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二百章火色驾临(280粉红加更)

    她要把妖精怎么样?!这话怎么说的!洛洛一时怔然,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循着出声的地方看过去,不一会儿,一件熟到不行的衣服就跳进了小洛洛的眼睛里,再接着,洛洛的视线继续上移,这才看到了青梅煮酒焦急的面容。

    “煮酒?!”洛洛惊讶的低呼,正好及时阻止了身边的玄灵刚要抬手放技能的动作。

    玄灵眉一皱,慢慢的收回手来,而还不知道自己在无意间制止了一场惨剧发生的小姑娘则依旧无知无觉的看着那个越跑越近的男人。

    倒是旁观那三个把一切看在眼中、同时骨子里又都有点喜欢隔岸观火看热闹的男人们有点惋惜——真是的!要是慢点认出那人就好了,老**术技能的特效做得多精致啊!

    所以说,这三只禽兽经常遭人鄙视不是没有理由的,就刚才他们心中转过的这念头,要是被人知道了,不定得被群情激愤的众人灭上多少回……只要别人能打得过他们的话……

    不一会儿,青梅煮酒就几步跑到了exp妖精,小心的扶起了对方。

    而自从青梅煮酒出现之后,exp妖精就没有再说话,沉默得让人渗得慌。

    站稳之后,exp妖精看也没看其他人,只用刀子般的视线剜了洛洛两眼,接着就转身离去,像她来时那样的突然。

    “呃……”洛洛不自觉的缩了一小步,被瞪得无辜的不行,始终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对方不待见了。

    想了会儿,洛洛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那个留了下来、没和exp妖精一起离开的青梅煮酒,总觉得对方这么突然现身,应该知道点什么内情吧!

    于是,小姑娘这么想的,也就这么问了:“煮酒,exp妖精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我还想问呢!”青梅煮酒被问得好一阵惆怅,憋了半天才郁闷的回答道。

    他不过是目送exp妖精的背影离开,晚了那么一会儿开口而已,结果自己本来的台词就被人抢了。而且抢先问出他想问的那句话的人,居然就是他本来想向其打听的对象?!

    一听对方的这句回答,洛洛也愣了,过了好一会儿,看着对方一脸比她还茫然的表情,这才相信青梅煮酒确实是什么也不知道。

    “可是,既然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又会突然想到来这里啊?!”洛洛还是有些不解。

    而更让她不解的是,在自己的问题一出口之后,对面的青梅煮酒立刻变得一脸悲愤,活像想起了什么让他极度不舒服的事情似的。

    洛洛想得没错,青梅煮酒确实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忧郁的青梅煮酒从离开青龙城开始,一直到抵达朱雀城,无意中碰到洛洛和exp妖精为止,一直都处于茫然不解的郁闷状态中。

    他本来在落玉楼打工打得好好的,一帮子女人突然就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看那一个个姑娘脸上都是焦急的表情,活像后面有狗在追着要咬她们似的。

    而那帮姑娘们的行事风格也挺强悍,闯进酒楼后,人人手里都拿着一张画像,像六扇门捉拿通缉人犯似的一个个把酒楼里的客人毫不客气的抓到手里,和画像上的人比对,搞的整个落玉楼里一阵兵荒马乱、人心惶惶。

    青梅煮酒本来正被这一幕惊得不行,还以为是酒楼里的哪个客人得罪人了,正想着要不要去跟老板报告呢!结果一个姑娘不经意的往他的方向一扫,就突然滞住了,接着就是一连串噼里啪啦的招呼。

    再然后,那帮姑娘们纷纷放下各自手里的人,集体的把他一围,一头雾水的青梅煮酒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这群女土匪直接“绑架”了!

    搞了半天,她们进酒楼要找的人就是他?!

    青天白日的,世风怎么突然就日下成这个样子了呢?!那么多人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拉走,没一个想到来搭把手的?!跟着一堆姑娘们走在跨越国界的路上时,青梅煮酒无数次双眼含泪的这么哀叹着。

    打工费泡汤了,被拉出酒楼前,他还清晰的听到了身后老板咆哮着“你这样没信誉、中途逃工的人,我以后再也不会请你了!”的声音。

    如果这样也就算了,可能是这些姑娘们真有什么急事,所以才会这么着急的拉自己出去吧!青梅煮酒总算还是一个厚道的好人,所以没太计较白干了几小时店小二的事,也没太计较会失去这个青龙城内最高时薪的工作的事……只是,当他问起对方到底为什么要找自己时,所有人却都三缄其口,无论如何也不肯告诉他原因,这就不能让他不计较了。

