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为君顾

作者:墨青城

    今天无论是在游戏中,还是在现实里都发生了太多的事。这些事情混杂起来,搅得人脑袋疼。于是以陌早早就爬上床卷着被子睡了。一梦沉酣。

    第二天下起了雨,天空低沉沉的。因为没有课,四个姑娘睡的很迟,几乎赶上了中饭时间。后来四人都醒了,却谁都不愿起床。雨天有些窒闷的气压里,肆意酣睡是件极美的事情。这时李倩的手机在桌上响个不停,她懒得爬下床去接,便任由它响个不停,于是整个寝室环绕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诡异铃声。

    原园忍无可忍,一个枕头飞过去,砸在她脑袋上,说:“你接,还是我扔下去让楼下扫地的大妈接?”

    李倩很迅速的爬下床,看了看号码,接起来便骂道:“陆允,你个猪,吵着哀家睡觉了!”

    李倩和陆允是对冤家。然而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两好不容易结上,便解不开了。陆允人称C大第一王子。他比C大第一后妈李倩高一届,已然步入大四。两人都是话剧社的台柱,不同的是,陆允是王子的不二人选,而李倩却每每主动要求出演巫婆、后妈、恶毒女配等角色,美其名曰锤炼演技。两人在舞台剧《新编恶搞版灰姑娘》中结怨,理由是王子假吻后妈时不慎技术上失误,真的碰到了李倩的樱唇。此后两人在多部话剧中屡屡交手,最终由怨生爱,成就C大历史上最雷人的“不可能情侣”。

    在李倩的控诉下,在其余三人的谴责下,扰人清梦的陆学长很无辜的被抓了壮丁,请512寝室吃中饭。

    陆允订座的餐馆在学校附近,等四个妞穿戴整齐磨蹭到的时候,发现同桌居然还有一张陌生面孔。

    “这是K大话剧社的社长,沈瀚。今儿他来我们学校商讨话剧社联谊活动。”

    那是名长相清朗的男子,起身笑道:“能有幸和美女一起吃饭,今天运气真不错。”

    只听身后的原园冷笑一声,说:“K大话剧社美女如云,能做社长才是三生有幸。”

    众人均是一脸诧异,不料那男子笑意渐浓:“原小呆,我跋山涉水来见你一面,你不领情也就算了,怎么这么着急着挖苦我?”

    “沈大头!”原园狂躁了。

    在以陌以及众人的印象里,原园是一个如大神般的存在,成绩单上的那排成绩永远是广告系最高分的样板,遇事不惊的沉稳和干练从容的气度更是许多男生望而却步的理由。因为强悍如斯的人格存在,完全粉碎了他们大男子的保护欲和自我崇拜欲。

    第一次看见原大神的崩坏状,众人惊的石化了。

    “小呆,好久不见,你果然还是一样的呆。”男生伸出手,在原园短发的脑袋上揉揉,看见乱糟糟的一团头发,心情格外好。

    原园憋红了脸,狠狠飞起一脚朝沈瀚的小腿骨踹去。只听哎呀一声,男生抱着腿揉了半天,庆幸地冒出一句:“还好没踢到关键部位……”

    原园阴沉的说:“那你可得保护好你的关键部位,搞不好下一脚就中了。”

    沈瀚假作忧愁,悠然笑道:“那我只能下嫁给你,你毁了我的终生幸福,我也只好毁了你的。”

    陆允喷了。

    李倩僵了。

    唐小音夹起的那块咕噜肉坠地了。

    安以陌看着脸红成茄子样的原园,再看看一脸悠然的沈瀚,暗自叹息大神这个东西果然是神外有神的,原园妞这下估计要栽了。

    原园与沈瀚相识在一次初中的数学竞赛,沈瀚足足比她高出8分,夺了第一。从那以后二人时常在各类比赛中碰面,原园本就有不服输的个性,每次暗暗较劲,却总是以微小差距落后。终于在某次的物理竞赛上一举夺冠,谁知赛后的颁奖会上,沈瀚笑眯眯的坐在原园身边,说了句让原园怒火燎原的话。

    “小妞,我让了你这么久,才终于赶上一次么?”

