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二百一十七章狭路相逢(补足及20粉红)

    洛洛之所以沉默。是因为有些为难,青梅煮酒对exp妖精的感情,她这个朋友早就看在眼里。自然知道接下来的话如果说出来,青梅煮酒会有多大的震撼。

    而火色荆棘沉默,更多的却是因为有些惭愧。她刚才左看看洛洛再右看看青梅,当然看出来了这两人似乎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敌对关系,由此推断,这男人跟exp妖精的事件应该是没有关系。

    这女人多猛啊,一听说exp妖精的事,马上就在十字荆棘里征集情报,第一时间就查出了这个传闻中的“exp妖精的男友”。接着火急火燎的就去把人强行掳到国外来了。

    这种作风,不可谓不豪放。如果这要是谁不知道内情的话,说不定还会以为是纨绔女拐带贫家少男私奔呢。

    最让青梅煮酒郁闷的是,这拐就拐了,偏偏一到地头就被丢了,还一直被遗忘到现在,这叫个什么事儿啊?!换成是谁被涮了那么一下,都会感觉莫名其妙的吧!能忍到现在才问原因,已经算是青梅煮酒的心理素质比较过关了,这要换一个心思重点儿的,说不定早忧郁了。

    这会儿听到青梅煮酒要求知情权。火色荆棘才想起来自己带人过来之后就疏漏掉了事件讲解的部分,尴尬了一会儿之后,她重新坐好,担当起解说人的角色来,把exp妖精过往的作为向青梅煮酒如此这般的讲解了一番。

    十字荆棘的姑娘们和洛洛早就已经提前了解过,这会儿并没有太多的感慨,只有青梅煮酒一个人在听完之后有点头晕。

    原以为温柔贤淑的小女友,摇身一变成了披着羊皮的大灰狼,这其中的心理落差还真不是一般人接受得了的。

    而等火色荆棘叙述完,青梅煮酒陷入了纠结与沉思之后,洛洛也连忙趁着这机会把青梅煮酒的事情也向十字荆棘的女孩子们说了一遍。

    其实这些情报女孩子们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除了一开始不知道exp妖精及青梅煮酒两人都在洛洛好友名单上以外,其他事情她们恐怕知道得比洛洛还要清楚些。

    两方人马互相把手中的情报交流完后,就一起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青梅煮酒才第一个回神,看着洛洛挺不是滋味的问道:“以前那些事,都是妖精干的?!”

    “这个……”洛洛挺为难的。这点头吧,感觉当着人面儿就说人家女朋友的坏话似乎是有点不大好。可这不点头吧,难道自己还能傻13的昧着良心说出什么“没,她什么都没做,一切都是我的不对……”这种话来?!又不是拍青春偶像剧,用不着这么恶俗吧!

    眼看小姑娘为难了,青梅煮酒似乎也觉得自己还要确认一遍的做法有点傻,自嘲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嚣张跋扈的十字荆棘都能主动来找你认错道歉,这件事情绝对是真的。”

    旁边那群“嚣张跋扈”的十字荆棘成员们一听这话,一起红着脸将忿忿的目光扫了过去——小子你啥意思呢!

    青梅煮酒现在是失恋者无畏。才不怕其他人区区那点儿眼神威胁呢。有失恋经验的人可能就会有相同的体会。在人最青春飞扬的那个风骚年纪,如果一旦有点什么不顺心的,那绝对是看谁都不顺眼,只怕找不到发泄的由头,哪还会怕人什么眼神儿啊!

    虽然青梅煮酒现在已经不是那年纪,个性也没那么风骚,但基本的共通性还是一样的,所以这会儿,他就完全没去管其他人的态度了,低头感慨了一会儿之后,自顾自的又跟洛洛说道:“其实烟视开始提醒过我,不过你也知道烟视那性格很……呃,洒脱……”说到形容性格时,青梅煮酒停顿犹豫了好一会儿,脸上也浮现出纠结的表情,好不容易才想出了“洒脱”这么个词来。

    不过照洛洛的估计,青梅煮酒可能是更想用放纵、声色犬马、不安于室、风骚……这一类的负面词汇来形容烟视媚行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听他接着说道:“所以,那时候听完我也没在意,根本不把那话当真不说,还以为是烟视故意想诽谤妖精。”

    “烟烟早就知道这些?!她应该只和exp妖精在副本任务中接触过那么一次而已啊!”洛洛有些诧异。青梅煮酒说的这事儿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来着。烟视媚行怎么就那么犀利啊?!

    “不是!”青梅煮酒摇摇头:“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我打工的地方偶尔碰到我们几次,然后有一天妖精不在的时候,烟视就当着我的面提醒我,说exp妖精不是一个真诚的人,可能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人才啊……旁听的火色荆棘等人听完青梅煮酒这么一说,忍不住感慨了起来——人光是凭着一次接触和区区几次会面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底子来,她们十字荆棘那么多人却都被耍得团团转?!

    啥叫差距?!这就叫差距!要是她们十字荆棘里早有这么个人才在的话,哪还会沦落到后面被人当枪给使了的地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