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二百七十九章npc

    如果是外面的npc在面对这种死皮赖脸的追问时。一定会严词拒绝,或者狠狠的耍对方一道。可是现在逐鹿天下的这对手是个npc中的宅男,自然就不可能这么有经验了。

    于是,在和逐鹿天下瞪眼互看了好一会儿后,npc终于憋不住的表示立场:“别看我!你们要自己找出小怪的弱点,平安把我带出迷宫,这是混沌主神定下的规则!”

    “我们救了你,你也得有点表示啊!要不我们多亏啊!”舞者凑上去跟着搅浑水,他经常这么干着从npc手里捞好处,这业务熟练得不行。

    “可是……这、这是规则啊,我不能破坏的。”npc头大得不行,感觉和这群人说话真tmd费劲,他们有这工夫在这唧唧歪歪和他墨迹的话,还不如四周查看一下,那线索又不是很难找。

    “不干,我就要你说!要不我心理不平衡!”舞者倒是真和他较上劲了,这小子有经验,只要能把这npc的嘴撬开,不止是现在的对战,后面的一段路都会很好走。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比如说有一清廉奉公的会计。从来都是兢兢业业的工作,可有一天,他家小屁孩儿感冒了,正赶上这清水会计兜里正好没钱,于是从公款里就顺手拿了一张大票给他孩儿挂号买药,事后自己再掏腰包补上。

    接着又一天,他家黄脸婆路过他工作单位,让这丫的拿菜钱,她好在回家路上顺便买菜,这已经摸过一次公款的会计一想,菜钱值当多少啊,自己回头再补上就是,于是乎,又顺手掏出几张大票给他媳妇儿……

    就这么一顺手二顺手的,顺到最后,这会计的钱也就越摸越多,直到摸得他卖内裤都补不上,结局就只能是“哐当”一声入狱了。

    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个问题,当人开始有让步和松懈的意识之后,这个人就会不自觉的慢慢越让越多,直到最后失去原则。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就是这么来的。

    舞者现在就是非让那npc先拿上根针不可,只要先头把这口子一开,接下来他才好忽悠着这傻*按着他的想法继续堕落下去,有个能提供情报的npc在,大家得省多少事儿啊!

    这npc虽然因一直关在牢房里而显得有些不善和人亲近,但从本质上来,他还是个纯洁的npc。碰到这么不纯洁的舞者同学,当时就没辙了,找不出什么应对的方法,只能垂死挣扎的再次强调原则:“你……你心理不平衡也不行,这是主神的规则!”

    “主神的规则是啥啊?!”舞者好奇。

    “规则就是我在迷宫中不能为你们提供任何线索和提示!”npc又一次重复。

    “可你刚才明明提示我们说前面有怪了!”舞者指责对方说谎。

    “主神规定,如果我觉得自己有可能受到牵连的话,可以自行躲避或者给予适当提示!”npc一听对方提起这事儿就想哭,就像在八卦阵中时一样,一般遇到被困住或有危险的局面时,他是可以自行找个安全地方躲起来的。可洛洛这姑娘好心得忒过了,直接把逐鹿天下安排到他贴身保镖的位置上去,狠狠的把他监视了起来。

    眼看着自己就要和这帮傻*一起冲进怪群了,只有一条生命的npc这才万不得已的提供出了一些信息。他们当他是自己愿意说的吗!

    “刚出华容道的时候你也教了我们怎么阻截怪群啊!那不算提示?!”洛洛也好奇。

    npc瞪过去一眼:“你们还好意思说,那些怪都快摸到我了,我可不像你们那样死了还能再活回来!”

    “也就是说,如果在你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系统规则允许你以保存自己为前提条件,其次才是提示线索的保密度?!”舞者摸摸下巴,笑得十分**。

    “大致上是这样没……你想做什么?!”npc的头刚点了一半,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于是立刻掐断了自己口中的话。谨慎的扭头看舞者。

    舞者笑着不答,而是先看了一眼玄灵,在看到玄灵微不可见的颔首表示任由自己动作之后,得到许可的舞者同学突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那npc的胳膊,同时另只空着的手朝旁边一伸,意气风发的下令:“小的们!拿绳子来,绑了这丫丢前面的小怪路口去!”

    群众们只短暂的怔了一怔之后就反应了过来,纷纷狂热的点头喝彩,十分之配合。而那npc则是在刹那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大爷的!还有这招?!

    这个纯洁的npc那纯洁的思维中,实在是无法相信玩家们居然能做出这么缺德的事情。于是,抓人、绑人、牵绳……npc一直半信半疑的没有表示。直到最后一步时,舞者抓住那根牵在npc身上的绳子,防止他逃跑,并且准备一没丢准就拖回来重丢。而pink娃娃的副手骑士则站了出来,抱起被绑好的npc就打算表演个**版标枪投掷。

    到了这一步,npc终于相信了玩家们的无耻是他所无法抗衡的,连忙冷汗直流的叫停求饶:“住手住手住手!老子说!tmd老子全都说!就算你问老子穿啥颜色的内裤都行!他大爷的,放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