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为君顾

作者:墨青城

    [世界]忘忧草:记者呢记者呢,现在魔城周围什么情况?已经打的血肉横飞无人生还了么?

    [世界]孤魂野鬼:你想多了……现在的情况是,决斗之前青君忽然喊了停……

    [世界]还猪格格:啊,为什么?他老婆跟来抢亲的跑了么?

    [世界]风吹PP凉:孩子,你会因为这句话招来杀身之祸。

    [世界]孤魂野鬼:具体原因不明,观望ing。

    场中。

    “虽然我个人觉得用173级挑180比较有乐趣。但因赌注是她,只好舍弃刺激求个稳妥。”青君冲帝修笑的人畜无害,“你不介意等我一分钟吧?”

    “随意。”那只很无所谓。无论做什么,反正,你会输。

    站在原地的青君身上突然有金光破空直冲云霄。

    众人一片愕然。

    然而更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光芒渐消的时候,另一道相同的光芒穿云直上。

    一道、两道、三道……接连不断。

    当第七道光影聚现,系统上出现了明黄色的公告。

    [系统]青君经刻苦修炼破重重险阻,终成正果,达到180级,成为全服第2位满级玩家,特此恭贺。

    以陌瞪大了眼,感觉到一种下巴即将砸在脚背上的巨惊。

    月蟾宝盒。

    那是种购买后直接与角色绑定的人民币道具。依照可储存经验的大小分为几个不同的型号,例如青铜月蟾宝盒储存经验的上限是50W,而白银宝盒上限为500W。他用的,应该是钻石宝盒,上限50000W。这些盒子的作用是储存并绑定经验,也就是说,在被人恶意杀害或死亡的时候,盒子里的经验是不会减少的,因此身负累累血债的白骨他们有时会用。盒子是一次性物品,用过便消失,而且商城里出售的价钱之高让人叹为观止。因此一般人宁可去买还魂丹或者聚魂丹来不掉经验的复活,也不会去买这种盒子来烧钱。

    青君的升级速度在棺材他们看来是比较缓慢的。因为当时他达到170级的时候,棺材只有158,而棺材170的时候,他才173。大家一直以为是后期升级所需经验太高造成的,现在谜底揭晓。原来他直接把那些可以送他到达顶点的经验封存起来了。

    这算是大神的亲和力么?

    肯定不是吧,以他的性格……恐怕是觉得在还未合区的重光楼服务区里,173的级别就足以无所顾忌的上天入地了吧。用“未满级”来挑起别人的胜负欲和竞争欲,一向是他的把戏。

    所以那时他直接对帝修发了挑战书。现在想来,那个“满级”他根本没放在眼里呐……

    白骨:“……偶靠!”

    背着棺材跳舞:“同上。”

    吃饱撑着杀杀人:“老子瞎了。被升级的金光刺的。”

    白月光:“我现在觉得他才是禽兽的典范,你们都不算什么了。”

    袖手的一帮禽兽已然恨的牙痒痒。

    此时此刻的青君还是那身银白色长袍。但相同的时装下面,却是与刚才天壤之别的装备。金色妖瞳打造的神品十五星满级套装。手上的杖也换成了落星的最终武器——“恋尘”。

    恋恋不舍相思意,为卿折翼坠红尘。

    天价高悬在商店里的恋尘终于被人握在了手里。

    实体化的它与物品栏格子里的那张小画片上完全不同。

    它并无固定形状,而是类似藤蔓一样缠绕在青君右臂上的苍紫色幻雾,流动中夹杂着丝丝雷光。

    在众人的讶异声中,帝修依然不动声色。

    “那么,开始吧。”技能点满的青君淡定的站在原处。

    亲眼目睹那场战斗的人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看见了整个《乾坤》中最顶尖高手的最精彩的对决。

    而同时,他们又是不幸的。因为两人的大范围BT群攻和跑动距离战使得多数围观人员遭遇了灭顶之灾。

    所谓高手看门道,新手看热闹。高手们无一不对两人娴熟的技法、灵活的跑位和多变战术表示拜服。而更多外行围观者则对战斗中两人烟花般绚烂的技能光效叹为观止。事后那场打斗的视频也被官方采用,成为置于主页的经典宣传短片。

    在裁判忘川彼岸说出开始的一刹那,两人无一例外同时开始施放合体技,打开狂暴。

    翼魔附体的狂化青君悬浮空中,不远处是水妖附体的狂化帝修。

    除了罂粟刺青的少数几人之外,其余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见帝修的狂暴形态。

    一样的悬空。不同的是,他整个人似乎被流动的水幕包裹在了一个巨大透明的蛋里。

    与翼魔的高攻低防相反,水妖的基本属性为高防低攻。

    按照极度完美的可能性论证,帝修走的是绝对防御的路线。所有的攻击都是依靠装备加上去的。而这正好跟青君的高攻王道相反。在HP的比拼上,身为落星的青君自然不可与血多的奔雷同日而语。因此,这场胜负的关键其实在于,青君的攻,是否能破帝修的防。