    而最最让他郁闷的是,当他忍了又忍的跟着一行姑娘们到了朱雀城,以为终于可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其中一个姑娘接通通讯不知道和谁说了些什么,接着就脸色大变,风风火火的拉着一班姑娘们,像出现时那样突兀的又一起离开了。

    目瞪口呆的青梅煮酒被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留在朱雀城大门口,那场景真叫一个凄凉。引来无数路过玩家的围观。

    城门口是什么地方?!那是万千玩家们每天都要路过个好几次的地方。

    当回过神来之后,青梅煮酒这才发现到了自己的处境,面对一干陌生玩家的指指点点,这男人旧怨未去,又添新愁,当时就怒了——老子招谁惹谁了?!!

    再之后,就是他自己来到城内,遇到洛洛等人的事情了。

    听完青梅煮酒哀怨的一番叙述,就连旁边的舞者等人都不由得替这可怜男人默哀了起来——瞧这孩子倒霉的!

    洛洛听完后倒是一声没吭,只隐隐对绑架青梅煮酒的姑娘们的身份有了一丝猜想和了悟。

    趁着对方还沉浸在自己的哀伤中,没空看自己的时候,洛洛偷偷摸摸的把自己的好友列表打开一看。

    果然,火色荆棘的名字已经在洛洛的好友名单中点亮了起来。这代表着对方也已经到了朱雀城,估计绑架青梅煮酒就是她的手笔了。

    看着还在悲愤的青梅煮酒,洛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对方犯人是谁的消息,沉默了一会儿,小姑娘踟躇的走上前几步,好心安抚着对方:“煮酒,既然来了就一起逛逛吧,别难过了。”

    逛?!现在这男人还有心情逛吗?!舞者等人无语的看着消沉的青梅煮酒,十分怀疑对方会不会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留有一个心理阴影。

    女人啊!不管从哪种意义上来说,那都是相当可怕的一种生物!

    而同一时间,聚集了一大堆可怕生物的十字荆棘办公室内,火色荆棘正在水色荆棘的办公室内破口大骂:“你有没有脑子啊?!这帮姑娘们该揍的时候就得好好揍一顿,这么宠着算怎么回事?!我副手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要派她来干什么公事,不会事先给你发邮件啊?!如果她只是来干私事,那就更说不过去了!十字荆棘是保护姑娘们的组织,不是培养母夜叉的组织!你知不知道‘过犹不及’这句话?!要任她们这么嚣张跋扈下去,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创建十字荆棘你blablablablabla……”

    水色荆棘从火色荆棘一进房间起就开始被骂得头昏眼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从头到尾,这彪悍的十字荆棘驻朱雀城负责人都只敢唯唯诺诺的点头应是,不敢有任何反驳抗辩的行为。

    而房间里的其他姑娘们,有的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有的则是一脸不解,不知道这个火色荆棘凭什么敢这么嚣张的骂水色,照理说,这俩妞应该都是同一级别的管理层才对啊!

    “火色老大是水色老大的堂姐!水色老大从小被她揪着耳朵教训大的!”有知情人士偷偷在底下私自传递消息,其他姑娘们立刻一脸了然。

    “可是!这么说还是太过分了啊!我们一直是被欺负的好不好!”知道归知道,可是一想起自己前段时间掉的那些级,还有被追杀的那段战战兢兢的日子,还是有姑娘忍不住皱眉抗议,直觉得火色荆棘实在是太偏激了。

    “过分?!”火色荆棘耳朵尖着呢,一听这句,猛的转过身来,瞪着那被她突然的举动给吓坏了的姑娘,一手叉腰一手平举,戳着人家的脑门,根本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直属手下,直接就教育开了:“过分的是你们这些十字荆棘的好不好!”

    “……”话说您也是十字荆棘的好不好!

    火色荆棘心里也知道这帮姑娘肯定不服,于是没多说其他的,只朝自己人中招了招手,哼了哼道:“你们朱雀城的叮叮没说过她们抡白洛洛的事?!那好,让她亲自跟你们说!”

    水色荆棘和其手下一愣,接着,就见叮叮垂着脑袋,从火色荆棘带来的人中走了出来。

    ----------

    补足1000字及粉红280的加更~~~~`还完债了好轻松啦啦啦```

    求粉红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