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第二天是个阴雨天,太阳在清晨的时候露了下小脸便潜水去了,到了中午便开始淅淅沥沥地飘起雨来,向小柔过了十点才懒懒起床。

  昨晚吃了饺子睡不着,便又进了游戏做战场任务,直到凌晨三点才下线睡觉,她觉得自己又沉迷了。

  想着今天晚上就要下堕落深渊FB了,向小柔决定先做做功课。

  鉴于之前上古战场的经验,堕落深渊的FB难度肯定不会低于它,而他们这一队伍的实力,与当初一叶无花的队伍比起来,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她已经做好了灭队的准备。

  一如往常的,捧着她心爱的早餐——豆浆油条,整个人都窝进舒适的电脑椅上,音箱里传出最爱的歌曲,窗外的雨水也打扰不到她,整个房间都充满让人羡慕的庸懒轻松。

  叨着油条,她娴熟地打开官网、论坛,快速浏览着上面的信息。

  掐指一算,历史进程任务开放到现在,已经过了快半个月时间。犹记得当初家有娇花的那条世界公告和《神遗之罪》全面开放的公告出现在《恋世》时,玩家们那高涨的热情。她突然间开始期待,这场号称是网络游戏历史上最庞大最真实的战争。

  一场需要全服玩家共同努力的战争。

  那一刻,玩家们必须抛弃成见,抛弃争夺,抛弃各种各样的私心与仇恨,来共同守护《恋世》大陆,成就属于玩家的辉煌。光想想,她就热血沸腾。

  到目前为止,《恋世》五个主城都在积极备战的状态中,玩家对于这场战场是充满了激情的。五座主城中除了爱维斯和人类的主城拉芙城已经达到了四级防御外,其它三座主城的防御力才达到三级水平。每个城市的世界之塔都已经打开,该接到重要历史任务的玩家也已经在奋斗之中,而各个大公会也积极地为这场战斗作准备,力求在战争结束后能够拥有全新的公会势力和名望。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而两个重要的FB——上古战场和堕落深渊,普通模式下的FB已经都被打穿了。此外,上古战场的困难模式血色荣耀公会是首杀,而堕落深渊暂时还没有被打通,但根据目前网上透露的消息来看,仍然是一叶无花的血色荣耀公会进度最快,大概已经到了第三个BOSS。按照上古战场的情况来看,堕落深渊FB的BOSS应该也在四个左右。所以,他们所剩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必须要抢首杀抢声望抢任务。

  玩个游戏,跟抢命似的。

  向小柔叹了叹气,再看看论坛的信息,有用的资料不多,倒是最近发生的几件服务器重要八卦事件,被高高挂在上面,其中就包括她的天下追杀令、严舒瑶事件、家花的挑战以及他们加入君临天下公会等事情。她连看的兴致也没有,于是关了电脑,上游戏。

  游戏里的一朵娇花,正站在竞技场的外面。

  玩游戏的人大多是夜猫子,所以她十点上线,爱维斯里的人都还不多,晨风吹起路边某个人类法师玩家的长裙子,绣着符文的衣袍泛着淡淡的光,效果看起来很真实却离现实好遥远。

  向小柔发现自己从没好好欣赏过这个城市的风景,高耸的尖塔、庄严的大图书馆、圣洁的神殿,一时间她仿佛真的是穿越了时空一般,来到这个架空的世界里。游戏带给她最大的感触,就是能领略一些在现实中领略不了的风情,做现实中永远都无法完成的事。比如飞翔,比如魔法……现实生活鸡零狗碎的事情太多,总要面对没完没了的烦恼。于是,虚拟的世界就像一个可以逃避的角落,扮演另一个角色,去完成现实里永远完成不了的梦想。比如英雄,比如流浪……

  一个组队的邀请突然弹到她的面前。

  向小柔一看,是家有娇花发来的,没有多想便点了确认。

  看了下他的位置,在星花草原里。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忽然间感动起来。对于家有娇花,她总有一种道不明说不清的感觉,那样十足的默契总让她有种熟悉感,可是她的生命中,从来不曾出现过这样一个猥琐的男人。可不是熟人,他为何要将那么稀有的追杀令送她?为何要下那么重的赌注来替她报仇?