    先发制人。率先动手的人是青君。他向着远离帝修的方向飞掠过一定距离,然后站定,吟唱的是落星180级技能——弑神雷冽。

    这是落星职业攻击最高的技能。群攻,影响目标数无上限。引千万道雷落于目标范围内,附加本体攻击的800%,并且3秒内呈雷波状以500%——300%不等攻击力渐弱持续。一定几率附加麻痹效果,效果由技能高低决定。

    只见青君右臂高举,空中瞬时乌云密布。轰鸣雷声由小而大,如千军擂鼓。一道银色电光如巨斧劈天而下,正落在逼近的帝修身上。紧接着万道电光犹如飞箭流矢接踵而来,以帝修为中心光速陨落在地。一片滚滚尘嚣,刹那间将帝修的身形掩盖。

    失去目标的青君施放技能后迅速移动,却被数根忽然从地底窜出的黑色藤蔓缠住双脚。

    失去将近一半血的帝修眨眼间出现在他面前。

    电脑前的顾钧青皱眉。果然,他走的不光是高防路线,还附带了高敏。虽然没指望刚才的“弑神雷冽”能麻痹他五秒,却也没想到居然根本就没有中。

    奔雷有着绝对的近身战优势。与裂天不同,他的攻击值略低,却有着近身后的缚锁技能。犹如牢牢捆绑住猎物的蜘蛛网,挣脱时必然耗费心力。

    被锁的青君以自身为圆心释放出层层冰刺欲将脚下藤条斩断。那是“霜语清心”技能,一定几率消除自身不利效果。却只有一半被砍断消逝,另一半仍牢牢禁锢着他的身躯。

    随着一声声诵经般的低语,帝修开始吟唱。六朵妖冶的黑色莲花徒然从大地中浮现,花瓣燃烧似冥火,将帝修围在当中。

    空中逐渐弥漫苍茫雾气。六朵莲花焚烧成尘埃随风扬起,却蹁跹成幽魂般的万千黑色蝴蝶,密密麻麻停落在帝修的巨剑“断情”上,将一把银色的剑变为漆黑。

    暗光流转,帝修起手扬剑。一劈裂地,山河动摇。

    随着剑锋,那黑光直击青君胸口,打落他大半血条。

    一旁看着的棺材咂舌。原来这才是奔雷技——蝶舞幽冥最高级别的完全施放。自己所用时的形态远不如他这般气势,而且青君头上冒出的那一排红色负数,足令曾与青君PK过的他自叹不如。

    帝修一击得手,正欲乘胜追击施放连续技,却被青君“风雷影”所施放出来的□引走了攻击点。而此刻,毒藤时效已过,重获自由的青君再度与他拉开距离。

    雷龙啸海。青君的黑龙张牙五爪向帝修扑去。

    炎鸟逐日。帝修的火鸟离弦似箭往青君而来。

    跑位,躲避,尽量让所受伤害维持在最小值。追堵、拦截,不顾一切的将攻击力调整到最佳角度。

    以陌被迫端坐花轿之上,看着两人血条交替减少,心动过度呼吸不顺,却又做不到咬牙闭眼。

    因精彩迭起胜负难定而万分煎熬。

    两个身影时而缠斗时而分开,战线越拉越长,甚至将看客卷入庞大的技能圈中,横尸遍地,却无一人出声。

    仿佛一场华丽剧目,精彩到让观众屏气凝神,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战斗共进行了六分二十秒。

    在最后的一击里,只剩血皮的青君和还余少量血的帝修带着同归于尽的霸气各自施放技能。

    帝修身后出现巨大的冥王幻像,六只手臂上托冥火。那黑色的火焰滔天而起,以青君为中心焚烧开来。地上浮现出哀号着破土而出的数百手臂,那凄婉悲凉的吟唱声犹如骊歌,仿佛使众人须臾间置身修罗炼狱。寒意森森。

    而此刻,青君平展黑色羽翼,千万星辰拖着金色彗尾由空中陨落,化为一只金色雷兽,嘶吼天地之间,咆哮着冲向帝修。

    金色和黑色相撞,宛如激起一层层星点光芒的浪,覆盖大地。

    这是一种绝望的美,美的惊心动魄。

    火焰湮灭青君身影时,顾钧青轻叹一口气,把有些僵直的手指从鼠标上抬起来。

    这个对手,果然很出色。

    他有把握最后的“雷兽之怒”能让对方倒地,但是自己的青君号恐怕也挨不过那一击。

    两败俱伤。

    屏幕中的光效渐渐散尽。

    尘埃落定的焦黑色大地中间。

    两个身影,一立,一倒。

    他看着眼前的情景,失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