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在《恋世》中,冰雪刺杀者建立的君临天下在工会排行榜中只占到了第三的位置,第一的王座,是属于在个人综合实力榜上才堪堪排到第十五位的一叶无花所建立的“血色荣耀”工会。

  《恋世》中的工会排名,并不会因为这个工会拥有哪个名次的大神就能够靠前的。它考量的是整个工会的综合实力,物资储备、工会领地、平均实力、国家声望等,总之系统对于一个工会的实力评估,是相当的复杂。

  大部分的大神,总是喜欢鹤立鸡群的,享受独领风骚的王霸之气,宁为鸡头,不做凤尾,比如一个在排行榜中占据第50位的大神,他到君临天下永远也不可能超过冰雪,也不可能压得过叹息家族,但如果他到一个中等偏上的工会,他则是不折不扣的大神,又或者他干脆自己创建一个工会,享受被膜拜的快感。于是就出现了,大部分的工会只会存在两到三个大神,而其他成员的水平则参差不齐的情况。但是血色荣耀不是,这个工会,在前期一直是以隐忍的姿态生存的,整个工会里,最大只的神,也不过是在PK榜上排到第十的某个长老,或者综合榜上排到第十五的会长一叶无花,他们放弃了招揽大神的想法。就是这样一个大神稀缺的工会,里面的成员,却有百分之四十的份额,是占据着排行榜上后两百名的精英。

  血色荣耀的出名,是在工会领地争夺战开放的那一夜,他们以均衡的实力,完美的战略布署,超强的团队合作,把冰雪大神的君临天下甩在了后面,从此藉藉无名的一叶无花,变成了众人眼中耀眼的星光。

  只不过一叶无花也是属于低调份子,轻易不在公开频道开口,每次开口,必会抖三抖,于是,这场大神与新人的对决,又华丽的升级了。

  [世界]寻找牙刷的杯具:啊啊啊啊——无花大神!!我没眼花吧?

  [世界]小兔的微笑:啊——无花大神说“他家的”,他家的……啊啊,我闻到了JQ的味道啊!

  [世界]寻找杯具的牙刷:JQ+1!

  [世界]小米粒:两个都是大神啊,哪个是攻哪个是受啊?

  [世界]亡命天涯:靠,哪来这么多腐女,过来给爷调戏调戏!

  ……

  以上,省略无数疯狂的声音。

  然而,叹息家的人,终于是寂静了下去。

  没有人再谈论追杀家有娇花的事。

  当事人的家有娇花由头至尾,都没有吭过半声。

  可见,不论在何时何地,实力都是硬道理。

  向小柔觉得今晚太欢乐了,欢乐的狗血。

  遇到EX男友和小三、被灭、小贱花放BOSS、势力主发话、攻受的YY,无一不是让人激动的小说情节啊,果然小说是源于生活的。

  她欢乐得连看到自己下降的经验条也不郁闷了,江智尧和白沐雪也暂时打击不了她了。

  在复活点还魂的时候,她看到那个一身萧瑟的家花,正坐在复活井边等她。

  [私聊]一朵娇花:老二,没想到你跟一叶无花,关系这么好啊!

  向小柔语意暖昧的调侃着,她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带着小人得志的笑容猥琐的回复她,谁知,他竟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眼神冷漠,就连那两撇小胡子,都似乎带了点冰雪寒意,翘动的频道少了三拍。

  [私聊]家有娇花: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家有娇花,跟她认识的那个家有娇花,好像不太一样啊。

  向小柔语结,看着他低沉的眉目,一时也不知要说啥,就呆呆的看着他,这一看,才发现家有娇花的ID前面是空的,原来他竟没有加入任何工会。

  [私聊]家有娇花:你为什么玩这个游戏?

  最终是方又安打破了这样无语的尴尬,他原本也是欢乐且得瑟的,但看到了一叶无花,突然间就烦躁了。

  [私聊]一朵娇花:闲得蛋疼!

  标准的柔式回复。

  [私聊]家有娇花:你跟半夕秋风是认识的吧?那个你口中不是男人的江某某,就是他吧!

  他大爷的,家有娇花你能不要这么有YY精神好吗?而且YY的还正中红心。

  [私聊]一朵娇花:……

  [私聊]家有娇花:他是你男人?站他边上那个牧师,是小三吧?

  [私聊]家有娇花:他劈腿了?

  [私聊]家有娇花:你想在游戏里报复他?

  ……

  向小柔后悔了,她不该那么八卦的问他与一叶无花的关系,现在被他反八卦到无语,此君很有于夏的狗血思想,有机会一定介绍他们一起YY。

  [私聊]一朵娇花:我没那么无聊,要报复也在现实里报复!

