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这……玄灵会不会因此而生气啊?!

    犹豫了又犹豫,洛洛低着头纠结得不行,伸出的指头也一直在唤醒键周围游移着,抓来挠去的抠着游戏舱的外板,始终下不定决心。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洛洛,甚至根本没有留意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游戏舱已经悄无声息的打了开来,里面的男人早已经坐起,眼神瞬也不瞬的看着游戏舱外那个蹲在地上垂着脑袋伤神的这个小姑娘,一言不发。

    “在想什么?”

    一片安静中,突兀的传出来淡淡的问话声,吓得洛洛差点条件反射的拔腿就跑。

    看见眼前的小兔子一跳而起,一脸惊慌的似乎打算转身跑掉,玄灵眼中闪过一丝好笑,眼疾手快的飞速出手,一把就将那个小姑娘捞回了游戏舱旁边。

    “在想什么?!”撑起身子,隔着游戏舱探出双臂的玄灵,把跪坐在地上的洛洛轻松的收进怀里之后,这才低下头又重复了一遍。问话的同时,他心里其实已经隐隐有了答案——还用想吗?!看她那鬼鬼祟祟的小模样,绝对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呃,那个……你醒了?!”洛洛心虚的别开视线,不敢和头上那双仿佛能洞悉一切的冰冷眸子对视。支吾的同时已经快被吓哭了——怎么了这是?!他不是应该还在游戏里吗?!

    “嗯,醒了。”玄灵淡淡的随口回了一声,并没有打算让对方就这么敷衍过去,再次重复问题:“你刚才在想什么?!”

    “那个。你去做的那个任务怎么样了?!”没听到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洛洛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试图转移话题。

    “完成了,你刚才……”

    “那个,你饿不饿?!”

    “不饿,你……”

    “我们……唔!”

    小姑娘的声音突然消失,整个世界一片安静。直到良久之后,玄灵才慢慢的将头抬起了一些,离开了眼前被他吻得肿胀的那双娇艳的唇瓣。伸出舌尖去描绘着那优美的唇线,带起手下那软软的身躯也跟着一阵轻颤之后,他复又再次将自己的唇覆上那柔软的双唇,并不吻下,只在上面辗转轻磨,诱惑般的低低开口,轻声叹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她做了什么?!是被做了什么好不好?!洛洛被唇瓣传来的阵阵酥麻给磨得大脑都变成一团糨糊,哪还有本事把对方的问话有逻辑性的整理出来?!

    对方的每一次呼吸,都带起炽热的气息,让洛洛也感觉自己似乎要融化在其中,薄唇的每一次开阖,也带起了一丝丝麻痒的触感。可怜的小姑娘早就忘记了自己进来前要坦白的事情,也忘记了现在的情况对她而言似乎有些危险。

    虽然游戏舱有点挤了,但应该装得下两个人吧?!玄灵抽空向周围扫了一眼,第一次痛恨起自己当初把游戏舱搬进书房的决定来——啧!居然少了最重要的那件家具!

    玄灵将身体又探出了些,同时紧了紧双臂。正要将小姑娘早已经软成一团的身子抱起的时候,房门“砰”的一声被狠狠的砸开,李墨惊慌的声音也同时传出:“不好了死变态!洛洛不见了,哪儿都找不到啊!会不会是安家的人来这……呃!”

    房间里,洛洛的半个身子已经快要倾进游戏舱中,而玄灵的手臂还正缠绕在她的腰肢与后背之上,两人的唇此时已经分开,但只要不是眼睛瞎了的人,都能轻易的看出洛洛眼神中的迷离和唇瓣的肿胀……tnnd!这明显就是被狠狠滋润过的样子啊!

    玄灵隐忍的垂下眸去,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转到门口的李墨身上去,免得一个忍不住就火大的灭了她。

    而洛洛则是愣愣的看了李墨半晌。许久之后才在对方惊讶愤怒到几乎扭曲的表情下回过神来,“啊”的低呼了一声并站起身来,惊慌失措得像是正在被猎人追赶的小兔子一样,跌跌撞撞的冲出门去。

    挡在门口的李墨根本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撞得眼冒金星,等她站稳身子重新看向房里时,玄灵已经从游戏舱中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她开口道:“擅自闯入他人房间,罚款联盟币一万,记过一次,再有最后一次就滚蛋。”

    李墨额角青筋直跳,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分明俊美如天神,此时在她眼中却已经成了猥琐的代名词,憋了半天,这姑娘才终于憋了个“靠”字出来,恶狠狠的瞪过去一眼,放话道:“你tmd给我记着!”说完,恨恨的转身,离开前还不忘把房门又给狠狠的甩上,带出了一声巨响。

    这死变态吃了她家的洛洛还敢跟她嚣张?!她先不跟这变态计较,关键是要去把那小姑娘揪回来,问问对方到底被占了多少便宜先!

