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当前]家有娇花:半夕秋风,不要再给我发私聊了!如果你觉得我刚刚算是偷袭你的话,那不如,我们再重新比过一次吧,单挑如何?

  江智尧就等着他这句话,在他的心中,自己的失败原因在于多了一个白沐雪,如果是1V1的单挑,他肯定不会落败。

  [当前]半夕秋风:好!

  [当前]家有娇花:我还没说完呢,别急么!单挑可以,不过这次我要加上点赌注。我要进行生死挑战,如果我输了,我就把我所有的道具装备都送你,包括我的历史进程任务,然后我删号,永不进入《恋世》!

  [当前]半夕秋风:……

  [当前]一朵娇花:……

  [当前]绯蝶沐雪:……

  [当前]冰雪刺杀者:……

  ……

  好狠的赌注!

  [当前]家有娇花:如果你输了,我也不要你删号。我只要你让出你傲绝天下公会的会长位置给我,如何?

  有人被羞辱一次不够,还想再自取其辱,那他乐于成全。方又安奸诈地笑了。

  而原本喧闹非常的群众们在听完这两句话都同时的沉默了。

  [当前]一朵娇花:家花,你疯啦!

  向小柔一听就急了,这么狠的赌注,亏他想得出来。虽然她对他很有信心,但这世上有个词叫意外,难保PK中不出什么差池。

  如果他删号,那么《恋世》中就再也没有家有娇花这号人,那么她的生命中,将不会再有他出现……

  想想,她心颤了。

  [当前]家有娇花:小花,你是在心疼啊?是在替我心疼?还是在替他心疼啊?

  方又安看她炸毛的样子,忽然有种开心的感觉。

  [当前]一朵娇花:心疼你妹!打吧打吧,打死一个是一个!

  打死了你,大不了老娘也删号不玩就是了!

  最后这句话,她吞到了肚子里没有说出来。

  就在他们打情骂俏的这会子时间,江智尧已经作出了决定,他不顾白沐雪的反对,同意了这场竞技。

  [当前]半夕秋风:我同意!

  他需要这样的机会来挽回他的面子,他仍然坚定的相信家花只是个投机取巧的没有真才实学的歪瓜,是绝对比不上他的。

  [当前]家有娇花:很好!

  [世界公告]玩家家有娇花向半夕秋风发起生死挑战,等待对方接受中。

  [世界公告]半夕秋风接受家有娇花的挑战,生死无常,各安天命!请玩家在十分钟内到爱维斯城竞技场进行挑战赛!

  [私聊]家有娇花:别担心!看我帮你报仇!乖乖等我回来。

  向小柔在被传出竞技场前,看到了这句话。

  很快的,白沐雪和江智尧都复活了,而竞技场里也只剩下了两个人。

  家有娇花VS半夕秋风,两个法师的战斗——一场残酷的对决开始了。

  半夕秋风的身上,加满了所有的状态,全神贯注地等待着准备倒计时的结束。

  而家有娇花仍旧是老样子,吊儿啷当的没点正经样,甚至还有心情跟场外的一朵娇花抛几记飞吻,看得向小柔哭笑不得。

  在准备时间结束的瞬间,家有娇花像被附体一般,幽灵似的行动了起来,半夕秋风也没有任何停顿,迅速上前。半夕秋风的技术也是很强的,各种技能上手就来,几乎不用思考就一招招的放出来,跑动的位置也很巧妙,看得出来是一个久经考验的老手。

  可惜的是,他遇上的是家有娇花这个变态。他能把技能冷却时间和吟唱时间精确掐到0.1秒,对于技能的了解,半夕秋风还差他很远很远。

  半夕秋风是在《恋世》之中,第一个让他不留余力,并且光明正大的PK的人,否则以他的猥琐老手段,乱七八糟的道具一用,半夕秋风早就风中凌乱去了。

  所以,半夕秋风是很荣幸的,只是,这种荣幸,估计他一点也不想要。

  [世界公告]家有娇花挑战成功!生死轮回,请玩家们继续努力!

  公告出现每个玩家的眼前,半夕秋风惨败!

  [私聊]家有娇花:我的女人,你没有资格碰!

  江智尧重生前,看到了家有娇花发来的信息。

  他输掉了他的公会,输掉了尊严,输掉了他长久以来一直引以为傲的东西!

  夜色如水,月光洒在窗前,带给心灵一阵冰凉的安宁。向小柔退出游戏,脱下头盔,心底一阵空荡荡的无力感。

  再也没有刚才把江智尧和白沐雪踩在脚底的痛快,此刻向小柔的心中,不带一丝兴奋。她有点悲哀,自己花了三年时间,才彻底认清一个男人的面目,可接下去,她又有多少个三年可以蹉跎?

  虚拟的世界里激情过后,回归到现实的平淡总会有种空虚感。向小柔叹口气,按捺下心中空落落的感觉,起身准备给自己煮点宵夜。她无法充实自己心灵,好歹也要满足一下此刻哀鸣阵阵的肠胃。傍晚吃饭太早,所以现在她饿慌了。

  冰箱里只有速冻饺子,她往锅里放了水,打开煤气,再顺便看看于夏,这厮正套着头盔躺在床上,灵魂不知在游戏的哪个角落里风骚着。向小柔也不准备打扰她,正准备转回厨房,一阵手机音乐铃声在安静的小房里响起,突兀地打破夜晚的沉寂。

  她冲回房间拿起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有点眼熟的数字。

  陌生来电?

  她犹疑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你好,哪位?”她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

  “你,把我的号码删了?”手机里传出低沉悦耳的男音,是江智尧的声音。

  “怎么是你?”向小柔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眉头蹙成一座山。

  “小柔,你就这么讨厌我?连我的手机号都删了?连听到我的声音都不愿意?”刚刚受到打击的江智尧,声音里有一种很受伤的感觉。

  向小柔做了个深呼吸,才能够让自己用平静的声音回答他。

  “是!所以最好有事没事你都别打我电话!”

  “我们一起三年了,难道现在,连朋友也不能做?”

  向小柔的眼神蓦然间冷下来,她以为她表现得非常明显了。

  她讨厌那些拖泥带水的暧昧感情,既然分手了,为什么还要再戴上朋友的假面具。难道以前的柔情蜜意都是假的,所以分手后才能坦然地成为君子之交?

  江智尧的问题让她觉得可笑。

  她不是圣母,无法做到大爱无疆,可以包容一切。她只是个普通而平凡的女人,在被背叛和伤害之后只会拥着被子大哭一场,然后胡吃海喝一通,用尽心力去遗忘那个男人和三年的时光。除了每天都在心底把他们骂上一千遍,要不就是希望他们过得很不好,希望江智尧再劈腿,希望白沐雪变成他衣服上的饭米粒。但她唯一没有希望的,就是和他做朋友,所有有关旧情复燃的情节,她都不想发生。

  既然不能天长地久地珍惜,那就痛痛快快的断得干净,老死不相往来,这是向小柔对感情一向的处理方式。

  “对!”她的回复干脆俐落,不带一丝犹豫。

  江智尧深深地叹了口气,沉默了两秒才继续开口。

  “家有娇花,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被他骗了。游戏里有很多骗女人的男人!”他再度开口。

  “不劳你操心,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有数。”向小柔心头弥漫着厌恶感,“挂了,以后请不要再打给我!”

  说完,不等他回复,便掐断了线路。

  三年的时间,她都没有认清一个人。

  永别,江智尧!

  这段感情,她终于不再留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