敢调戏!

  向小柔用暴力行为和吼叫掩盖了心底的悸动。

  28岁,过了六年,她又有这种悸动。

  这种悸动,通常俗称——发春。

  她转身离去。

  水里的家有娇花,挂了一个大笑的表情,看着她的离去。

  小柔,等着!

  很快,就能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