    李墨忿忿的下楼,直扑洛洛的卧室,找人说教去了。

    半小时后,当心力交瘁的洛洛终于得以重新回到游戏时,早已经精神恍惚得不知今昔是何昔了。

    刚一上线,不冥之域里早就在关注着这个小姑娘行踪的那位长老同学已经在帮派频道里发了个信息过来问安,顺带着也期待的问了一句:“大嫂,你联系到老大了吗?!他什么时候回帮派啊?!”

    本来还有几个人说话的帮派频道中顿时一片静默,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洛洛的回答。

    良久之后,就在大家都怀疑洛洛是不是出现了传说中古早游戏才会有的掉线现象时,小姑娘委屈的啜泣声才传了出来:“呜呜……我忘记了……”

    “……”众人一起默了,而后汗了。

    对,洛洛下线后本来是打算说这件事没错,但哪想到后来计划中途有变,她先是被玄灵以强悍的某技能攻击成了眩晕状态,之后又被李墨以更强悍的某技能攻击成了失神状态。直到再回到线上听到人询问时,这位早已经失血到0的战败姑娘才终于复活。想起了自己被判定上失败标签的这个任务——说服玄灵加入不冥之域。

    呜——不是我军太弱,而是敌军太强!

    更无耻的是,这一男一女是车轮战啊!

    “那个……”沉默了许久的长老同学终于又在频道里冒头了,听声音似乎隐约还有些无措:“忘了就忘了,下次再说也行,大家都没怪你的,你别哭啊……”估计他是怕在将来的某一天,“自己等人惹哭洛洛”这件事情会不小心传到玄灵的耳中去吧。

    呜……她哭不是因为这个好不好!洛洛哽咽得都抽抽了,根本没空儿回答那帮子着急上火得都快跳楼了的帮众们。

    没过一会儿,就在不冥之域的人们被洛洛的不回话给折腾得精神恍惚,都在考虑要不要一起剖腹谢罪的时候,一个系统声及时的传来,总算是让他们得以摆脱现在这个尴尬的处境。

    “请注意,帮派落尽黄泉申请强攻帮派不冥之域,进攻从半小时后正式开始,持续三个小时,战败方的帮派等级强行降低一级,由于落尽黄泉是强行申请方,若不冥之域战胜,除战胜的正常所得外,还可以获得对方上缴帮战申请人的资材若干,其中包括……”

    这个系统声只宣布了一遍,并没有向其他的公告那样还重复个几次,但就是这么一遍,也同样在世界频道上引起了一场轩然大*。

    不为别的,光是那“强攻”二字,就足以吸引其他人的眼球了。

    一般的帮战,在申请提出后,都会给双方一定的准备时间。比如说上次落尽黄泉的人申请攻打不冥之域的时候,在那之前就有几天的缓冲期。

    而也就是因为那一次的落败,才让大家意识到了缓冲期这么个设置实在是有点悬念。先不说落尽黄泉勾结人想在帮战前消耗不冥之域防守力的布置,就是不冥之域后来的那一连串反击举动,如果没有缓冲期间做出的准备,那也是绝对没办法完成的。

    可能落尽黄泉就是从上次的帮战中申请的教训吧,所以这回才直接申请了强行进攻。

    强行进攻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略过宣战,直接把缓冲期抹杀掉,让人防不胜防。但因为这样的行为有些不太厚道,所以系统也做出了相应的限制,比如说,申请进攻的人要交纳的费用就比正常宣战要多出几倍,而且还要事先交纳一笔帮派建筑的常用资材。

    如果进攻方战胜,这些资材就归系统所有,如果进攻方失败,这些资材就做为奖励转交给防守方。

    也就是说,要想捞到什么油水,就得自己从帮战中争取,不然的话,进攻方就是稳赔的局面。

    “落尽黄泉的人真爷儿们!强攻都敢申请!”这不,世界频道上已经有人感慨上了。其他声音也纷纷冒出头来:

    “落尽黄泉还收人不啊?!”“加油加油!那啥,两边都加油,我现在就去占个好点儿的观战位置!”“能不能多等十分钟再开打啊?!我们队伍刚打到副本大*oss门口,半小时内赶不回去啊!”“靠!刷任务还想着看热闹,哪凉快上哪儿去吧……”

    世界频道中一片沸腾,此时的青龙城中,洛洛已经回来并加入了不冥之域的事情还没有传开,不然的话,估计气氛还能更热烈一些。

    落尽黄泉的人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必胜信心,居然也跑上世界频道叫嚣了起来:“不冥的孙子都吓傻了吧?!哈哈,我们马上就到!等着吧!”

    不冥之域的人倒不在乎人家要不要来打自己的领地,现在他们唯一注意到的就是——因为这个系统信息的关系,洛洛已经没再哼哼了!

    所以,很快的,世界频道中传出了不冥之域众人衷心的感谢:“谢谢你们的及时进攻啊!”

    “……”tmd!果然是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