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竞技场并不是直接就能进入的,需要和竞技场管理NPC对话后才会被传进去。向小柔和家有娇花并肩走到了NPC身边时,半夕秋风和绯蝶沐雪也已经走到了NPC旁。为了保证竞技的公平性,参加竞技赛的成员必须在竞技开放后一分钟内全部进入竞技场,否则就算竞技失败。一分钟时间过后,如果参赛者全部进入,则双方都有90秒的准备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双方都是安全状态,无法PK。90秒一过,安全状态就解除了,竞技才会正式开始。

  站在NPC身边的四个人,都沉默着。

  家有娇花微陀着背,半闭着眼帘,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嘴角的笑是习惯性的猥琐,一身破旧的黑袍看在江智尧眼中,显得十分寒碜。这一对比之下,形象的高低立刻就见了分晓。

  湛蓝的法袍衬着英俊的面容,江智尧和家有娇花往那儿一站,那效果就像是把阮经天和吴孟达摆在一块,充满了不和谐的美感。一个偶像天哥,一个谐星达叔,多鲜明的对比,这赫然就是帅哥和大叔赤裸裸的挑战。

  江智尧打心底里看不起家有娇花,他眼中的家有娇花,是个猥琐下流的男人,不知道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方法才爬到了今天的位置,哪里比得上他,靠着自己的努力一点点地打造属于自己的游戏事业。

  [当前]半夕秋风:小柔!

  见向小柔没有任何表情,江智尧忍不住在当前频道发了一条信息。

  一句小柔,包含着许多道不明的情愫,而最重要的是,他要利用这个现实的名字来告诉她身边的那个猥琐男人,他和她,是现实中认识的,并且是关系不一般。

  向小柔看到那行字,莫名打了寒颤,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家有娇花则是低下了头,隐忍地把额头的筋抽成一个“十”字型。

  至于白沐雪,满腹怨念的抓着江智尧的衣袖,努力的挤出一个惹人怜惜的笑容,楚楚可怜的开口。

  [当前]绯蝶沐雪:小柔姐姐!

  姐姐你妹!鬼才是你姐姐!TMD能不能别在游戏里叫她真名!还要公开频道里说!向小柔受不了地在心里大骂,率先点了NPC申请进入竞技场。

  [当前]绯蝶沐雪:阿尧,小柔姐姐还是不肯原谅我。

  眼看着向小柔的离去,白沐雪并不急着进入,而是用她一向温柔如水的眼睛望着江智尧,让江智尧心头好一阵心疼,白玫瑰与红玫瑰都是他的心头肉,哪一朵玫瑰受伤他都不忍。

  [当前]半夕秋风:没事的,小雪儿。小柔很坚强,你别想太多了。

  方又安无法再看下去了,果断的点了NPC,跟着向小柔的脚步进了竞技场。

  在他心底,只有三个想法:

  果然,这两人是一对;还好,小柔脱离魔掌了;而他,就是她的救世主。

  进了竞技场,向小柔和方又安被系统安排在竞技场的最左方,江智尧和白沐雪在一分钟之内也进到了竞技场里,竞技状态正式进入倒数准备的90秒内。

  一边是黑暗召唤法师加暗影猎人,另一边是法师加牧师;一组是纯DPS的队伍,一组是DPS+辅助的队伍,而且似乎还有传说中的JQ,所以大家都很期待这场对决。

  [当前]绯蝶沐雪:小柔姐姐,我对不起你!

  白沐雪一边帮江智尧加上所有状态,一边继续楚楚可怜地说着话。

  [当前]一朵娇花:别叫我姐姐,我没你这么好的妹妹!

  向小柔真想用封箱胶把他们的嘴巴给封起来,省得一人“小柔”、一人“姐姐”的叫得她蛋疼。

  [当前]半夕秋风:小柔,你别这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当前]一朵娇花:江!智!尧!你TMD给老娘闭嘴,别开口小柔闭口小柔,老娘的大名不是你这种贱男有资格叫的!

  向小柔炸毛了,恨不得90秒的时间马上到头能进入竞技状态。

  [当前]半夕秋风:小柔,你到底还是恨着我!

  [当前]绯蝶沐雪:小柔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看到竞技场里三个人的对话,群众们一致的沉默了。

  这是在演的哪一出戏?群众们发挥无所不能的YY能力迅速在脑海里刻划着一段段的故事。

  90秒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江智尧和白沐雪还忙着在那满腔柔情,这边的家有娇花早就先发制人了,一出手就是一个大招,满天满的黑色风暴袭卷而去,夹带着亡灵的哭泣声,扑向半夕秋风和绯蝶沐雪。

  向小柔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唯有开抽才能让这两个话唠闭上嘴,于是她赶紧的跟了上去。焚龙弓身的烈焰在空中划出炽热而美丽的弧线,一朵娇花的身形划出几个虚影,动作迅速的让人看不清。

  恶心归恶心,但江智尧和白沐雪的操作还是有一定水准的,在被家花偷袭的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两个人迅速拉开了距离。

