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一百七十四章晚宴的客人们(粉红240加更)

    安家的这次晚宴的规模比起上次来又要大了不少。邀请的客人更是精挑细选,各个都很有分量,因此,能收到邀请卡的人也莫不十分重视,就算不是为了安家,仅仅是在宴会中可能会碰到的那些平常难得聚在一起的客人们,也值得大家去套套交情了。

    商业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就是交际圈,比拼的除了本身的实力以外,还包括各自的人脉等等。

    没有一家公司敢说自己可以不用和其他人打点关系,光凭借着本身实力就可以稳稳的在风云变换的商业圈中生存发展下来。

    可是,尽管如此,在这样的圈子里,却还是有几个异数,比如说,那个向来视人为无物的林家人……

    “老大!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的现在才说不去?!”舞者痛不欲生的哀鸣声从李墨家隔壁的别墅中传出,还好,因为这里是高级住宅区,每家的房子之间都有一段距离的关系,所以并没有人听到。

    玄灵慵懒的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闭目养神,一副平静闲适的淡然状。完全没有因身边舞者的抓狂而产生任何情绪波动,听到对方悲愤的控诉,他仅仅是轻抬眼皮瞟了一眼过去,冷笑道:“当初你把邀请卡拿给我看的时候,我就没答应过你要去参加这个晚宴吧!”

    可是你不去的话小兔子怎么办啊!舞者差点冲口而出,还好在即将张嘴的前一刻,他又及时的刹住了车,总算没说出这句大逆不道的话。

    要是让这冷血的家伙知道自己想借用他的身份来压住安家的人,好制止他们在晚宴上胡乱宣布什么订婚“喜讯”的话,估计在答应帮忙之前,这家伙就会先把自己五马分尸,绝对的!舞者敢拿自己脖子上吃饭那家伙担保。

    “可是……”舞者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可是憋了半天,却还是挤不出一个理由来说服这性格扭曲的家伙。急得他眼珠子四处乱转,郁闷到不行。

    玄灵被沙发后面那个晃来晃去的背后灵给烦到不行,不堪其扰的重新阖上眼,声音愈加的阴冷了几分,开口道:“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最近的不对劲,只是看你始终没真正耽误到什么事,所以暂时不想去限制你罢了!”

    “呃……”还在打鬼主意的舞者被惊得噎了噎,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还想狡辩:“我没……”

    咻——两道死光射来,瞬间把这倒霉孩子还没来得及说出的话给冻得消声。

    靠!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敢怒不敢言的舞者同学两眼含泪,委屈得不行。

    “晚饭还没好吗?!”玄灵收回视线,突然就把话题转换了,显然不想再讨论下去。

    “……”

    难不成他就是对方的煮饭婆吗?!没薪水没福利没休假不说,好不容易有点事要人家帮忙。他大爷的人家的还不乐意动弹!舞者郁闷了好一会儿,接着低落的垂头转身,缓慢而坚定的……走向厨房!

    做!那大爷想吃什么他都给对方做!就算没那变态一起过去,他就不相信自己搞不定安家了……厨房里,舞者咬牙切齿的洗菜、切菜、炒菜,像是在泄愤似的,其力道之大,把锅瓢刀铲都给鼓捣得乒砰巨响,如果不知道的人光是在外面听到这个声音,肯定不会猜到他是在做饭,说不定还以为是有什么行凶事件发生。

    客厅里的那位爷当然不会任由这小子在厨房里这么嚣张,他在客厅里被着动静闹得皱了皱眉,云淡风轻的吐出一个字:“吵!”

    乒乒乓乓的巨大声响瞬间被替换成了悉悉索索的动静,很好,现在不再是行凶事件,改成耗子偷油了。

    轻手轻脚的舞者两眼含泪的一边咒骂自己的没骨气,一边小心翼翼的为客厅里那吃白食的家伙小心烹调,不敢打扰对方——凭毛他要忍受这种待遇啊?!凭毛啊?!

    半个小时后,把做好的饭菜全部端上桌,丢下还没进膳完的那位老太爷,舞者随口编了一句谎话说要出门买东西。然后一买就买到了李墨家别墅门口。

    玄灵在桌边静静的咀嚼口中的食物,仅仅是在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时才漠不关心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并没有阻止对方。

    在舞者离开之后,整个别墅中一时静得再没有其他声音,过了好一会儿,吞下了口中食物的玄灵随手打开了手腕上的如手镯般的便携式接驳器,接通了一个通讯,淡淡的吩咐:“等翔少出了别墅区后给我备车,我要出门……”

    就在舞者出门的同时,李墨正在别墅中一脸严肃的看着洛洛,要求她把自己的手袋打开给自己检查,免得这小姑娘丢三落四的忘了些什么。

    “为什么,我自己都检查过了啊!”洛洛护着自己的小手袋,郁闷的看着李墨,十分不满对方对自己的不信任。

    “都带齐了?!”李墨对洛洛确实是不信任,所以,在看到对方拼命点头之后,她却还是依旧坚持:“那好吧,我不检查,你把包里的东西一件件数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