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二百一十五章安家父女(补足及上月粉红388)

    说起来,李墨其实也不是一点儿都不会做菜的。她也会那么一手两手。偶尔在有客人到自家家的时候下厨显摆显摆,标榜自己其实也是一个温良贤惠、懂得生活的好女人来着。

    可是,李墨那点儿本事也就仅限于这个死记硬背下来、又反复操练过无数次的一手两手了,至于说到其他的?!对不起,她一窍不通!

    洛洛深知李墨那点老底,知道对方今天肯定是不知道怎么的又想显摆了,结果人家没让,她就只好“委屈”自己偷摸着来选了个最简单的加热工作……

    一想起李墨的胆大包天,洛洛就有头痛得想呻吟的**——居然连微波炉加热罐头会引起爆炸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玄灵倒是一贯的淡定,这位大爷一打开房门下楼来,见到了那个如战后废墟般的厨房之后,连眉毛也没多动一下,在听完事情经过之后,更是一派安然闲适的转过头来,看着李墨淡淡的开口:“罚款十万联盟币,修理的费用和人工由你另外负责,还有,修理完成前的伙食也由你负责,记过一次,达到三次滚蛋……”

    “……”在场的其他三人有点愣。等反应过来之后,洛洛一脸无措,舞者背过身去捂着嘴偷笑得全身发抖,李墨也全身发抖,但却是因为气的——毛巾他个花露水儿的!这个禽兽!

    李墨敢用自己已经剩下不多的最后一点名誉和信用来发誓,她刚才绝对有听出玄灵淡然的语气中夹带了一丝欢快。

    十万联盟币?!罚款?!修理费用和人工还得自己另外出?!好吧,她就当是自己犯错的惩罚吧!

    修理完成前的伙食由她负责?!好吧,毕竟也是自己害他们这几天不能用厨房的!

    可是记过一次?!还“达到三次滚蛋”?!这禽兽以为自己是谁?!校长还是班主任?!

    tmd!李墨自己都不记得已经有多久没听到“记过”这个词了,这混球绝对是借题发挥想趁机赶走她!

    没门儿!

    由舞者开车,四人离开别墅去外面觅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车子刚走到半路,在舞者征询大家想去吃什么的时候,玄灵又一次平静的开口,在后座若无其事的随意报出了本市最豪华规格的饭店名称,说完之后顿了一顿,还特意抬起眼皮,用他那万年不变的平淡语气“好心”的提醒了前座副驾驶位上的李墨一句:“记住,负责伙食是从今天开始。”

    tnnd!李墨气得一阵头昏,险些直接冲后座吼了过去,压抑了许久才忍下竖根中指给那男人的**,她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没关系,老娘有的是钱!”

    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暴发户在外面显摆时常用的台词啊!坐在玄灵旁边的洛洛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一声不吭的眼观鼻、鼻观心,不敢乱说乱动,免得一个不小心就被扯进了这个明显不怎么和谐的气氛中去。

    玄灵听到这句话后,却只是嘲讽般的微微勾了勾唇角,闭上眼睛没再说话。让李墨感觉好象是自己用力打出一拳却捶在了棉花上。半点着力点都没有,憋得她抓心挠肺,险些内伤。

    在路上开了快一个钟头,舞者驾驶的小车终于在城内堵塞的交通状况下,慢慢的爬行到了玄灵大爷指定的地方。

    其实要说处在郊区的高档餐厅,那倒也不是没有,但是说到最豪华,还是当属市中心建在黄金路段中的一家私人会所。

    这座会所洛洛在小的时候也曾经来过,是一群脑满肠肥的超级富豪们才会来的地方,里面不仅仅是吃饭的餐厅,更有许多有钱人专享的娱乐设施,从游泳池、健身房等普通配备直到赌场这一类略带有违禁色彩的设施,在这里都可以看得到。

    车子行驶进会所门口之后,立刻就有专门训练过的眼尖的车童来开车门,舞者自行下车,将钥匙交给对方,然后就站在一边等着其他人下来。玄灵下车之后,一记冷眼把打算扶出洛洛的车童瞪到旁边去瑟瑟发抖,还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惹客人不高兴了。

    等到玄灵亲自绕过车身扶出洛洛,极自然的把小姑娘揽在怀里之后,这才施舍了一丝注意力给那还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车童。平静的丢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记得收小费!”说完,带着怀里的小女人飘然而去,直直的走向了会所大门,留下身后表情各异的几人。

    “那个……”车童满头大汗,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专业训练中,只教过不能主动向客人要小费,但没教过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啊!

    说是让他记得收小费,他该去跟谁收啊?!不收又会不会惹客人不高兴啊?!车童越想越觉得脑中一团混乱,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纠结的抬起头来,如同被欺负了的小姑娘一样怯怯的开口:“其实,不给也可以的……”

    舞者双臂垫在车顶上,忍笑忍得异常痛苦,却又不舍得错过这难得的戏码,而李墨则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恨恨的从自己的小提包里抽出两张钞票递了过去,这才快步赶上前面的那一对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