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服第二

作者:落日蔷薇

  “哗——”

  在F市的某个高级法式餐厅里,突然传出了泼水声,接着便是一阵压低的骚动与低语声。

  靠窗的位置上,一个女人面目狰狞的怒视着对面的男人,手里还拿着一杯倒空的咖啡杯。

  那个男人,被浇了满头的咖啡,汁水嘀嘀答答的顺着发梢滴在了他的白衬衫上,他脸色忧郁,眉眼之前是无奈与愧疚。

  “江智尧,你算哪棵葱哪棵蒜,少跟老娘装出这副苦情样,劈腿就劈腿了,不要装出这副死德性来,老娘不吃你这套!”那女人音高声脆,传得整个餐厅都清晰可闻,于是那些衣冠楚楚的人们无不竖起耳朵,暗自嘲笑着这出八卦剧。

  “柔儿……你冷静点……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江智尧并不擦拭,只是一脸哀伤,清俊的五官都染上一层悲情,“沐雪是个善良的好姑娘,是她的单纯、乐天感染了我,让我不由陷入其中,你莫怨她,她一直都把你当成她的亲姐姐,这一次,是我伤你太深,又害了她……”

  男人言语诚恳,眼神满满的歉疚,相当适合扮演琼瑶剧中那些被小三所迷的男主角,向小柔忍住拿起咖啡壶往他头砸去的欲望,深吸了几口气,虽然她名字带柔,但其彪悍的作风永远与“柔”字搭不上半毛钱的边。

  “闭嘴!柔儿也是你叫的吗?”暴喝一声,向小柔扯过自己的背包,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跟这个琼瑶男继续纠缠下去了,“别跟我提白沐雪那狐狸精,姐姐我没有这种好妹妹,从今天起你们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

  撂下最后的话后,向小柔便蹬着细长的高跟鞋,踩着“蹬蹬蹬”的脆响绝尘而去,留下那苦情琼瑶男暗自神伤。

  回到家中,向小柔一贯彪悍的神情,立刻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的萎靡下来。

  28岁的向小柔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大半只脚跨入了剩女的行列,江智尧是三年前相亲认识的,长得那是一表人材,眉清目秀,那眼中深情几乎可以活生生把人溺死,再加上他为人温柔体贴,善解女人意,于是不知不觉间向小柔就同他好上了。

  倒不是说向小柔有多么爱他,所谓爱情,早在激情膨湃的青春时期,就被消耗光了,到了现在这种年龄,人总会变得现实大过理想,要赚钱要买房要结婚要生娃,生命被慢慢打磨得圆溜光滑,棱角不见,所有的人生程序按部就班,而江智尧就是她人生程序中一行关键的命令。他小她两岁,风趣幽默,无不良嗜好,事业小成,自己是一个职业网游玩家,又经营着一家网络游戏工作室,养家糊口绰绰有余,恋爱了三年,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寂寞,一起被家人催婚,早生出革命战友一般的感情来,而她也早己习惯了生命中他的存在,谁想他会临场叛变,投到别的女人怀里。

  说起背叛,其实是预谋己久的一场人生大戏了。江智尧是职业网游玩家,大把的时间都花在了游戏上,毕竟吃饭的家伙,怠慢不得。一年前一款最新式的网游《恋世》面世,瞬间让无数玩家趋之若鹜,其中也包括了江智尧。他曾经极力想让向小柔一起玩这款网游大作,但被她强硬拒绝了,于是在《恋世》中,他认识了一个叫白沐雪的少女,而凑巧的是,白沐雪竟然与他们同是F城人,于是在各种机缘下便见了面。

  说起这小三白沐雪,是个聪明的娃,生得温婉清丽,更是明晰琼瑶男的特性——情之一字,最初的时候,她常是哥哥长姐姐短的与他们两亲热着,一副小女儿状,把向小柔当成亲姐姐般的供奉,向小柔心直不藏奸,与她俨然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姐妹花。在游戏里,白沐雪把江智尧当成大神一般来膜拜,在生活中,她把他当成男人一样依靠,于是久而久之,江沐雪便小三了。

  于是,向小柔便成了琼瑶剧中那不懂真爱,不识真情的大奶,当然,她可不会被逼得放手还要扮了黑脸再跟小三叫一妹妹,于是便出现了开头那一幕华丽丽的咖啡浇头剧情。

  小三去死,贱男太监!

  向小柔在心里咒骂着,眼眶红着,脸色惨然,蜷缩在沙发里。

  想当年,姐玩网游的时候,江智尧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沙呢!他一直以为她从未接触过网游,又怎会知道当初她玩网游时的叱咤风云,大神?那都是她玩剩下的东西!

  向小柔这厢在沙发里好汉就提当勇,那厢死党于夏开门进来,见到她这一副跑了男人的衰样,不禁一问。

  “柔娃,你干嘛了?男人跑了?”

  于夏不过一句笑话,在向小柔这里却成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于是她暴走了!

  好不容易在向小柔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于夏终于弄清了整件事。

  “靠,早看那白沐雪一脸的狐狸相,跟你说了你还不听!”于夏也怒了,小三人人得而诛之。

  “告诉姐姐,她在游戏里的ID,姐姐帮你灭了她!”于夏想起她也沉迷着那款《恋世》,于是叫嚣起来。

  游戏,又是游戏。

  向小柔无力的瘫在沙发里,摇摇手,道:“不用了,别跟我提游戏,姑奶奶我最烦游戏这东西,你让我清静清静吧!”

  听到这话,于夏也不好再打扰她,便起身去做饭了。

  向小柔一个人毫无目的的转换着电视台,心里一片茫然。

  蓦然,一阵悠扬大气的音乐响起,电视机上出现了一幅海阔天空的画面,沉静肃杀的男子,温婉细致的女子,青衫白衣,相伴天涯,古朴的长剑,洒落的血花,大抵又是一个煽情的游戏情节,却让向小柔瞬间沉寂了下去。

  青衫白衣,相伴天涯。多美好的意境啊,当年青春正盛的季节,似乎也有这样一款游戏,也有这样一幅画面,欢乐而喜悦的故事,谁知竟会是剑毁人离的结局。

  好多年过去了,久得她已经忘了激情,忘了故事,忘了青春……

  思想瞬息万变。

  于夏做好饭端出来,就看到向小柔充满刀光血影的眼神。

  “夏娃,把你的《恋世》游戏头盔给我!”

  ?!

  于夏愕然,在她做饭期间,这厮发生了啥事了?居然,要游戏了?

  果然失恋的人不能用常理推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