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之魔王系统

作者:神秘的大西瓜

    陈牧和严谨看到对方的消息,都暗叹一声好巧。

    严谨还想问点什么,母亲席琳已经喊她帮忙做饭了。

    于是严谨说了一声:“我妈让我帮忙做饭,晚点再说。”

    就放下手机,去帮忙洗菜做饭了。

    陈牧也便跟着严教授一起去了他家,有点小紧张,这开学第一天,就受到院长邀请可还行。

    而且还是帝都大学的院长,太可怕了。

    自己在电竞上的这点成就,怎么也不会受到这种大佬的特别关注吧,他的学生,可是有封疆大吏,有经济学家,有大批潜力股呢。

    回家的方式,严教授选择带着陈牧坐公交....

    太朴实了,陈牧为华夏顶级学府的教授依然如此朴素而点赞,但是陈牧却并不认同这种做法。

    首先,这种国家级人才的时间非常宝贵,这样虽然很朴素,但是效率很低啊。

    还有就是对社会,未必是一个真正正面的向导,人类毕竟有一种叫做虚伪的特质。

    很多人都喜欢说一套,做一套。

    比如子贡赎人的那个故事,说是孔子的学生子贡花钱赎了自己国家的奴隶,然后国家的奖励,选择放弃奖励,以显示品行高洁。

    但是孔子就看的很透,说你要是有奖励不要,别人就不好意思要,但是又不舍得花钱救人,于是愿意救奴隶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陈牧也是这么想的,要是帝都大学的经济学院院长过的朴素,虽然可以得到很多好评,但是实际上只会让更少的人愿意搞科研,现在什么专业最火?

    最赚钱的最火啊,不是计算机编程,就是金融建筑啥的,社会上哪行工资高就去哪儿。

    好评和道德,是养不活一个家庭的,人不能靠别人的称赞活着啊。

    所以,事实是相反的,科学家们日子越苦,好评就越多,但是日子越苦,愿意搞科研的却越少。

    陈牧反而希望,这个社会的科学家有小鲜肉的高待遇,这才会真的让科技蓬勃发展,进步飞快。

    所以陈牧忍不住问道:“严老师,你怎么不买辆车呢?”

    “怎么,有兰博基尼,坐不惯公交了?”严教授玩味的问道,因为担心陈牧跟自己女儿回来读研有关,所以严教授也是十分重视,了解了一下他的生平。

    知道陈牧这货,在吃着龙虾的时候,被抽到了一辆兰博基尼,所以有些玩味的问道。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陈牧接着把自己的观点又讲了一遍。

    严教授听完,也是笑了出来,看到这个表情,陈牧知道,看来这波问题不大。

    “你说的没错,我是学经济的,对于你说的事情,体会更深。

    国家穷困的时候,不管你过去的文化有多辉煌,别人都认为是落后的,野蛮的,而只有富强起来的时候,别人才会真正尊重你。”严教授感慨道。

    “那?”陈牧这就奇怪了,既然严教授也有这样的看法,为何没辆座驾?

    “不是我没车,而是我驾照没考过。”严教授诚实的回答道。

    这话差点让陈牧没摔了,神特么驾照没考过啊,这理由绝了!

    同时,严谨家里,母女两个正在做饭,几个家常菜,严谨负责切好分盘备用,席琳负责下锅。

    “谁要来啊?”严谨问道,以前回家,偶尔也会来客人,父母的交际圈还是相当之广。

    “不知道,你爸说他的一个学生,我也不认识。”席琳随意的回道。

    “学生?”严谨觉得有些巧,但是也没想到陈牧头上,想想应该不太可能,老爸的学生那么多,桃李满天下,没道理对一个大一第一天来的那么热情吧。

    除非....他知道什么了?

    路上,严教授对于陈牧相当之关心,帝都的人实在是多,公交上两人都是站着的,不过显然严教授身体很不错,站的笔直,一点都不觉得累。

    严教授,这是加强对陈牧的了解,怀疑自己女儿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家伙长得就不像一个单身的。

    严教授当年在那么含蓄的年代,都能收到不少女生的主动追求,不要说这个年代了。

    又高又帅本来就很危险,还有众多才华技能在身,不得不防。

    陈牧严教授两人路上随便聊聊,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这是不算大的四合院,但是在如今这个环境下,那就是大的离谱,要知道我帝都这个地段,附近都是七八万一平米,而且还在以每月上千的价格疯涨。

    这种地段,你告诉我你住这儿?

    过分了吧!

    不过陈牧也不会说什么,这本来就是陈牧希望看到的,越是对于国家科技有贡献的人,就越是应该生活的好。

    不然人们的梦想真就都是去当网红明星了,学者科学家不该吃好住好,难道给运气好的拆迁户和暴发户吗?

    人们对于贡献大的人反而要求苛刻,一有小小的黑点,就好像十恶不赦,对于坏人却只要求放下屠刀,改过自新。

    陈牧反而希望,住豪宅别墅的,都是袁老那种真正为人类做出杰出贡献的人。

    然而,其实这样的四合院,真正的居住环境,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绝对比不上现在的一些精装修。

    首先这个门,就非常的沉重古朴,看的出来,严教授推的都有些吃力。

    进门以后,映入眼帘的是几盆不知名的盆栽,地上是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青石板。

    进门左转,终于能看见四合院的院子了。

    面积很大,有一个木制的凉棚,旁边摆着一套木制的桌椅,夏天的时候,在外面吃饭,应该会很凉快。

    这里的环境,说实话很朴素,跟富丽堂皇四个字,根本不搭边,真正的价值还是地段和文化。

    “爸,你回来了。”

    哦豁,当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的时候,陈牧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世界就这么小?

    是的,世界就这么小,在知道严教授姓严的时候,陈牧就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奇怪的预感。

    但是又不愿意相信,这专业是自己选的啊,严谨又没有提过一点建议,怎么可能恰好就是她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