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为君顾

作者:墨青城

    有些时候,面对一些突如其来的状况,人的本能反应是,逃避。

    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脑袋里却情不自禁的自我暗示着“它与我无关”。

    安以陌在面前一切的强烈震撼和鸵鸟心态的惯性驱使下,保持着木然的表情看完了那张触目惊心的帖子。

    校内网。发帖人匿名。

    通篇粗体四号红字。文中还在类似“接客”“怀孕”“打胎”的敏感字眼上用了下划线来突显。

    叙述文字并不长,只是表达了如题的意思。真正的爆点在文中所附五张清晰度极高的照片上。

    第一张是amour餐厅所在皇朝大厦的一楼大厅里,靠近门口的地方。顾钧青拉着她的胳膊,俯身附在她耳边轻语。

    这张照片正巧在一个刁钻的角度,以陌的脸遮挡住了男子的面容,在那个仿佛亲吻的动作中,她微笑的神情清晰可见。

    第二张是她与顾君青一同走出门口,他用大衣裹着她。

    第三张是她坐进他车中的前一秒。照片的重点放在“皇朝酒店”四个流光溢彩的金色大字上。

    第四张是她从停在校门口的奥迪TT上下来的样子。

    第五张是坐在妇产科门牌下长凳上的以陌。她微弓着背,面带愁容。

    这些照片都被PS过,顾钧青和周围人的脸统统被刻意模糊,唯有以陌清晰可见。

    帖子后面跟着许多留言,辱骂鄙夷的占多数,还有些“人不可貌相”之类的回复。更有人将以陌的照片发上去比对,然后将班级姓名一一写出来。

    李倩暴跳如雷:“谁干的,这么龌龊的事情!老娘要去查这个IP。”

    原园沉默片刻,看着身边的以陌问:“最后这张,是PS出来的,还是确有其事?”

    她想了想,答:“有。”

    两人皆是一惊。

    “什么时候的事?”

    “谁的?”

    两人同时提问。

    以陌看了看她们带着明显焦虑的眼神,想说什么却有说不出口。她答应过小音,不把这件事告诉她两,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好?

    这样的攻击对于一个像安以陌一样女学生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在学校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快速传播开的舆论能很轻易的毁掉一个人。

    指指戳戳,窃窃私语,背后非议。这些都会像锋利尖刺,扎入心灵最薄弱的地方。

    反复翻转,血肉模糊。

    她还记得去年从一号教学楼六层一跃而下的那个女生。那时她与众人站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亲眼目睹了那一幕。

    一瞬间,风鼓起那女生白色的单薄衣衫,像一双翅膀。

    让人颤抖的声响过后,那些纯白被洇染成血红。宛如一朵盛开的花。

    她听见那个女生在坠落前带着哭腔大喊的那句话。

    ——我不是□。

    辩白。澄清。用生命。

    那之后,曾不断谣传那女生在酒吧做台的学生们开始忙着解释自己不曾说过那些伤人的话,他们在警方的调查中一再重申自己相信着女生的清白,完全忽视了就是自己的以讹传讹才造成那样的惨剧。

    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凶手。

    因为他们犯下了永远无法弥补的过错。

    他们用所谓的话语权杀死了一个年轻漂亮却有些孤僻的女孩。在她最美好的年纪里。

    这就是舆论的力量。

    它可以逆流而上摧毁一切。

    她的心跳的很快,快的好像就要从胸腔里蹦出来。她在短暂的时间里一遍一遍的问自己。

    如果那个被攻击的对象是柔弱的唐小音,那么,结果会怎样?

    她不断回忆起小音从手术室出来时浑身颤抖的模样,慢慢的,捏紧了拳。

    如果是我的话……

    抬起脸,看见李倩和原园蹙眉担忧的神情。以陌忽而淡淡的笑了。

    这三个都是值得她去保护的姑娘呐。情牵一身亲如姐妹。

    “我去医院不过是身体检查。”她云淡风轻的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图片看过就算了,由它去吧。”

    “不管怎么说,先联系校内网的管理员,在影响进一步扩大前把这帖子删了。”原园扶了扶眼镜。李倩忙打电话给陆允求助。

    下午四点整,那帖子被管理员从列表中删除了。陆允打电话来说发帖地址在校外的某个网吧,注册用户名时填写的学号是计算机系的,但那位大四同学五天前回老家奔丧至今未归,根本没有时间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