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为君顾

作者:墨青城

    聚会散了的时候已经是夜半。

    在狐狸的百般阻挠下,顾钧青被迫放弃送以陌去512那三只的栖息地。

    路上,开着那辆夺目酒红色沃尔沃C70的狐狸问:“觉得他怎样?”

    “诶?什么怎样?”她迷糊。

    “别装傻了,越装越傻。”他习惯性的伸手去揉她的脑袋。

    她翻个白眼,想一想:“挺好的呐,我挑不出什么缺点来。”

    “所以,现在的小蘑菇是幸福的吧?”狐狸扮演狗仔队的角色问个不停。

    “……”她望着车窗外渐渐倒退出视线的夜景,那些像是巨兽的高大楼宇和鱼一样游弋在街道上的零落行人。不知不觉又想起他的脸。

    他宠溺的微笑。他无言的包容。他依旧在耳边萦绕的声音。

    ——我希望让你走进我的世界,也希望成为你的依靠。

    她抿唇。发出一个简短的鼻音。“嗯。”

    令狐遥眯起眼,缓缓的流露出一丝笑来。这笑太隐晦,在夜幕流光下若有似无。

    “那就好。”

    一梦沉酣。

    第二日一早,四个人被送回学校。鉴于那两辆奥迪A6太过显眼,四人选择停车在校门远处,然后步行回寝室。

    “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你睡在我边上,吓了一跳。”原园摇摇脑袋,“昨天真的喝多了。”

    以陌暗自庆幸:“亏得你在半梦半醒间认出了我,不然我估计你会一脚踹我下去。”

    李倩:“昨儿你不是跟着顾青青跑了么?怎么半夜又回来了?”

    唐小音:“是呐是呐,那可是有目共睹的金龟婿~逮住他做成龟鳖丸你就发家致富了。”

    “……他叫顾钧青。还有,为什么我回来了你们都有怨念似的?”

    “那是一种为民除害的共性。不过,作为害虫的你怎么能体会我们的心情。”原园目不斜视。

    啊,这个悲摧的世界……她扶墙。

    一抬眼,看见墙上贴着一张花里胡哨的硕大海报。

    下月八号“C大第三届炎阳杯校园歌手大奖赛”隆重开幕。

    下面罗列了一堆参赛资格、报名方式、赛制、奖励等内容。以陌盯着那行“前三名将有资格直接晋级不落炎阳举办的“放飞歌声”优秀歌手全国选拔赛的五十强”的字流口水。

    “小音”她上前两步狼眼灼灼的盯着唐小音,“来吧,让我们成就一夜成名的梦想吧~”

    开赛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而对于唐小音来说,首要的任务并不是准备比赛。她有些冰冷的手指抚过小腹,脸上一片哀伤。

    对于安以陌来说,单是坐在妇产科前等待就是一个焦虑不安的过程。她不断的看表,坐立不安。

    她反复忆起唐小音走进那扇门前的表情。

    那个温婉的姑娘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踌躇片刻,低头垂眸。

    ——我很爱他。但我不想留下它,因为它注定是个不会被爱的孩子。

    ——以陌,有时我很恨自己。明明知道是错的,还要一再坚持。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爱吧。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事。

    她这样嘱咐自己。

    以陌手指冰凉的交叉,弓腰坐着。她不知道那个柔弱的姑娘会不会很疼。会不会哭。

    以陌思量再三,矛盾纠结,最终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提示过后,嘟嘟的声音听起来愈加刺耳。她拧了眉。

    当顾钧青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陌”字眉梢眼角瞬间柔和起来。

    他几乎是在拿起手机的第一时间按了接听键,然后走出会议室。

    这样的表情让正在汇报工作的各部门负责人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迷茫。

    “他……刚笑了?”

    “没有,你眼花了。他只有在炒人的时候才会笑。”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炎阳要变天了……”

    “我听说……他好像在谈恋爱。”

    “咳咳咳咳……”

    “哎呀,李主管,你看你把王理事吓的,被茶呛着了。”

    “就算他找女人,也会找实力雄厚的企业联姻吧?”

