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二百三十七章烟火

    任务?!一说到任务。玄灵又开始小心眼了,想起了自己原本分派过去,却被人“忘掉”的那个任务,忍不住皱了皱眉,再次旧话重提:“上次的任务,你究竟做了多少?”

    这人怎么还没忘记这一茬啊?!乔克一听对方又提起这事儿,当时就郁闷得不行,窒了一窒之后,无奈的回答道:“您下达的是扰乱任务,我本来是从一开始就直接将目标定在刺杀城主身上的,结果……”说到这里,乔克顿下口中的话,以一种“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纠结表情看着玄灵,期望对方能体谅自己的难处。

    杀手公会发布出来的任务,简单概括就是杀人,但如果是要细致划分下来的话,在大型的杀手任务中还是有一些分类的。

    杀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要问起这个问题,人们给出的回答恐怕会有很多,比如说以个人的立场来说,最常见的目的就是报仇泄愤,这种目的相对来说比较厚道。波及面比较窄,就只是为了杀那么一个人而已。任务完成之后,就再没有其他了。

    但在更多的时候,杀手完成一个任务后所带来的破坏是一连串的,比如说,一个玩家被人雇佣杀手杀了,那他兄弟朋友们肯定不服气,大家再在一起推测可能会有的仇家,然后再报复回去。如果场面再大点,说不定那个被杀的倒霉蛋还有个帮会或佣兵团什么的靠山,那参与破坏报复的人又会更多。

    这样的情况发生之后,在很大的程度上来说,就会造成一定的秩序紊乱,甚至可能出现因一个杀手而引发出的一连串血案。

    反正玩家们都闲嘛!各个职业学到的那些风骚技能如果不能拿出来晒晒的话,那多让人憋屈啊,更别说还有个“兄弟义气”这么热血的理由做借口了。

    所以,从这些影响面来说,杀手的任务更本质的概括并不是杀人,而是破坏,破坏一个人,破坏一个组织,破坏一次行动计划,甚至是破坏一个秩序。

    因此,在大型的杀手任务中,就有了许多细化分类,有最简单的指定目标狙杀,有控制某一段时间内的某一场合任务。更有玄灵曾经指派乔克去完成的这个制造混乱的扰乱任务。

    乔克倒是挺大气的一个孩子,人家给他下了扰乱任务,他居然就想到了直接去刺杀朱雀城的城主。这种考虑方向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什么不对,甚至可以说是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不管是哪一座主城的城主突然消失,都一定会造成当地最大的混乱。

    可问题紧接着就出来了。这个方法很能从根本上彻底解决问题没错,但却“彻底”得太过火了一些。

    一城城主是那么好杀的吗?!即便是玄灵这样的人,都还要跟对方耗上好一阵子才能解决掉对方,更别说乔克只是一个并不算出彩的杀手了。

    原本玄灵发布任务的时候,只是为了方便自己等人在朱雀城活动的时候不要因为狙杀十字荆棘的事情而招来太多的士兵,所以这才会只派出乔克这么一尾小杂鱼,其目的也不过是随便的拖拖时间就好了,并没有指望他能真弄出什么太大的动静。

    谁知道这乔克居然把自己的任务看得还挺重,其他的小打小闹什么的,人家他大爷的根本不屑折腾,直接把最终目标直指朱雀城主,这才导致了不仅没帮上玄灵任何一个忙不说,到最后还直接拖到了任务目标被人解决、自己任务失败的下场。

    这会儿听着乔克一说,玄灵眉角一挑,总算是明白这孩子之所以毫无建树的原因了——心太大!

    玄灵当然知道朱雀城主是死在自己手里的,他还不至于老年痴呆到把前一阵才杀过的这个超级boss给忘掉的程度。于是在听完后,这男人脸色平静的开口。以笃定的语气不咸不淡的对对方的此次任务做出了最后总结:“也就是说,你什么都没做?”

    乔克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去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我知道,不管怎么说,我没完成任务都是事实。”

    “那你这么长时间都做了什么?!”玄灵的口气开始有些冰冷了,嘲讽般的勾了勾唇角:“一直在做着刺杀的准备?!”那个“一直”二字,被此人恶劣的咬重了读音,再次暗中指出并强调了对方从接受任务到现在都没有作为的事实。

    “呃……如果硬要说的话,我破坏了一台城防机械算不算?!”乔克郁闷的保持着垂头姿势,脚尖无意识的在地上蹭啊蹭的,此时看上去倒不像是一个杀手,而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后正被大人责罚的无措小孩儿。

    “破坏了城防机械?!”这回,玄灵还没说什么,洛洛已经在旁边插嘴了,语气中写满了好奇。

    这姑娘前几天才从士兵手里得到一台投石弩车,乔克不提的话她还没想起来,自己的弩车和士兵们都还留在不冥之域那边忘记收了回来,不知道现在这帮脱离管束了的百人禽兽们会不会推着弩车去哪里冒充山大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