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二百三十四章你输了

    鄙视归鄙视,小九和奶油蛋糕倒也早听说过李墨的事情。一听是那妞,当时就趴到墙边探出脑袋研究了起来。

    李墨和她手下的姑娘们都可以算是朱雀城里比较出名的人物了。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帮姑娘都是清一色的杀手,而且接任务和完成任务时绝对不会露脸,统一的夜行衣加蒙面巾打扮。

    只要这些女人们换上普通的装备,立刻就能混进大众人群去,谁也不会知道她们是墨者的人。这样的行动习惯,也方便了姑娘们同时加入其他势力或组织中,套取情报。

    谁也不知道自己身边认识的人中,会不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墨者的人。

    就这样,这些姑娘们像模像样的营造出的神秘莫测的对外印象,有时候就连朱雀城的玩家们自己想想也觉得挺渗人的——这是游戏没错吧?!怎么有种穿越到古代江湖的错觉呢?!

    李墨自己只想着体制化管理,却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会给游戏玩家带来这样的冲击。不过说来其他人的反应也很正常,一个人进游戏不好好玩,非要搞得跟现实一样诸多束缚,在其他人眼里可不就是有病吗。

    此时的李墨就是没穿着夜行衣的样子,瞬间化作平凡玩家中的一员,虽然五官依旧亮眼,却根本没人能猜出她就是墨者那个声名赫赫的头儿。

    而舞者也就是看着这么一张熟悉的脸,才第一时间把小九和奶油蛋糕都拉到了墙后,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老子不想和那娘儿们打招呼。

    小九在墙后看着李墨盯了大半天,眼睁睁的看着那姑娘在一个玩家摊上看来看去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挑拣着什么,半天都没有走的意思,终于有点忍不住了,扭头不耐烦的问了一句:“那妞儿干嘛呢?!”

    “我怎么知道!顺便问句,你眼睛看哪儿呢?!我又不站那儿!”舞者声音同样不怎么舒服的传出,却不是在小九转脸的方向,而是在他的正后方。

    小九恨恨的一咬牙,把脸又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却始终只能看到一团空气:“靠!谁叫你心虚潜行了,我这不是不知道位置吗!”

    “老子心虚?!”舞者其他话没听到,就听到这么个敏感词了,瞬间像被踩中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尖叫道:“老子有什么好心虚的?!”

    舞者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拿来和李墨相提并论。如果说还有什么比这还要让他讨厌的,那就莫过于被人认为李墨能压他一头。

    这会儿听着小九的话,这孩子当时就不爽了,而心情失控之下,音量自然也失控了。

    李墨是什么人?!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对周围环境异常敏感的杀手一名。不仅如此,还是杀手中的翘楚,杀手中的头目。

    刚才小九嚎的时候她虽然也听见了,但因为声音不熟悉的关系,所以这姑娘也只当是哪个玩家在街头争执什么的,没多去在意。

    这会儿舞者一嚎起来,那在李墨耳中听起来可就不是同一个概念了。

    在李墨的头脑中,对关于那小混球的印象可是记忆深刻啊!深刻到一看到或听到与舞者有关的信息时,这姑娘就恨不得扑上去咬这小王八蛋一口。

    “霍”的一声,李墨突然从一直蹲着的玩家摊位前站直起身来。明艳的五官也扭曲着,一脸咬牙切齿的仇恨样子,好象刚被男人玩大了肚子又甩了一样,看得随着她的起身而条件反射的跟着抬起头来的那玩家摊主都忍不住跟着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往后蹭了一步。心里还莫名其妙着不知道这姑娘到底是咋了。

    还在墙后猫着的那三人根本不知道刚才简单的那么一声就能让自己曝光,这会儿也没继续盯着外面的情景,依旧忙着讨论关于“舞者到底是不是心虚”这个问题。

    没想到的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多说上两句,一道速度极快的曼妙身影就突然闪到了墙后,自三人之间强势插入,一股一往无前的大无畏气势,狠狠把这仨孩子震撼了一把。

    “这、这……”奶油蛋糕最可怜,被猛的冲到眼前的人影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想这孩子最近一段日子以来,除了和钱打交道比较多以外,偶尔出去参加个聚会啥的,见的那莫不是教养良好的名门淑女,早就忘记了世界上也有一种可以让人觉得她很纯爷儿们的女人,冷不丁的碰到李墨这样风风火火的泼辣货,还真让他不是一般的别扭。

    小九就不管那么多了,直接眼睛一瞪:“你干嘛?!”

    李墨才不管这两个人,站定在三人面前之后。眼珠子转了一圈,左右张望了一下,却怎么也找不到舞者的位置,当下就恨恨的一挑眉:“舞者!我知道你在,给我滚出来!”

    “找我?!”舞者的声音带着玩世不恭的嘲弄从一个方向传出,李墨一听,当时就立刻转身,冲着那边继续吼:“躲躲藏藏的见不得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