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一叶无花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每个人的任务,便顶着毒手佛心给他套的光盾冲到最近的一个幽暗祭司身边。

  幽暗祭司是远程的法系怪,所以要把它们全部拉到一起,一叶无花颇费了一番功夫,它们的伤害比较高,四只一起攻击的时候,几乎可以敌得上普通80级FB的BOSS攻击力了,所幸一叶无花的拉怪技术和毒手佛心的喂奶技术相当过硬,很快的就把怪拉到一起。

  这里的怪有一个变态的设定,就是当牧师的治疗量达到一定时,怪就会把对战士的仇恨全部转到牧师身上,在十秒内优先攻击牧师,所有职业当中牧师的防御和血量是最差的,以毒手佛心这种全身基本上都算是目前最顶级装备的牧师大神,也顶不住幽暗祭司的两次攻击,更何况这里有四个幽暗祭司。

  这个时候,牧师的仇恨清除技能是无效的,他只能相信队友的配合能力,在最关键的时候能把怪控制住。

  四个幽暗祭司打到只剩两个的时候,幽暗祭司愤怒了,手中的法杖举起,朝唯一的奶爸毒手佛心吟唱起法术。

  毒手佛心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奶爸了,并不惊慌,迅速给自己套上光盾,跑开,他要跑出怪的法术范围。

  荣耀血月的刺客和柒伤曲的法师各有一个技能能打断怪物的法术吟唱,本来分配得刚刚好,一人打断一个幽暗祭司,只可惜事到临头却出了状况,柒伤曲的技能竟然被其中一个祭司抵抗,眼看着那法术吟唱即将结束,那碧绿的磷光将要飞出,一道带着邪恶气息的光芒从毒手佛心的眼前疾速的划过,却是一朵娇花的技能——暗影梦境,技能效果是迷惑对手五秒。

  原来向小柔一直都默默站在毒手佛心身后一个最佳的距离,她了解自己的装备情况,知道自己的伤害比起另外几个队友差得太远,因此她给自己的要求就是在保证稳定正常的DPS输出外,必须尽量的配合队友,减轻他们的负担,另外就是应付各种突发的情况,作一个强有力的后盾。

  毒手佛心很快跑出了幽暗祭司法术的最远攻击距离,而十秒钟的时间也转眼到头,这个阶段幽暗祭司的仇恨会放在最后一个攻击它的玩家身上,于是荣耀血月和一朵娇花各自吸引了一个幽暗祭司的攻击,荣耀血月的装备精良,被咬上一两下死不掉,何况还有最强的奶爸支持,比较让人担心的是一朵娇花,她的装备太差,幽暗祭司的大魔法能够把她瞬间秒杀。

  [队伍]毒手佛心:花花,小心!

  毒手佛心叫道。一个能够在他危难的时刻及时挽救他的队友,对于任何一个治疗系职业而言,都是感动的存在。因为在大多时候,牧师都是作为其他队友的后盾,当他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往往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克服,大多数玩家,只会责怪他为什么不躲开,为什么不加血,为什么会死掉……很少有人能在他危急的时候帮他一把,所以当他看到一朵娇花站的位置,与那及时发出的迷惑技能,他明白,一朵娇花一早就站在他身后守护他。

  所以,他那一句关心,不仅仅是对向小柔的肯定,还是对她心意的感谢。

  向小柔并没有让他们太过操心,她的一朵娇花迅速跑开,因为装备的问题,她不能被法术击中,那会让她被秒杀当场,她只能逃开,幽暗祭司的移动速度是比较快的,眼看着就要追上来,却踩中了地上的冰霜陷井,移动速度瞬间只剩下百分五十。

  没人知道那个陷井是什么时候被她放下的,一切像是计算好的那般,一朵娇花跑到一叶无花身边一个最佳的位置,怪物既无法攻击到她,又方便一叶无花帮她拉走这只怪。

  最终四个幽暗祭司被全部推倒的时候,除了一叶无花和荣耀血月这两个近身职业有少血外,其他人连根毛都没掉,无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个关口。

  [队伍]毒手佛心:花花,不错啊!