    从那以后,原园的学习精神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而次那以后她却始终没能在任何一次两人共同参加的竞赛类活动超过他。

    两人大学前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xx杯高中生物竞赛上,他问:“这次你打算让我赢几分?”

    她怒道:“沈大头,这次要是输给你,我就把呆字贴在头上,绕学校操场跑三圈。我要是赢了,你跑三圈。”

    他一怔,笑道:“小呆,你这赌未免太狠了。”

    成绩出来前一天晚上,一向沉稳的原同学第一次因为考试成绩而失眠了。

    而那次考试的成绩却始终没有出来,因为出现了泄题现象,而被教育局叫停了。于是两人的成绩高下成了一个谜。

    填报志愿的晚上,原园接到了沈瀚的电话,问她报考哪所大学。

    她想了想,说“C大。”

    放榜时,原园则以全省第二的分数被C大录取,而沈瀚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被K大录取。从此两人在H市的两所大学各安一隅。听说入学后不久沈瀚作为交流生去了德国,不久前才回来。

    一顿饭吃的风生水起。在原园的不断挑衅和沈瀚的不断反击中,陆允和李倩一对冤家反而鸦雀无声的闷头吃,完全偏离了见面就吵的生活轨迹。

    饭后沈瀚颇有绅士风度的发出邀请,欢迎他们来K大玩。其余几人正要点头致谢,被原园一记白眼杀了回去。男生笑的无奈,告别时照例揉乱了原园的头发,然后踏着单车便跑。剩下原同学顶着一个狮子头站在风中咆哮。

    下午有课。以陌照例不去上,正打算与三人分道扬镳回寝室,没走出几步,却被原园叫住了。“陪我走走吧。”她说。

    “呃?嗯。”原大神逃课了,这等同于天上下钱的概率,被以陌碰到了,万分受宠若惊。

    两人坐在校园人工湖旁的八角亭里。原园问:“以陌,我们大三了,你规划过自己的未来么?”

    以陌想了想,说:“没有。在学校的日子总是单纯且愉快,让人忘了时间流逝。”

    “我和沈瀚从初中认识开始,比了这么多年,我总输给他。这次也是。当年他说要和我报考同一所大学,而最终他去了K大,我在这儿。虽然事后他解释是他父亲改了他的志愿,而我心里始终有个疙瘩。他去德国之前打电话给我,说‘在这段时间里,我会看明白我的心,也希望你看明白你的心。等我再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关于我们的未来,我希望听到你的答案’,今天他来了。”

    原园从来都是磊落的人,连谈起感情来也是如此。以陌安静的听后,问:“那么,你的答案呢?”

    她沉默了一会,轻笑起来:“我喜欢他。在这三年里没有变过。”

    以陌拍手道:“这下我们寝室的女超人终于嫁出去了……”

    原园利落的截断她的话:“可是,再见他的时候,我却犹豫了。”

    “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一直以来惦念着的,是我的构想,还是他原本的真实。在分别的这么长时间里,他是否改变了。或许我一直在望着他的背影,而当这个背影转过身来,却又这样陌生。”

    “也许你不必这样急着决定,你可以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来看清那个人。”

    “每当我遇见他,或是想到他,我就会变得不像我自己。这样无法自主的情绪不是我所需要的,它阻碍了我的镇定和冷静。所以我需要一个决定。”

    “原园,感情也是生活的一个部分。我因看见与那个永远处变不惊的原园不同的一个你而惊喜。放松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好么?”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放过自己?”原园忽然抬头,直撞上以陌的视线。她看见一个讶然的表情被放大,然后一点一点的隐去,消失在那张漂亮的面孔上。

    “我不懂你的意思。”以陌微笑。

    “宋郁白。”

    “那是已经结束很久的事了。”她平淡的说。

    “我知道那不过是你自欺欺人的借口。”原园黝黑的眸子安静的看着她,“破绽就在,你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没有一丝的动摇。这是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的结果。你打算就这样毁了你的生活?”

    “你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这些话从此之后我将不会再提。我将你视作姐妹,所以希望你看清眼前的路。而这路,终将由你来走,决定权在你手。安以陌,我只说这么多。”她起身朝学校走去,不曾回头。

    轻风吹皱湖面,扬起安以陌的长发,她闭上眼,沉默片刻,起身向寝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