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三百五十五章谁的樱殇

    日子真是没法儿过了!……在这一个瞬间。舞者和叶老爹几乎同时升起了泪奔的念头。

    “还有,我拍下了刚才无双她们聊天的demo,一会儿给你看,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你妈妈来了。”洛洛根本没察觉到舞者的不对劲,继续认真的报告着自己刚才一行的收获。

    “既然是跟无双有关的叶伯母,那绝对是我老母没错!”舞者非常认得清现实,郁闷颓然的开口说道。

    “哦!”洛洛点了点头,完全不能理解两人心情的欣喜道:“恭喜你啊!现在连自己妈妈都进游戏了,你是不是高兴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像是高兴得说不出话了?!这明明是郁闷,深深的、无奈的郁闷!舞者都想哭了,睁着一双朦胧的泪眼看着洛洛,哽咽了半天,终于强笑着点头:“嗯,高兴……”

    话一说完,舞者迅速泪流满面的别过头去,和自己亲爹缩到一边郁闷去了——这年头有苦还不能说,谁叫家丑不能外扬呢,憋着吧!

    “走吧!”玄灵对叶家的家丑也没多大兴趣,看见小姑娘貌似和他们谈完了,于是就开口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接着转身率先离开了。

    日子再艰难也得过。任务再没心情也得做……舞者和自己老爹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忧郁,终于不约而同的叹息了一声,收拾好心情,准备进洞。

    废旧的矿洞里光线虽然昏黄却不黑暗,两侧的洞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火把被插在墙上作照明用。所以走在里面的时候倒是不用额外的火把和法术照明。而且这里不像其他的自然山洞那样弥漫着一股潮湿的苔藓气息,充斥在大家鼻端的尽是干燥的灰尘的味道,山壁上也满是被开凿的痕迹,山壁边还堆满了碎石,应该是废弃后没人清理而残留下来的。

    看着边上堆着的那些边角碎料,奶油蛋糕就很有钻进去淘摸一番的**。在游戏前期的时候,此人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挖矿赚钱,这不仅是因为矿石在采集类材料中采集最值钱,更是因为矿工们在挖矿的时候,经常因为有些高级矿装不下而原地丢掉一些低级的矿石,或者是凿下一块石头却只取其中一部分高级矿,对没掏出来的低级矿视而不见。

    奶油蛋糕前期挖矿技能不高的时候,经常进了洞就钻边角废料堆,从中间摸巴摸巴就能摸出一堆低级矿石来。然后积少成多的统一送回城去卖掉,往往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于是,这也就养成了奶油蛋糕见到原石堆就想钻的毛病,不钻进去看上一眼他就挪不动步,就手痒痒。

    “奶油!走!”玄灵显然也很了解奶油蛋糕的这毛病,冷冷的瞥过去一眼,强势命令此人跟上不要掉队。

    这会儿因为前一批人进去过的关系,路上的沿途小怪都被清掉了,不趁现在进去的话。一会儿还得多费些手脚。所以,玄灵当然不可能允许奶油蛋糕把时间浪费在捡破烂上。

    “……好。”奶油蛋糕艰难的应了一声,依依不舍的又看了那些碎石堆一眼,终于忧郁的转身离开,跟上了前方玄灵几人的脚步。

    “走过这一段路之后,大概三百米的样子,就会进入一个更大的矿洞,洞口那里是两个精英守门boss在把守,里面的洞高大概4米左右,宽度能容十人并排。以那些先进来的人的实力,我估计那两个精英boss应该不成问题,现在估计他们已经打过了,就在第二个洞里。”舞者向队伍里的人介绍矿洞里他已经探过的部分。

    大尾巴狼在洛洛的好心邀请下也入了这支队伍,不然他得是孤家寡人独闯矿洞。所以,这会儿舞者在队伍频道里介绍的信息大尾巴狼也能听到,想了想,问了一句:“你沿路有没有发现洛洛被收走的武器是放在哪里?!”

    这话一出,队伍里除洛洛以外的其他人皆以古怪的目光打量他,尤其是林老爹的眼神儿更为诡异。林老爹盯了大尾巴狼半天,把人家看得浑身不自在之后才颇有深意的开口:“我儿媳妇的武器有我儿子操心,不劳你挂念了。”

    大尾巴狼闻言。当场泪流满面——爹啊!不带您这么偏心的,我也是您儿子……

    眼看林老爹pk掉大尾巴狼,某狼萎靡,舞者这才嘿嘿笑着把头又转了回来,给玄灵继续介绍:“一路上这条路都没有分支,我看过,除boss和小怪外再没有其他值得留意的地方了。我估计大家被收走的武器和被绑架的执事应该都是在矿洞的终点那一段路。”

    “嗯!”玄灵微微颔首,淡淡的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于是任务完成的舞者退到后面,拉着自己老爹去嘀咕自己老叶家的家事儿去了。

    由于有大尾巴狼的存在,再加上舞者这个活跃气氛的第一人现在有点儿不在状态,根本没心情开口笑闹。所以这一路上,队伍里的人都是走得憋屈非常,有心开口说话吧,不知道该起个什么话头才好。有心笑两声缓解一下气氛吧,又怕自己笑得太突兀,被人当成二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