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为君顾

作者:墨青城

    坐在电脑前的人一怔,身着夜行服的女暗影便脚下一顿,硬生生停在了分岔路口,左边是青蓝色的高大城门,右边,是通往120级以上怪物栖息地的羊肠小道。

    屏幕右侧不停闪动幽蓝的密语标记。刚才她一路狂奔,竟没有注意。她点开对话框。

    共有四条。

    第一条对话发起人是蓝色图腾里与自己要好的“梵高的向日葵”:“你怎么样了,我在帮里为你澄清却没人相信。你还是先下线吧,到处都不安全。”

    第二条对话是发起人是幻世聚义盟里的懒羊羊:“无痕出于无奈,蔷薇你不要怪他。能逃就逃,逃不掉就下线吧,掉级就不好了。事情总会过去的。”

    第三条对话发起人是与自己有过几次毒药交易的贵死人不偿命:“你卖给我的毒药制作人都是你的名字,根本不是其他人做的,他们诬陷你为何不反驳?”

    还有第四条,风过无痕:“抱歉。”

    他说抱歉。

    坐在电脑前的安以陌狠狠的拍着桌子,发出一个气吞山河的“靠”字来。把同寝室的三个人吓了一跳。

    “她怎么了?”唐小音把敷着绿泥面膜的脸朝啃着鸡爪的李倩同学望去,成功噎着了后者。

    “被调戏了吧。”李倩主观臆断。

    “不可能,她选的那个焦炭职业,根本没人愿意调戏。”一旁捧着雅思单词速记的原园目不斜视的辟谣。

    “那么,难道是她调戏未遂,被人断然拒绝了?”李倩再接再厉。

    “这个有可能,估计那男人说‘我不是断背’。”唐小音抬头看镜子。

    原园眼镜边闪过一道暗光:“我猜,那被调戏的男人风姿绰约的对她说,‘小帅哥,我也喜欢你。’”

    唐小音和李倩顿时星星眼,三人沉浸在腐的幻觉中不能自拔,完全忽视了那个气结冒出一个“靠”字的倒霉的家伙是个如假包换的女人的事实。

    安以陌的职业是暗影。她在加入了这个门派之后才发现,门派中零星的几个女角色竟也是男人在玩,女人几乎绝迹。因为这个职业太难操作,血少防低攻也不算高,群攻用毒范围小、伤害少因而练级难,高级制毒和高级暗器的材料也很不容易收集。另一个原因是暗影的衣服始终都是乌黑黑的,并且连带面巾,穿起来像个小强,极不讨女性玩家喜欢。

    所以,在《乾坤》里,女暗影等于人妖已经成为金科玉律。

    当时自己一时冲动选了暗影,是因为一个人。

    《乾坤》是安以陌玩的第一款网络游戏。六个月前这游戏刚开,新手村外的黄毛丫头愣头青似的奋力砍兔子,策马而过的30级狩魂路过,顺手丢了几件装备给她。现在想想不过是清理包裹罢了。自己便千恩万谢的做起了小尾巴,屁颠屁颠的跟着他进了小帮会,每天勤勤恳恳的交帮贡。等到30级选职业的时候,询问他的意见,他想了半晌,说,“帮里其他职业都有了,唯独没有暗影。高级暗影的麻痹、陷阱技能挺适合帮战,而且制毒制药的天分很高。”

    于是她立马跑去找转职NPC,做了整一天的变态任务,入了暗影门。

    那时他笑着说:“这职业不好练,不过不要紧,小蔷薇,以后哥哥走哪儿都带着你。”

    最初帮会只有七八个人,帮主是他,他们叫他大哥,一来二去的熟了,他们便叫她做嫂子。

    他听了,只微笑,亦不澄清。两人每日形影不离。他升级快,奔上70,她却还在50几徘徊,成天忙着炼药挖石头,一堆一堆的供给帮里的成员用。

    他感念她的辛苦,在落日峰上,帮众几个元老面前执起她的手,说,“等我上了100级,我就娶你。”

    那天安以陌红了脸,对着屏幕傻笑个不停。搞得原园她们以为她终于脑残了。

    后来帮战愈演愈烈,不得已与“蓝色图腾”结盟,实为依附。两方为示友好公开,互派一名成员去对方帮派中。对方点名要她,因她的炼药制毒技能级别较高。他沉默不语,她一时意气,咬咬牙去了蓝色图腾。他信誓旦旦,说等帮派强大起来便用轿子抬她回来成亲。

    不料一去便无归期。

    三个月的时间里,她在别人的帮派里看着他建立起来的“幻世聚义盟”一步步扩张势力,一点点吞并小帮,看着他的级别升上100。

    而他始终未再提娶她之事,亦再没有让她回来。

    直至后来在游戏上交谈密语也不过短短数句,便说忙不见了踪影。

    安以陌虽然有些呆,但不至愚笨。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几次找机会要与他说个明白,却被他避过。而这时,他与“暮色妖娆”的帮主暮色婉儿订下婚约的传闻越来越盛。

    两天前她终于得到他的答复,简约的很,如同这次一样,只有两个字。

    “抱歉。”