  想一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向小柔有点面红耳烫的感觉。

  [队伍]家有娇花:小花花,你好早啊!过来跟我一起做战争日常吧。

  [队伍]一朵娇花:哦!好。

  接了任务跑到星花草原,家花正仰面躺在一个小土丘上,身边的怪已经被清光了。

  她跑到他身边,看着他闲适地闭着眼的大方脸,满腔柔情突然多了点异样。

  没有办法,不论何时何地,他总能给她莫名的喜感。

  向小柔用脚踹踹他,他微张了眼睛懒懒瞅了她一眼,又闭上。

  [队伍]一朵娇花:不是做任务吗?你把怪都清完了,让我来看你睡觉啊?

  [队伍]家有娇花:你说错了,小花。其实我是让你来陪我睡觉的!

  [队伍]家有娇花:唉?你别再踹了,跟你开玩笑的!来,坐着休息会,别一上游戏就喊打喊杀的!

  向小柔依言坐到了他身边,星花草原是个很辽阔的地方,天很高,风很轻,入目都是一片葱绿。那样的绿,不似江南小镇的婉约,而是一种无边无际的大气,可以让人随意驰骋。

  [队伍]家有娇花:小花,你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故事啊?

  [队伍]一朵娇花:你编的故事太多了,指哪个?

  家有娇花突然间弹起来,凑近一朵娇花,一张大脸瞬间出现在向小柔的眼前,吓了她一跳。

  [队伍]家有娇花:我,在这个游戏两千万的玩家中,寻找你!

  [队伍]家有娇花:我,不知道哪年哪月哪天能遇到你!

  [队伍]家有娇花:我,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你却不认识你!

  [队伍]家有娇花:我,可能这辈子就错过你!

  [队伍]一家娇花:……

  向小柔看着他认真的表情,想起某个明媚的早晨,他在自由港口边跟她说过的那番话,突然间心跳加速。

  [队伍]家有娇花:小花,你很像她!

  向小柔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心快要跳出喉咙口,就好像回到了少女时期,春心荡漾的感觉。

  [队伍]一朵娇花:家花……你,该不会爱上姐了吧?

  非常直接的,向小柔就这么问出口了。

  [队伍]一朵娇花:别爱上姐,姐只是个传说!

  她站起来,拍拍他的肩,阻止他接下去将要说出口的话,不管是玩笑还是认真,她都不想继续听下去。

  建立在虚幻之上的爱情,注定不会落地生根。

  方又安看着她的话,一口气卡在胸中,差点没接上来,恨得他想咬人。

  这么多年了,她就不能多点似水柔情,怎么还跟以前一样那么蛰人?

  [队伍]家有娇花:小花,我找到她了。

  [队伍]一朵娇花:……

  向小柔这一次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最初的窃喜加慌乱,突然间变成难过。

  [队伍]一朵娇花:你不是说是假的?

  [队伍]一朵娇花:算了,不管真的假的,找到真爱了,恭喜你!

  [队伍]家有娇花:可她不认得我了!怎么办?

  [队伍]一朵娇花:你有名有姓,告诉她会死啊?难道她连你长相姓名都不记得了?你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能这样啊?你是不是又在诓我?

  向小柔突然间有点烦躁,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队伍]家有娇花:不是,我的意思是,无法确定她是否还爱我,怎么办?

  [队伍]一朵娇花:重新追!

  [队伍]家有娇花:教教我怎么追?

  向小柔按下心中的郁闷之情,看在他在游戏里为她做了这么多事的份上,很圣母地教了他许多泡妞的方法,结果却换来对方一个比她更纠结的表情。

  [队伍]家有娇花:够了!别说了!

  [队伍]家有娇花:你个傻瓜!不跟你说了!

  [队伍]家有娇花:爷生气了!

  方又安无比的郁闷,她怎么能这么平静的接受这件事情,难道她对他就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教她泡妞?他严重抓狂了!

  看着他突然炸毛的表情,向小柔更郁闷了。明明失恋的人是她,怎么到头来反而是他生气?

  失恋?!向小柔突然间吓了一跳,为什么自己会用上这个词?

  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