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黑龙巢穴是一个庞大的地底洞穴,传说龙是一种喜爱收集财宝的生物,在它沉眠的地方通常会藏着一个巨大宝藏,现在看来,果然是这么回事。

  向小柔望着洞穴墙壁上嵌着的一颗颗五彩缤纷、光芒夺目的宝石,在心中默默感叹着,要是真的该多好,上去挖几个下来,出去这辈子就不用愁了。

  [私聊]家有娇花:花花,你说这宝石要能挖下来多好,咱就能提前退休了。

  这小贱花,说到她心坎上了。向小柔冲他抛了一记“你做梦”的眼神,但在心底却无限认同,其实她也和他一样在发梦。

  15人的黑龙巢穴对于一个装血精良、经验丰富且配合默契的团队来说,是完全没有难度的,哪怕向小柔的一朵娇花装备太水,也丝毫没有打乱他们的节奏。向小柔在之前已经做过准备,看足攻略,所以打起来也十分轻松,虽然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和强力的伤害,但是跑位风骚,几乎是掐着精确的最远距离进行攻击,不管是小怪还是BOSS的技能施放,都很少能打中她,该逃远的时候逃远,该靠近的时候靠近,该前进的时候绝不后退,偶尔还能帮帮队友,大大减轻了他们这队治疗的压力。

  向小柔灵活的操纵着一朵娇花,跟着大部队前行,多人FB不像五人FB那样依赖个人能力,她装备差,跟着团队的步子,走得四平八稳。

  然而,同样属于外的家有娇花跟她不同。

  虽然她一早知道家有娇花的操作非常牛掰,但她的惊讶并不源于他那彪悍的操作与永远第一的伤害输出,她的惊讶来源于家花对一叶无花那种淡淡的带疏离的态度,那并不像一个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打工者该有态度。

  在大部分情况下,家花提出的建议几乎像是一种命令,无人反驳,包括一叶无花。他比一叶无花,更像这个团队的灵魂,很奇怪的局面,奇怪到让她觉得有一丝丝诡异的熟悉。那种凌驾于一叶无花之上的凛然气势,让他像一个无冕之王般突兀的存在于这个团队中。

  那是一种,与她印象中的猥琐截然不同的气质,仿佛一个隐藏的王者。

  就像现在,在最后的这只BOSS孽魔黑龙前面。

  黑龙的身躯庞大无比,即使是趴在地上也像一座小山,陷入沉睡中的龙,仍然带着一种让人恐惧的龙威,随着它的鼻翼在呼吸之间喷出的气焰而弥漫在整个黑龙巢穴最深处。

  向小柔在这只黑龙的面前感觉到凡人的渺小。

  家花此时站在了队伍的最前方,黑龙的脚下,他的黑袍与黄金冕让他在巨龙面前显得格外讽刺,但他那张方块脸却显得平静,小眼睛里波澜不惊,一种淡淡的强大气息让他在庞大的龙威面前丝毫不显逊色。

  趁着开怪前的全团休整时间,一叶无花在简单的跟大家交代了这只黑龙的打法以及注意事项。

  [私聊]家有娇花:过来!

  向小柔正看着一叶无花交代的注意事项,却突然收到了家有娇花的信息。

  [私聊]一朵娇花:???

  虽然是打着问号,但向小柔还是挪到了家花身边。

  一个交易窗出现在她面前。

  点了确定,上面是一瓶药,深渊冰霜盾药剂。

  深渊冰霜盾药剂的作用是在身体周围形成一层深渊冰霜防护盾,能吸收火焰伤害10000点,持续时间10秒。

  向小柔认得这种药,她曾经在论坛上看到有人用RMB收过,这是一瓶目前在整个服务器中有价无市的药水,由于制作材料的稀有导致它的成品也非常少,而近期因为最新的上古战场FB开荒需要用到这款药剂,因此被炒到了天价。

  而此时,家有娇花把这瓶药给了她。

  [私聊]一朵娇花:你是谁?真是家花本人??

  吝啬鬼大变身了?还有另有目的?向小柔打趣道。

  似乎有一声低低的无可奈何的叹息声在向小柔耳边响起,家花那小眼睛里出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宠爱,一闪而过。

  幻视+幻听??向小柔微微一傻。

  [私聊]家有娇花:拿着吧!黑龙在最后百分五血量的时候,会放大范围持续伤害魔法,跑不掉,你的装备太菜,会挂,我计算过,按你的血量和防御,加上这瓶药水,刚好可以撑过这个大魔法,你自己注意,药水使用时间掐着点,别太早也别太晚,别浪费了。

  向小柔感到意外,这个大魔法的伤害她了解过,会挂也是她意料中的事,不只是她,其他人应该也都清楚的,这一趟FB是为了她打武器而来的,只要能拿到那把弓,过程并不重要,她挂不挂也不重要,那为什么他还在乎她的生死?

  方又安也不清楚是为什么?他只是,单纯的不想看她横尸当场而己,不想看她连挣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躺倒了。

  其实,这瓶药,他还是很肉疼的,所以……

  [私聊]家有娇花:小花,这药的钱,从你的那份子里面扣。

  顿时间,向小柔的幻视加幻听全都消失,TMD原来全是错觉,什么王者,什么气势,全是狗屁,他就是一个一毛不拔吝啬猥琐的铁公鸡!

  还没来得及再多问,那边一叶无花已经开怪了。

  一声龙吼震彻天际,黑龙缓缓张开它的双眸,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地上的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