  [私聊]家有娇花:那你为什么玩这游戏?

  [私聊]一朵娇花:因为它值得玩!

  [私聊]家有娇花:可你现在才十五级就被追杀成这样,得了,干脆删号重来吧!哥大发善心把你带到八十好了,当然,那个被救赎的心得先给我才能删!

  [私聊]一朵娇花:=.=

  [私聊]一朵娇花:我为什么要删!老娘没有做错事,老娘行得正坐得直,老娘就要当蟑螂打也不打死,半残了也要在他们面前得瑟!

  是啊,她没有做错事,她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她长得不是很美但也称得上标致,她从不干涉江智尧玩游戏,给他足够的信任,哪怕他从游戏里带回来一个妹妹,她也当成亲妹供着,她自力更生不靠男人,江智尧的财产她从不觊觎,他的爹妈她乖乖的讨好,她对得起领导对着父母对得起社会对得起祖国,更对得他江智尧,她只是不陪他玩游戏,她只是不会躲在江智尧身后示弱撒娇,她只是太会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换灯泡,一个人上下班,她只是给予了他最大的自由和信任。

  她没有做错任何事,那为什么,每一次,都是要她放手。

  六年前一样,六年后还是一样。

  她总是被迫放手!她能不放手么?

  也许无关对错,只是她不够坚持,或者老天不够眷顾她!

  不知道文字是否能让人感觉到情绪,方又安觉得此刻眼前的女人,正处于炸毛状态中,脑海中隐约勾勒出一个女人抓狂的眉目,他有些想笑又觉得有点心疼,忽然间一醒,发现自己怎么会将这个虚拟的角色跟记忆里的人重叠了。

  [私聊]家有娇花:那你想怎样?

  [私聊]一朵娇花:我不想怎样,我只是想堂堂正正的站到他们面前,我只想拥有一个好好享受游戏的机会,我不想逃避也不想删号,新人菜鸟,不是生来就被他们凌虐的!全服追杀又怎样,老娘不怕!

  她的话,掷地有声。

  [私聊]家有娇花:勇气可嘉!

  方又安想起了那一年,在荒漠黄沙之中,那个鲜衣怒马的女子,当着众人的面,扬眉浅笑的告诉他:“我要的,不是你身后的安逸,而是一个能与你并驾齐驱的机会!”

  那般的豪气冲天,那般的天真轻狂,叫人心动。

  那一刻,他多希望游戏就是现实!

  [私聊]家有娇花:没想到你真是女人!

  [私聊]一朵娇花:……

  难道她真这么像RY?

  还有,能别在她如此豪气干云天的时候说这样的话么,太破坏气氛了。

  [私聊]家有娇花:为了奖励你的勇气与性别,哥送你样东西吧!

  说着,他扔了一样东西给向小柔。

  那是一件紫色次神装备,向小柔看到那柔和的紫光,像打了鸡血一样不淡定了。

  次神器啊,她的第一件极品装备!

  等到她看清那装备的属性时,却又迅速的萎了下去。

  那是件披风,属性与防御加成这栏,全是灰色的。所谓灰色,就是垃圾货色,上面的加成连卖店的装备都不如。这样一件紫装,是游戏的BUG吧。

  就知道这小气的猥琐男不会送她什么好东西。

  她垮着脸,继续看,下一秒,又激动了。

  那件披风有一个特殊技能,技能名称为:隐姓埋名。

  仔细看了技能说明,她发现,这披风真是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的绝佳伴侣。

  虽然没有任何的属性加成,防御也低得可怜,但这披风的隐姓埋名技能,一旦发动,可以让任何对装备此披风者的追踪术失效,持续时间为三小时,冷却时间十二小时!

  生活,永远充满了跌宕起伏的情节。

  向小柔觉得自己的心情,像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的洗礼,喜怒哀乐一夜之间全占齐了。

  她再也不用为被追杀的问题而苦恼了,虽然这披风不带任何属性,但对她而言,比一个史诗装备还给力!

  [私聊]一朵娇花: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

  [私聊]家有娇花:啊!人家舍不得嘛!

  [私聊]一朵娇花:你这个小气巴拉斤斤计较的猥琐大叔,老娘八十了就还你!

  其实向小柔很清楚,这件披风虽然没有任何加成,但对于家有娇花这样一个习惯了独来独往的玩家来说,可是一件难得的防身至宝。

  方又安觉得自己可能吃错药了,居然把“隐姓埋名”给了她,那披风可是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全服不会再有第二件,一直以来他都靠着这披风的技能,躲过了无数次的追杀,要不然他凭什么能够在杀人越货抢BOSS后还能那么得瑟的爬到第二名!

  [私聊]家有娇花:你说的啊……那你记得还人家!

  他果然是舍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