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大结局:没有落幕(全书完)

    玄灵和洛洛从游戏中消失了。

    整个重生很大。几乎没人能注意到区区两人的行踪,哪怕那是声名赫赫的重生第一高手也一样。但是如果是城主的消失,那就不是件小事了。

    游戏中也有放弃不玩的玩家,为了避免游戏的活动不出现断层,城主消失一个月后,系统将收回其名下主城,重新在自由主城中派任城主,开放给其他玩家展开争夺。

    也就是这个全服公告发出之后,重生的玩家们才猛然发现主城竟然已经荒废了一个月,一周后两人如果再不回归,青龙、朱雀、白虎三城就将刷新,恢复自由主城身份……

    玄灵和洛洛是多么出名的人物啊,那么风云的两个人,为什么会突然一起离开游戏?!玩家们都很迷茫。

    这一天的近午时分,一个留着金黄嘻哈短发的单眼皮俊美小帅哥风风火火的一脚踢开了民政局的大门,把手里的证件往办公员的面前一拍,使劲的擦了一把额上的汗,又连喘了好几口气,这才终于开口:“玛莉隔壁的,大嫂的户口本终于弄到,可累死老子了……那死老头真不省心。居然撑了那么久才被正式定罪,看来人家还是有点门路来着。”

    “翔少,这么远的距离你难道是一路跑来的?!怎么会喘成这样?!”办公人员甲好奇。

    “呃……”擦汗的手僵住,小帅哥也就是舞者狠狠的噎了一把。

    “叶少爷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这户口本到手,你大哥也不会再揍你了吧?!想想前阵子你被打的那个惨哟……啧啧啧……”办公人员乙疑似幸灾乐祸中。

    “呃……嗯……”

    “咦!翔少该不会是怕你大哥再揍你,或者是想表功啥的,所以这才故意做出一副辛苦状吧?!”

    “十之**,不过在我们面前表功也没用啊,你老大又看不到,难不成是想让我们转达您的辛苦?!”

    “我可是不敢跟那老大说话的,瞧人家那气势就发憷,我看啊blablabla……”

    从办公人员的随意度上来看,他们和舞者已经是十分熟悉了,自从前阵子民政局里来了一对要办结婚手续却又因户口本问题而卡住的男女之后,这舞者每天都要来替那个男人磨缠两下,人家也是真不敢给他破例的,现在法律程序那么严,谁敢乱给人开本啊。

    那可是结婚耶!又不是组个野队刷怪,随时都可以散伙?!

    舞者汗,大汗,听人叽叽喳喳的越讨论越起劲,终于忍不住苦笑:“二位,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好了,讲出来不是伤感情么……就为了这效果,我刚才停车后又在外面跑了一千米才进来的,你们多少合作点?!”话说要不是洛洛不扯证就死活不让老大碰。他哪至于被某x火焚身的男人给逼成这样啊!

    事情搞定,舞者也不敢继续在这里扮可怜,企图让别人帮他宣传功劳了,直接一个电话甩出去,拨到了玄灵的手机……木有人接,于是再拨,打座机。

    “喂?!谁啊!”叶老爹厉害哄哄接起电话,一边享受着自己老婆给剥的葡萄,一边大大咧咧的开腔。

    “我!你家小兔崽子!”舞者心情很不好,怎么自己老爹又赖过去了?!赖过去就赖过去嘛,你别耽误人家听电话成不:“老大呢?!”

    “在浴室!”

    “浴室?!”

    “嘿嘿……他刚又被洛洛从房间里赶出来了,现在在冲冷水澡!”叶老爹桀桀怪笑,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暧昧和幸灾乐祸。真是爽啊!难怪人家都说自己的快乐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看着小玄子被折腾,他咋就感觉是那么的神清气爽捏……

    “?#¥%……”舞者在电话那边一串低咒,抹把脸后无奈:“难怪老大的手机木有人接……老爹啊!如果你还想看到自己活蹦乱跳、聪明可爱又俊美无双的儿子的话,麻烦转告老大,就说安廉倾已经被正式判刑,终身监禁,我已经把安家的户口本拿到手了,请他现在马上带齐自己的证件。和大嫂一起来办手续,ok?!”他大爷的!自己可不想在这种玄灵明显心情不好的时候再去触霉头了,万一一个搞不好,那可是会死人的耶!

    叶老爹转头,冲着沙发边另外一个老男人吼吼:“林老头,你儿子的媳妇的老爹被抓了,户口本也到手了,你去通知吧!”

    舞者在另外一边听得想晕:“老爹,老大那到底还有多少人在啊?!”这几天他都留在市区里忙活着各种善后事宜,根本没有机会回别墅去,这么几天的工夫里,难不成所有人都到玄灵家去住着了?!

    安廉倾犯下的事虽说挺大,但是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取证和申请判决什么的都是麻烦事,不然这也折腾不了那么多时间啊。

    林老爹换手过来接电话:“小翔,大家现在都在,婚纱、礼堂、渡假地点和酒店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呢……你刚才说户口本已经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