  [队伍]一朵娇花:呵呵,谢谢赞赏!

  [队伍]柒伤曲:切!

  对于毒手佛心的夸奖,柒伤曲不以为然,凑巧罢了。

  [队伍]一叶无花:好了,继续吧,才刚刚开始而己。

  一叶无花的眼眸闪过几许光芒,是凑巧还是真实力?他在心底默默作了评价,他不该小看一朵娇花,哪怕她只是个新人。

  也是,方又安推荐的人,什么时候出过差错,一如当年的的笑与君歌。

  笑与君歌,曾经让人惊讶的存在,只可惜,走不到最后。

  一叶无花默默的看着一朵娇花的身影,不知道为何会想起当年的笑与君歌。

  那样破碎的结局,一叶无花忽然间感到一丝后悔,如果当年不是他的执念,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可惜,无法回头。

  只能往前看,一直走下去。

  摇摇头,一叶无花回过神,继续跟队友一起刷这个FB。

  因为向小柔几乎完美的操作,让这个FB的小怪刷起来并不像众人想像的那样吃力,她的操作与配合度弥补了DPS低的缺陷,她的灵活性让队伍的突发性危险降到了最低,一直到最后一个BOSS前,她的表现都无可挑剔,前三个BOSS的攻略她都是一点就通,作为一个新人,她有太多让人惊讶的地方了,虽然整个队伍的刷怪效率不如他们原来的固定队伍来得高,但胜在稳定、安全,没有任何队友死亡。

  这很难得。

  最后一关,有两个BOSS。

  以他们目前的职业分配与装备情况,需要一朵娇花先风筝走一个BOSS,剩下的四个人集中精力推倒另一个BOSS,否则两个BOSS同时攻击,伤害太高,太容易灭。

  对向小柔而言,风筝是她作为一个合格弓手的最基本要求。

  练级的过程中,她几乎都是靠风筝来越级打怪,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升到八十级。

  但现在情况是,她必须风筝这个大BOSS,并且保证不能让BOSS打中她一下,因为那一下就会让她死亡,进而导致整个队伍灭亡。

  半个小时后,他们推倒了两个BOSS。

  在整个过程中,一朵娇花对技能施放与攻击距离的计算、陷井的摆放、停顿位置的挑选,让一叶无花的眼睛亮了又亮,在她风筝怪的整个过程,他都没停过对她的观察。

  这是一个操作介于牛A和牛C间的玩家,不止如此,她的意识和跑位也相当精准。

  虽然一朵娇花的操作并不像老五那样风骚华丽,她平实得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但每一次停顿,每一次转身,每一次跳跃,都恰到好处,看似朴实无华,却招招藏杀机。

  这样的人才,方又安是怎么发现的?

  一叶无花嫉妒着方又安的好运气与好眼光。

  不得不承认,她比老五更适合跟他们去上古战场,因为在上古战场这样的高级FB中,团队意识往往比个人操作更重要,而老五恰恰是个人英雄主义比团队意识强的那类人。

  刷完这趟破魔殿,柒伤曲拿到了向往很久的一件饰品,而其他人也都各有收获,向小柔则拿到了破魔殿掉落的,目前服务器中最好一件弓手铠——破魔烈光铠,就像家有娇花说过的,有她在,队伍的RP会无限上涨。

  当一叶无花把这件装备分给她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再有声音,虽然柒伤曲的脸上,仍然是不甘心的表情,但最终他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她用实力,向他们证明自己的能力。

  当那件破魔烈光铠被她装备上身的时候,那斗然间绽放的光芒让她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女战神,背上的破晓神弓散发着柔和的银光,三颗红宝石像是烈焰女神的眼眸,神秘却迷人。

  真像,当年的那个人。

  一叶无花望着她,久久没有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