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如果说上古战场在《恋世》大陆的最北端,是整个大陆的寒冷之极,那么堕落深渊就是整个大陆的炽热之心,它位于整个大陆的最中心位置,将整片大陆一分为二。在传说之中,这里是上古的魔王失心王者用裂天巨斧劈凿而出的巨大深渊,这个深渊直达地心,从地底涌出的九层地狱火将深渊四周的生灵全部焚烧成灰,只留下了一大片漫无边际的岩浆和滚烫的巨石。这片区域,被称作是炽热核心。

  冰雪刺杀者、骄傲不落、家有娇花、一朵娇花,连同那个新选出来的牧师——番茄地瓜都已经踏过了那片炽热核心,到达了深渊的入口。

  堕落深渊的入口,是一扇巨大且黑暗的石门,突兀的耸立在四处蔓延的地火中心,石门之中是望之不见底的诡异漩涡,无数的阴魂哭泣声从那漩涡之中传出,带着慑人心魂的尖锐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上古战场里美得像天堂,而堕落深渊则诡异得像地狱。

  向小柔五人,在堕落深渊的入口处,很意外地遇到了另一组人。

  一叶无花、毒手佛心、荣耀血月、柒伤曲……

  以及,明日殇。

  意外,十分的意外。

  明日殇在一叶无花的血色荣耀公会之中,是个很神秘的存在。他极少上线,除了参加一些很重要的公会活动外,他很少在游戏中出现,几乎没和其他人有任何交流,但整个公会的财力,却有一半是靠他支撑。

  在看到“明日殇”这个ID的瞬间,向小柔就呈现石化状态。她没有想到,在游戏中他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家有娇花扬了扬眉,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他的眼光落在一朵娇花身上,并未将面前的一叶无花和明日殇放在眼里。

  [当前]一叶无花:你们也来下深渊?

  [当前]冰雪刺杀者:是!

  [当前]一叶无花:据我所知,你们上古FB才打到一半,怎么突然间改道来此了?

  [当前]一叶无花:想抢首杀?

  一叶无花一眼看穿了他们的想法,笑着问他们。

  [当前]冰雪刺杀者:是啊!难道我们不够实力?

  [当前]一叶无花:如果是以前,我不认为你们有这实力。但是现在……

  一叶无花走到了家有娇花和一朵娇花面前,用一种充满热血的表情望着他们。

  [当前]一叶无花:有你们在,一切皆有可能,是吧?

  家有娇花猥琐地笑着,不置可否,而一朵娇花仍旧是之前淡漠的表情,萝莉脸上精致的五官就像是雕刻而出的面具,显得很不真实。

  [当前]一叶无花:看起来,这场历史战争之中,我们注定是要为敌了。我非常的荣幸,能有你们这样的敌人!

  一叶无花望向家有娇花的眼中,是很浓的战意,那战意之中,还包裹着一丝狂热。

  向小柔轻微的皱皱眉。

  一叶无花,曾经的皇图霸业公会会长天子意气,真名萧梵。在她的记忆中,是一个非常狂傲的男人,向来以自我为中心,聪明且眼光独到,但在六年前,却有那么一个男人,让这样狂傲的萧梵心甘情愿的折服。

  那个男人,叫风痕。

  他们是朋友又是对手,并肩而战又暗自较量。

  向小柔望了望家有娇花,小眼睛瞅出一道淫光,嘴边是猥琐却无畏的笑容。

  她无法将这样的家有娇花和当年意气风发的风痕的放在一起作比较,但一叶无花眼中的那种狂热,却和当年他与风痕在并肩而战时的战意如出一辙。

  在他的眼中,家有娇花是一个能和风痕能平起的人。

  想到这点,向小柔不禁多看了家花几眼,她知道他能力很强,却不知他强到能让一叶无花露出那么狂热的表情。

  [当前]家有娇花:希望一叶会长手下留情了!

  家有娇花闲闲凉凉地回答。

  没有回答家花的话,一叶无花率先和他的队员们进入了游戏。进FB前,明日殇回头望了望家有娇花和一朵娇花,露出一个暧昧不明的笑容。

  FB外,只剩下冰雪刺杀者五个人。

  向小柔怔怔地望着私聊频道里卓天发来的信息。

  [私聊]明日殇:真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够在游戏里见到你。这场大战,我十分期待!

  卓天微笑着,对他而言,每天忙于工作,应酬着各种各样的人,网络游戏里的那些热血激情已经离他很远了。对于一个连上线的时间都没有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期待了。

  六年前的恩怨,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了结了吧。

  跟着冰雪刺杀者进了堕落深渊,向小柔看着满眼的怪物,迅速的收回了心绪,把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怪物身上。

  眼前只有一条路,一条通往对岸的两边都是悬崖的小路,路边长满了七色草,在《恋世》传说之中,这种七色草是堕落深渊的彩虹女神在通往深渊的路上流下的眼泪,每一滴泪都幻化成七种颜色的七色草,这种草,在幽暗的深渊终日无法得到光照,永远也开不出花朵。

  七色草很美,在幽暗中泛着淡淡的七彩光芒,但除了七色草,周围的一切都充满着危险的气息,路的两边是深渊,无遮无挡,深渊之下是无尽的恶火和岩浆,如果玩家一不小心踩空掉下去,就会直接挂掉,走几步都要小心谨慎,更别提还要在这条路上打怪了。

  这里的地形,对玩家十分不利。

  在这条小路上,每隔一小段距离就站着两只怪,到对岸的这段距离中,一共有三批怪物。

  在这条路上,他们灭了了。

  怪物并不难打,难的是怪物有一个技能。在怪物最后只剩百分五血条的时候,会产生自爆,自爆的威力不大,但却会把周围的玩家震退十码。

  这个技能在别的地方没有什么优势,但在这条狭窄的绝路之上,却成了杀手锏。

  他们没有来过堕落深渊,因此并不了解这个技能,而这条路对于跑位的要求又相当高,几个人没有准备都吃了亏。除了远程的一朵娇花、家有娇花和牧师番茄地瓜安然无恙外,冰雪刺杀者和骄傲不落被震下了悬崖,在岩浆之中做了一次正宗的高温桑拿。

  这一战的开局,他们并不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