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为君顾

作者:墨青城

    周婶一早便准备好了早餐。

    餐桌上,以陌吃的津津有味。顾钧青看着以陌津津有味。

    她终于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别扭的白了那人一眼,埋头喝牛奶。

    “等会送你去学校。”他一手撑着头,一手调戏着盘子里的荷包蛋。

    “我要去照顾小音。”有人不满。

    “饭菜我会让周婶送去。你乖乖回学校。”被镇压。

    “我去可以陪她聊天。”有压迫就有反抗。

    “傻瓜。”他无奈的笑,“有些事情需要他们自己来解决,你夹在中间会起到反作用,懂么?”

    “但是……”她垂死挣扎。

    “就这么定了。再让我看见你跑去许戍那儿,我就折腾死他。”强权王道,他拿过一张报纸翻看。

    “……”咬牙切齿的以陌靠在椅子上,对厨房里喊道,“周婶~顾钧青上回说你做的番茄蛋汤不好喝~”

    “诶?”周婶探出圆圆的脑袋,“那我连做一个月,提高一下水平好了。”

    被牛奶呛着了的顾钧青咳嗽凶猛。

    “听棺材说这昨天罂粟刺青的人又开始不安分,四处屠杀。最近我会很忙,没什么时间上游戏陪你,你练级的话拉上狐狸他们。”路上,顾钧青嘱咐以陌。

    “嗯,知道了。”

    眼见校门近在眼前,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在游戏里,离帝修远一点。”

    “诶?”她有些诧异,转而揶揄,“夫君这是在吃醋?”

    他靠边停了车,笑而不语。

    她正要开门钻出去,却被他按住衣角。

    “干嘛……”她看着他解开安全带一点点凑近自己这边,退无可退。

    奥迪TT里的狭小空间,她看着他在眼前放大的脸,绯红了耳根。

    “娘子希望我吃醋么?”他略眯起的眼,轻而暧昧的语调。

    “……”她不知道把视线往哪儿放好。

    这是学校门口,人来人往的学校门口!

    被按在座椅上的某人面红耳赤的抵挡那倾压过来的身躯。

    “特意嘱咐我离他远点,看来你和帝修有□!……”她情急之下只想把他的注意力引开。

    “这么看来,为夫有必要证明一下取向问题。”他勾唇贴近她的脸。

    局促的小空间。手指触到他胸口透过衣服传来的温度。他如月华重影般的眼神。

    贴近的,两人之间之余毫厘。

    以陌陷入一种短暂的迷离。长睫微颤,她轻轻阖上眼。

    却听他轻笑一声,端坐回去。

    “你……”她顿时大窘。

    “现在心理平衡了。”报复成功的顾禽兽心情极佳,“一个月的番茄蛋汤也不算很难喝。”

    恼羞成怒的以陌咬牙切齿扑上来,被他抓住两只爪子。

    “这可是校门口,安同学不怕恶行被人看见?”

    “对付敌人绝不手软。”一副包子脸。

    “车里太小。”他弯起眉眼,极妖孽的放软身段倚在椅背上,“不如换个地方,为夫任你为所欲为。”

    “……”她缩回爪子迅速出逃。却见顾钧青打开车窗,在身后说:“天气越来越冷了,多穿点衣服。”

    她顶着红彤彤的脸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狠狠瞪他一眼,挥挥手,一路小跑回寝室。

    没有小音的寝室显得有些空荡荡。李倩趴在桌上摆弄一件镶着羽毛的深蓝色华丽无袖长裙。

    原园:“这条裙子要搁在某国际时装周的秀场上,也算能拿个最佳创意奖。”

    李倩一手拿着502强力胶的小瓶,一手捡起一根掉落的羽毛,叹:“别讽刺我了,又不是我想穿这玩意儿的。谁叫话剧社的服装部大姐骨折了。那两个平日里只知道看着漂亮男生流口水的小丫头片子能给我捣鼓出一件不露胸不露屁股的衣服来就算不错了。”

    以陌吐槽:“好歹也是纯手工制作,再说你露胸也没什么看头。这次演什么?”

    李倩扬头:“哀家这次演《傲慢与偏见》里的伊丽莎白•班纳特。”

    原园:“哟,看见你这裙子,我还以为你要演《一地鸡毛》呢。”

    “……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李倩做美少女战士状,“话说,这几天都住在邻居大婶家的那位,今天看起来似乎很容光焕发嘛。”

    原园:“看来这位大婶在调节荷尔蒙上很有功效,还美容养颜。”

    以陌知道她们揶揄自己,也不解释,只嘿嘿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