    “我倒宁可相信他不喜欢女人。听说几次说媒都被拒之门外呐,章董事不是就碰了个钉子么……”

    “难道他是……哈?”

    “嘘……他来了。”

    四下里瞬间一片寂静。

    接了电话回来的顾钧青已然恢复了冷面,却貌似比刚才更冷了几分。

    “设计部主管,通知许戍五分钟内来我办公室。”他冷冷的说,“暂时休会,三十分钟后再开。”说罢留下惊异的众人离去。

    许戍站在副总裁办公室门前有些忐忑。

    据说是顾总有要紧事找他,但究竟是什么要紧事,主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一个劲的催他快去。

    他咽了口唾沫,敲门。

    “进来。”在窗前负手而立的男子神色清冷的看着他,吩咐,“把门关上。”

    “顾总您找我?”他有些不安,毕竟这是个以严格和严厉著称的人。

    “你,认识唐小音么?”单刀直入的问话。

    他一时怔住。

    “放你一天假,去第三医院看她。”

    许戍张了张口,却始终没说出一个字。

    “或者,把你的胸牌留下,然后离开。”结了冰的语气。

    许戍明白,这是最后通牒。他低头看了看左胸贴近心脏的地方挂着的那枚“不落炎阳助理设计师”的金色胸牌,空握了拳。

    那是所有年轻设计师的梦想。

    他的梦想。

    “我……马上去医院。”他步履虚浮的离开,在大楼门口撞见抱着资料的宋郁白。

    “许戍?这么急,去哪儿?”他问。

    “医院。”

    “你哪儿不舒服?”

    “是小音。”

    “她病了?”

    “流产。”

    “什么?你们……”宋郁白愣在原地。

    许戍轻叹一口气,不再停留,快步向外走去。

    赶到医院的时候,唐小音的手术还未结束。因为中途出现了一些状况,手术时间被一再延长。

    以陌坐在长凳上,姿势已经变得有些僵硬。

    “以陌。”他轻唤了她一声。

    女孩抬头向他看来,朦胧的视线渐渐清晰。“许戍。”

    他在她身旁坐下。两人一阵沉默。

    “抱歉,我不得不用这种方式找你出来。”她歉疚的咬了咬唇,“我事先发了短信给你,可你一直不回。但我觉得,这件事,你需要在场。”

    “虽然你差点让我丢了工作,不过。”他牵了牵嘴角,“看见你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来对了。”

    “你应该来这里的理由不是看到我,而是为了在这扇门里面的那个人。”她蹙眉。

    “或许是。”他挤出一个极难看的笑来,“我欠了小音许多。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只要相处在一起,慢慢的就能产生感情。直到我发现,我永远都不可能像爱着你一样爱她。”“我无法向她坦白,这些话淤积在心底,**变质。所以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并没有挽留。”

    她从最初的惊愕到神色冰冷,最后捏了拳。

    “如果可以,我真想给你一巴掌。但这里是医院。”

    “看来小音说的那句话是对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之所以你口中一再重复对我的爱,无非是当时我不曾与你走过那一段时光。”

    “我本以为你来能给小音一些安慰。现在发现,原来你并不能雪中送炭,不过是落井下石。”

    “你走吧。”

    说完,她再不看他一眼。

    “今日一过,这些话我不会再提。”他安静片刻,开口,“小音的一切手术费、营养费我都会支付。但是,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澄清一件事。”

    正在这时,一个手术室的门打开,一名护士叫道:“唐小音的家属,手术结束了。”

    以陌起身向门口走去,忽然听见身后男子急切的声音。

    “她住在我那儿的那么长时间里,我从未碰过她。”

    她停住脚步。

    “不论旁人怎么看,我只想告诉你。”只听许戍一字一顿清晰的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