    那人就是风过无痕。

    安以陌那时呆呆的对着电脑,只觉心里酸酸的。想想搁在现实,这就是被甩了呐,于是憋屈的无与伦比。

    唐小音见她不痛快,安慰道:“别郁闷了,那风过无痕搞不好是一抠着脚丫子的络腮胡子大叔。”

    李倩想了想,很笃定的说:“你两名字不配八字不合。你一路旁的小破花让他的阴风一吹就凋零了,早散了好。”

    原园更是冒出一句:“咱们屋里的千年铁树精偶然怀个春还被惆怅了,真可惜。”三个人硬生生的把她那点小忧伤给恶心没了。

    安以陌低迷了几天,忽然发现自己在财富榜上居然排进了前50,于是提起了精神做生意,把自己的小破级别继续搁置着。每天挖药采矿、制毒制药制暗器,做出来交给帮里一部分,自己卖一部分,倒也风平浪静。“贵死人不偿命”君也是那时认识的,对方见自己的制毒技能高,常来光顾,给价也爽快,后来加了好友。

    彼时“蓝色图腾”早已不满“幻世聚义盟”的扩张,不再对己方俯首帖耳,加之近来两方摩擦不断,先是幻世的人抢了他们的小Boss,接着两方大打出手撕毁盟约,最终由蓝色发起了挑衅书。帮派战争有两种方式,切磋和挑衅。前者PK,胜方奖励较少,败方亦无惩罚。后者胜方帮派级别上升一级并获得奖励,败方下降一级并有一定惩罚。

    帮战之前两方的布置都是秘密进行,谁料打起来时幻世似乎早就知道了蓝色这边的战术布置一般,将他们灭了个干净,导致帮派级别掉了一级。

    这时“蓝色图腾”全员记起了那个早就被遗忘在角落的“人质”来,说她做间谍告密,又有人横插一句,说自己还给拿帮里的材料替别人做药制毒,顿时骂声一片。偏偏这陌上蔷薇一句都不辩驳,摆明了默认。于是蓝色雨将她一脚踢出帮会,并在世界上发通缉令追杀她。

    他们哪知道安以陌跑去校门口拿了快件,没赶上舌战群儒而已。

    此时的安以陌已经憋了一肚子气。这风过无痕着急着和自己撇清关系也就罢了,居然还和蓝色那群家伙沆瀣一气堵了她的退路。自己心里也知道此时下线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偏偏咽不下这口气。

    明明和自己无关,却要背这么大的黑锅。

    眼看隐身技能时限已到,安以陌转身往右侧的羊肠小道跑去,离城越来越远。

    道路曲折,黑衣女子在密林中穿梭,身后跟着尾随而来的一群凶神恶煞。蓝色雨的坐骑是神兽白泽,速度极快,此时陌上蔷薇身形已现,他紧跟在后,距离越来越近。

    女暗影发足狂奔,却开始走曲线,灵敏的绕过怪物攻击范围。这里的怪为魔攻怪,中远程攻击,攻击力虽然不高但有技能“麻痹”——30%令玩家定身3秒。以陌的生活技能都很高,因此常来高级怪栖息地挖草药,因此对这里的怪物分布很熟悉。而身后追着自己的一小部分人却被怪拖住。蓝色雨此时已经与她拉近到攻击范围内,正要放技能秒了她,陌上蔷薇却再度隐身,一时间,技能失去了攻击点。

    总算安全撑过了三分钟。以陌在电脑前弯起唇角。

    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逃杀。如此之多的猎杀者,和相对而言如此弱小的潜逃者之间的游戏。高度的精神集中让以陌感受到了逃亡的刺激。

    级别不高并不代表操作不好。相反的,她在鼠标键盘间的行云流水宛若指间的舞蹈,着实令人叹为观止。这是之前与表弟打联机对战游戏打出来的成果。

    她一路竭尽所能的潜逃,路线曲折,越来越往高等级怪物栖腹地而去。后面的尾巴越来越小,却仍锲而不舍,一派不灭蔷薇誓不还的架势。

    看见周围景色越来越像冬季,最终完全变为苍白雪地,陌上蔷薇也奔跑在了光滑的冰面上,她知道,离目的地不远了。

    她径直向着冰川上两侧陡峭雪壁中的巨大雪洞中跑去。游戏的画面美到极致,风卷碎雪席地而来。以陌仿佛在屏幕前亦能感觉到寒风凛冽的冷,手心却因紧张而微微出汗。

    她的身影在入洞前一刻便隐了身,然后轻巧的进洞躲了起来。

    洞里沉睡着139级的BOSS——冰谷巨龙。而此刻,它老人家醒着,跟一个身着白色银龙纹饰锦袍的人打架。以陌一惊,立即解开隐身状态,马不停蹄的向洞最深处跑去,三下两下跳上了一块突出的小山崖。

    只见她刚站稳,巨龙嘴里便吐出熊熊烈火,火势以焚天灭地的架势铺展开来,还未等蓝色雨喊出那句“别进去”,蜂拥而至的追杀队伍便前赴后继的没入火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