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一个名字,让向小柔顿时没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趣。

  看着那个熟悉的名字所挂的公会职位——财政长老,她在心中已经肯定了百分八十,这个人是卓天。

  顺藤摸瓜的想下去,一叶无花那一度让她十分熟悉的行事作风,与当年的天子意气,几乎如出一辙。

  世界真奇妙,她越想逃避,就越会遇到那些她不愿再面对的人与事。

  她除了感叹一句“冤孽啊!”,似乎也做不了别的。

  六年了,玩个游戏还能再遇上他们,是她的运气太差,还是他们缘份太深了,如果是缘份,那明显的,这是一场孽缘!

  这一感叹,就让她感叹了三天,三天里面,她没有再碰游戏盔,没有上游戏。

  而她的九天大假,就在这样哀怨的感伤中来临了。

  失恋后的向小柔,太长的假期对她而言成了一种变相的折磨,昏天暗地的睡了两天,睡到于夏差点以为她嗑了安眠药要叫救护车,她才昏昏沉沉的起床。

  洗漱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萎靡的脸,向小柔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六年了,大家也都年纪不小了!

  该成家该立业,该认清现实该体验什么叫作油盐酱醋茶了吧。

  她想不起六年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生活,是一场悄无声息的厮杀,消失的,是曾经的美好的年华,还有那些并不开心的过往。

  既然,连她自己都不记得当年的模样,那又有什么人事还值得她逃避和害怕?

  挣不开的,其实是自己的心,而不是那些早己模糊的人与事。

  这么想着,她突然有了一种无所畏惧的勇气。

  热毛巾捂着脸,让她的脑袋渐渐的清醒,心情有种前所未有的释放!

  “小柔!小柔!快点进游戏,逆水大神和牛夫人,好像出了点事!”

  门外传来了于夏急切的声音,打断了向小柔的自我奔放。

  “怎么了?”向小柔匆匆抹了脸,踏出洗手间。

  “唉,你自己上线看吧!我进游戏了。”回答她的,是于夏郁闷的声音。

  带着疑问和不安的情绪,向小柔终于在第三天再次踏上了《恋世》大陆。

  才刚刚踏上《恋世》的土地,就看空中飘过的不堪的话语。

  [世界公告]辉煌小少:逆水行舟和牛夫人是一对不要脸的同性恋,大家不要被她们给骗了,她们就是一对贱人贱人贱人!!!!

  同一条公告,在世界频道上每隔三分钟就刷过一条,充分证明这个不要脸的货是个大款。

  逆水行舟是全服综合实力榜上排名前十的唯一一位女性角色,虽然行事比较低调,但名气在外也是颇受瞩目的,而牛夫人就更不用说了,魅力榜第二的漂亮女生,照片至今还高挂在官网之上,追求者一抓一大把。

  因此,辉煌小少的这个信息刷出来,整个世界都沸腾了。

  以前总是把游戏里的什么什么门事件当作八卦来看待,当有一天,这样的事件发生在自己或者朋友身上时,就会深刻的感觉到,一点都不好玩!

  此刻,向小柔就是这样的心情。

  世界频道上不时的刷过各种各样的对话,令人难堪的话语一句接着一句。许多曾经追求过牛夫人的男人以及部分追随者纷纷跳出来,还有一干原本羡慕嫉妒她们的玩家,像被烧着了屁股一样跳出来骂人,当然还包那些原来就心怀不轨的人。

  骂娘的人太多而帮忙的人太少,除了斥责她们的拉拉身份外,还有诸如装嫩假清纯、骗钱骗感情骗装备等等,偶尔闪过几条帮腔的话,瞬间就被淹没在骂娘大部队之中。

  满屏的污言秽语,看得向小柔烦躁异常,屏蔽了世界频道的对话,她看了一下好友,发现只有严舒瑶在线。

  [私聊]一朵娇花: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

  [私聊]逆水行舟:像你看到的一样,我们被出柜了!

  这是一个因爱生恨的故事,得不到陆之舟的邵辉,不知道怎么得知了严舒瑶与陆之舟的关系,在苦求未果的情况下,他开始了他的报复行动,幼稚而无耻的报复。

  [私聊]逆水行舟:不仅仅是在游戏里,现实里也一样,舟舟现在被她父母关在家里!

  [私聊]逆水行舟:我累了,先下线了!

  严舒瑶看似平静的语气后面是强行压抑的愤怒,以及对现实的无可奈何。

  没等向小柔回复,她便退出了游戏。

  看着好友栏上变成灰色的逆水行舟头像,向小柔突然间愤怒了。

  当年那个义无反顾站在她身后支持她的小姑娘严舒瑶的形象,在她的脑海中渐渐清晰。

  现实当中,她帮不上忙,但游戏之中,她至少能为她做些事。

  [世界公告]玩家一朵娇花向辉煌小少发起生死挑战,等待对方接受中。

  向小柔对辉煌小少下了生死挑战书。

  生死挑战是《恋世》中的一种PK竞技系统,一般很少有人会用到,因为输的话,惩罚很严重,等级直接下降一级!

  花了点RMB买了几个世界公告的喇叭,她发了一条世界公告。

  [世界公告]一朵娇花:辉煌小少,你TMD给老娘闭嘴,是个男人就少在这里叽叽歪歪,出来单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