  江智尧作为一个工会的会长,还是一个网游工作室的老板,他的操作水平是有保证的,而白沐雪跟着江智尧混了这么久,再也没天赋也该有经验了,作为傲绝天下的首席治疗师,她的奶妈技术也是不错的。

  只是,他们都太过自信而忽略了两朵娇花的猥琐程度。

  家有娇花单凭绯蝶沐雪的一个动作,就判断出这个人辅助能力不错,但PK能力很菜。绯蝶沐雪跟在半夕秋风身边,一向是他以及傲绝公会的专属奶妈,治愈和辅助的能力一流,但是PK能力很差,而且她是被半夕秋风调教出来的,某些操作思维已经固化,应变能力不够,对付怪物可以,但对付玩家就不行了。

  半夕秋风的操作比较硬,所以跟他打起来就是凭真本事。

  向小柔和家有娇花的目的一致,先杀绯蝶沐雪。她看着家有娇花行动的方向就已经猜到他的想法了,她并不急着追上去,而是对着半夕秋风连放了好几个牵制技能,减缓了他的速度,让他没有办法及时救到绯蝶沐雪,另一方面,她站的位置非常巧,离家有娇花很远,但却刚好可以打到绯蝶沐雪和半夕秋风,这样半夕秋风的范围魔法没有办法一下打到家有娇花和她,他只能选择一个目标进行攻击。他一面要攻击,一面还要顾及绯蝶沐雪,在这样的情况下,绯蝶沐雪非旦无法有效辅助到半夕秋风,反而成了娇花们牵制他的最有力工具。

  在这场竞技较量之中,向小柔让自己处在一个辅助攻击的位置,而家有娇花则是攻击主力,两人的默契好到没话说,不用出声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这样的组合对任何一支队伍来说,都是噩梦般的存在。

  所以,五分钟过后,没有了绯蝶沐雪支持的半夕秋风也撑不住躺倒在地上,而绯蝶沐雪已经早早的就挺尸了。

  群众们看到这个结果,早己在当前频道里闹开了,于夏他们一个劲儿的替向小柔叫好,而傲绝天下公会的人则多数沉默着,其他观众则喝着彩,毕竟这一场竞技对决非常精彩。

  向小柔走到他们的尸体旁边,低下头,居高临下地望着江智尧和白沐雪这一对“亡命鸳鸯”,脸上带着让他们恼火的嘲笑,淡淡的开口。

  [当前]一朵娇花:这就是你们的能力?这就是你们努力了一年多的辉煌?你们果然是天生的一对!”

  [当前]一朵娇花:江智尧,你要明白,姐不玩游戏,不是因为不会,而是姐不屑跟你这种男人一起玩。在我眼里,你的游戏水平,就只值两个字:垃圾。

  [当前]绯蝶沐雪:小柔姐姐……

  江智尧沉默着,满眼都是向小柔的冷嘲热讽,如果是在现实,以他那爱面子的个性,非面红耳赤了不可,更何况这一次还是在他公会的成员面前,里面有不少人都是他那小公司里的员工,对于他和向小柔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所以,他怒了。

  [当前]一朵娇花:我说过了,不要叫我姐姐!也别在我面前装可怜,老娘不吃你这套。我没有欠你什么,哪怕是杀你也是光明正大!记住,我跟你不是一路人,所以,别再叫我姐姐了,我没有你这种抢姐姐男人的好妹妹!

  [当前]绯蝶沐雪:向小柔!

  白沐雪的形象一直都是乖巧可爱,今天当众受到了这样的羞辱,又不肯放弃形象来骂人,于一时间也憋不出什么话。,

  [当前]一朵娇花:你脑残吗?我的名字你不配叫!

  江智尧仍旧没有言语,也不重生,任由自己的尸体趴在地上,不知道在沉默什么,这种情况下,白沐雪自然不能一个人重生去,于是两具尸体就这么倒着。倒是傲绝天下的几个成员们看不下去了,纷纷出言相助。

  [当前]清风唱月:一朵娇花,嘴巴别这么贱。小雪姐姐人好不会说话,你也别欺人太甚!

  [当前]少妇之友:MD,贱女人你叽歪什么?CAO,以为我们傲绝的人好欺负吗?

  向小柔抬起头,手持长弓指向他们。

  [当前]一朵娇花:你们,没有资格开口!我不需要跟你们交代,有任何不满,就进来,打过一场再说!

  竞技场里的一朵娇花,傲然挺立宛如悬崖上的花朵,身形单薄却有着坚定的灵魂,看着众人的眼睛只有战意没有怯意。

  恍惚之间,方又安似乎看到当年的笑与君歌。不一样的容颜却有着同样的眼神,这一刻,他才明悟,时间给她再多的磨练,也只是褪去了她青涩的外衣。她的灵魂,仍旧是他的笑与君歌,永远都不会改变。

  [当前]少妇之友:CAO,打就打!

  [当前]冰雪刺杀者:够了!你们要闹到什么时候?都给我安静点闪边!

  冰雪刺杀者看这局势再闹下去必定不会有什么好收场,因为急忙出口制止,谁知他下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家有娇花的话倒是先一步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