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一百五十五章谁算计了谁?!

    青龙城的复活点内白光一闪。一大票十字荆棘的可爱姑娘们表情郁闷的先后登场,几乎挤满了整个复活点,顿时让周围路过的玩家忍不住的频频张望,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才让这么多女孩子们集体挂掉。

    最当中的火色荆棘站在复活点内怔愣了好一会儿,久久之后才在周围的窃窃私语中回过神来,接着突然转身,沉着脸看向身后的小佳:“昂宿给我!还有,说清楚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准撒谎!……”

    而就在火色荆棘质问小佳的同时,城主府内也同样先后闪过两道白光,玄灵和舞者一前一后的出现在其中。

    甫一出现,舞者立刻飞快的跨前一步,险险接住玄灵将要滑落的身躯,苦命的在两道冷若寒霜的视线中死皮赖脸的强撑起对方的身体,嘴里还不忘辩解:“我是皮痒了没事找事,不是看不起你现在的状态啊!真的!”

    靠!他乐于助人还得忍受被杀的威胁,凭毛啊?!

    “滚!”玄灵瞪了舞者一眼,一边在对方的扶持下强抬脚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一边不忘毒舌:“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讨人嫌!”

    “知道知道!”舞者无奈的长叹了一声,忙不迭的点头。好不容易把身上这位爷给扶到卧室的床上躺下之后,眼看对方躺好闭上了眼,摆明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心里怎么想都有点不平衡,忍不住明知故问的调侃了一句:“可是我要滚去哪儿啊?!”

    床上躺着的冷面男人猛的睁开眼,两道寒芒从那双漆黑的眸中射出,直把那想要逗弄人家的倒霉孩子给射得千疮百孔,不敢再故意装傻下去,连忙一边跑向门外逃命一边大喊:“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滚去大嫂那儿!不在你这里碍眼了!”

    tmd!他招谁惹谁了啊!

    舞者走后,屋内总算恢复了安静,玄灵重新阖上双眼,静静的躺在床上,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后,自觉恢复了一点气力,他才慢慢的抬起一侧的手臂,点开了好友列表中的某个名字,冷声开口:“血战,问问你的人,今天在矿区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矿区事件发生的那一天起,青龙城的气氛就变得微妙了起来,先是原本活跃于各大势力的十字荆棘突然变得很低调,让重生的一群色中饿狼们惆怅了很久,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接近美女们。

    接着,玄灵也消失于人前,不再出现。虽然青龙城的玩家们本来就很少看到他,再虽然这些长年生活在行走bossyin威下的可怜孩子们根本就不想看见这个一出场就必会掀起腥风血雨的变态。但这样的安静,却更加让人不安。

    最后变得古怪的,则是各大势力之间的互动,像是突然签署了和平协议一样,这些原本天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的热血团伙们,竟然跌破众人眼镜的不约而同安静了下来。

    尤其以落尽黄泉和血战十方为首,这两伙人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即使碰面也互相无视了过去,不知道是在酝酿着什么更大的风云,还是都吃错药了。

    于是,青龙主城及其周边的玩家们都变得不安了起来,不知道到底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而不冥之域和落尽黄泉帮战的日子,就是在这样谨慎沉重的空气中来临的。

    “大嫂,你说不会帮忙是真的?!”舞者陪着洛洛并肩站在费索米尔镇补建过的墙头上,百无聊赖的打着呵欠发问,而两人身边,还有一台新建的投射弩。

    “嗯!”洛洛肯定的点了点头,态度貌似十分坚决。可是……

    舞者瞥过去一眼,郁闷的把头又转了回来,撇撇嘴,一点不给对方留面子的吐槽:“既然不帮忙,你干嘛要答应负责操作投射弩啊?!”

    “呃……”洛洛心虚的连忙松开手里握着的投射弩操作盘,不安的飞快抬起眼皮瞟了舞者一眼,又迅速垂下。低着脑袋红着脸,小声辩解:“我对这个操作比较熟悉。”顿了一顿,脑袋又埋得更深,使劲的绞着手指:“而且在现实中都没机会玩这种弩……”

    “舞者老大!舞者老大!”就在洛洛拼命的绞尽脑汁想要否认自己是在给不冥之域帮忙的时候,pink娃娃一边跑上墙头一边一路大喊过来,总算是给她解了围,让她不用再为难自己的小脑袋瓜编那种谁都不信的说辞了。

    pink娃娃咋咋呼呼的跑到两人面前,涨红着脸兴奋的开口:“这场仗怎么打?!”

    “关我屁事!我只是来保护大嫂的!”舞者毫不愧疚的张口就答,硬是在别人的热情上泼了一盆冷水。

    还好,pink娃娃一点都不受影响,依旧满脸期待的看着对方,换了一个问法:“那么我们怎么阻止落尽黄泉的那帮孙子接近大嫂?!”

    够聪明的啊!舞者闻言总算是回过头来赏了pink娃娃一瞥,对对方见风使舵的本事大为激赏:“密道里的毒和陷阱都布置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