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二百七十六章被牺牲的人?!

    可不就是阴人吗!那血条只有头发丝粗细。简直就应该叫血线。要不是后来小怪掉血多了,一条条半明半空的血线聚在一起比较显眼,任凭谁也发现不了啊!

    用视觉来欺骗观众,让人不敢出手,这简直就是损到家了。

    可是阴人归阴人,大家却不会想当然的以为后面出现的小怪也是这种不用标注弱点的类型。毕竟照玩家们的经验来说,智脑并不脑残,暂时也不会出现啥进水了烧糊涂了之类的意外,用这个盲点作为心理战术,估计也就这么一回了。后面的小怪,还是得找弱点。

    “大嫂,你们到底有谱没谱啊?!有把握找到弱点吗?!”舞者首先怯怯的提出疑问。这孩子实在是被折腾怕了,虽说上一战并不算是智囊寻找线索不力,但她们没第一时间发现到小怪掉血也是事实,要不大家也不能被玄灵贬得这么灰头土脸啊。

    “这个……”洛洛忧郁了,不敢就这么下保票。

    结果其他人一看这姑娘忧郁了,顿时变得比她还伤心。没办法啊,一想到后面可能出现的无敌小怪,或者幻想一下自己在迷宫里绕来绕去都出不去的情景,大家就没法不伤心。

    就在气氛正沉闷间,负责收拾战利品的奶油蛋糕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个小布头:“咦?!大家怎么了?!”

    “东西都捡完了?”舞者回头瞥了奶油蛋糕一眼,兴致不是很高的开口。

    “嗯!发现了这个,给你们的!”奶油蛋糕走了过来,把手里的小布头往舞者手里一塞,随口说道。

    “小蛋糕,你无耻到家了!”舞者拿着布头,看都不看一眼的鄙视奶油蛋糕:“以前你多少还会把符合我们职业的装备道具拿出来,只私吞其他职业的东西,这些我都不跟你计较了,现在居然拿个烂布头就想打发老子?!干嘛啊这是,老子不缺内裤!”

    “……”忧郁中的洛洛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远离了舞者一段距离——这小子太无耻了!

    “放屁!这是任务线索!你别在大嫂面前破坏我的光辉形象!”奶油蛋糕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舞者,如同电视剧里被反派泼了脏水的正义英雄。

    “任务线索?!”洛洛眼前一亮,连忙想从舞者那儿把布头拿过来看看,结果手一伸,立马被系统警告了,其意思大致是说她没经过别人允许就试图从对方怀里抢走其私人物品,所以特别严重警告一次,如有再犯,立刻通缉判刑,罪名强劫犯……

    洛洛无语了,同样收到系统提示的舞者也无语了。玄灵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他经常被警告,只是没被逮捕归案过。沉吟了一会儿,这老大摸摸洛洛的脑袋淡然放话:“没事,我帮你暴出来!”

    舞者一听,小脸立刻惨白。二话不说的把布头往洛洛怀里一丢,刺溜一下缩到人堆后面去,打死也不肯再冒出头来。

    洛洛现在也顾不上他,拿到布头就摊开来,和其他几个人一起研究了起来。

    “华容道?!”几人把布头拿到眼前一看,首先入目的就是一个大方框,方框里还有几个大大小小的五色格块,最左上角的那个格块中间特意用阴影线描实了,一看这图案整体就是标准的华容道游戏。

    包括洛洛在内的这几人顿时愣了,这是个啥状况?!

    华容道是一个挺经典的游戏,在场的人小时候都玩过,即使没玩过的多半也看别人玩过,实在是不知道这游戏的那一些人已经沉默了下去做高深莫测状。所以几人现在不解的,并不是这游戏的玩法,而是它出现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这里有几行小字,大概意思就是说那阴影部分关了个人,也许和任务有关吧?!”洛洛指了指阴影部分。

    “那咱们还得先去救他?!”pink娃娃诧异道:“这不是补天之处吗?!要关押人应该也是啥罪大恶极的吧,这样是不是有点前后矛盾啊。”

    “补天之处的守护关卡还是吸血鬼负责守关的呢,估计这地方正邪标准和地上的不一样。”洛洛小声咕哝着:“而且被关起来的未必就是坏人,既然有这么个npc,那么去见见还是有必要的。”

    “不对吧。万一那是啥本来不用打的boss呢?!毕竟是补天之处关押的,没准儿穷凶恶极得很。我还是觉得……”舞者从人群后探出个脑袋来也想发表意见。

    “救人!”讨论还未开始炒热,玄灵就已经平静的吐出了两个字来支持洛洛的决定,同时把舞者已经发表到一半的意见给拦堵了回去。其他同样想辩论一下的人们窒了窒,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心情复杂的全票通过——他大爷的!果然是枪杆子里出政权,这禽兽完全是剥夺了其他人表达意见的权利啊!

    想救人,那首先也得找到图上这华容道到底在哪儿,经过群众们的一致讨论,最后大家走向了刚才小怪扑出的那个路口,一路走了几分钟后,大家面前就出现一个单人房大小的石洞,洞口被木栅栏锁住,在木栅栏外,有个小小的传送阵,而木栅栏内,则关押了一个男人。男人身后是三面平滑的石壁,墙壁夹角间有缝隙,看起来并不是浑然一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