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眼看着所有玩家回过神来之后,一个个横眉怒目气愤不已的样子,洛洛总算是后知后觉的想起了现在不是自己看戏的时候,连忙一把拉住罗德,同时挺不好意思的跟其他人道歉:“他是npc,跟我一起做任务的。不好意思啊,不过谁叫你们乱喊自己是阿布来着。”说到后半句时。语气一个转折,从道歉变为谴责,好像她面前这帮子玩家都是不懂事的小孩儿一样。

    听了这番解释,本来都快要发火了的其他人面面相觑,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如果说是玩家的话,他们还能找个由头发发火,出出这口闷气。可是动手这人是npc的话,就只能怪自己倒霉了。谁还能跟系统较劲不成,人家的思维模式就是这设定,有什么办法!

    换句话说,活该他们会被人追着捅!

    “咳!”其中一个玩家干咳了一声,想要摆脱这个尴尬的气氛,代表其他人发言了:“那么你们要找的阿布也是npc了?!”算了算了,对面这队伍里唯一的玩家就是个女孩儿,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其他的都是npc,还能找谁算帐来着,不如早点帮人家找到人,反正这几个人救人的时候总要开牢门的。

    “嗯!”听到有人问,洛洛忙不迭的点头肯定,然后就眼巴巴的看着人家,一点都没有因为要麻烦别人而不好意思的表情。再不快点找到阿布缩在哪个墙疙瘩里,时间就真要来不及了。这些玩家都关在牢里那么久,应该很快就能找到阿布吧。她就是这么想的。

    没一会儿,阿布就被积极配合的玩家们给找到并推到了牢房最前方,罗德一见到阿布那没有焦距的失明双目,忍不住眼眶就红了,颤抖着死死攒住人家的老粗手,哽咽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哀哀戚戚的,只差没跪倒在牢房前唱上一出五子哭墓,那副悲怆的模样,真是让人不忍再看下去——窝囊得让人不忍再看下去。

    洛洛本来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挺好心的想让罗德宣泄一下自己的激动情绪再谈任务救人的事情,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老男人根本不知道时间的宝贵,一宣再宣,宣了又宣,宣完再宣……手是越握越紧,抽鼻子的频率是越来越快,眼见着监狱士兵的换班时间就快到了,小姑娘终于忍不住上前把两人的手给使劲掰开,还被罗德狠狠瞪了一眼,那眼神,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她在拆散的不是两个兄弟,而是一对奸夫yin……咳!有情人!

    “换班时间快到了!”所以说,风水总是轮流转,刚刚在密道里说这句台词的人还是罗德,现在就又被洛洛原封不动的抬了出来还给罗德。

    罗德怔了怔,终于醒悟了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连忙松手放开了阿布,转向了牢房门上挂着的铁链铁锁,从腰带中抽出一根不知道是怎么藏起来的铁丝,对折了几下,伸进锁眼中小心的摆弄了起来。

    洛洛趁着他开锁的这个空当儿,往周围的其他牢房里也瞅了瞅,从刚才罗德暴起想捅人的时候开始,那群玩家就安份了不少,倒也没有人继续故意捣乱,只是嘴里依旧时不时的说上一两句,洛洛就全当什么都没听到了。

    不一会儿,罗德手中的锁头中就发出了清脆细微的弹簧声,洛洛高兴中不忘又往门口的方向看上去一眼,生怕守卫现在就会进来。

    可是守卫没瞧见,却让她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就是刚才在密道里时跟在她的队伍后面那夜行衣玩家。对方大大咧咧的坐在监狱唯一的门上,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屁股刚好坐门槛儿上,双臂随意的搭在曲起的膝上,看起来好不惬意。

    看到洛洛往这边看过来。对方还很友好的伸起一只爪子,热情的朝这边挥舞着。

    可惜,洛洛不仅没心情和他友好沟通,小脸也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刚才她进来以后光忙着找阿布了,后来一闹起来之后,更是忘了自己的队伍后面还跟进来了这么一个人,根本没发现他是什么时候不见,又是什么时候跑到监狱门口那儿去的。这、这不就等于明摆着通知守卫们“已经有人入侵”了吗!

    “那、那个谁!”洛洛本来想直呼人名字的,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哪根葱,于是索性用一个含糊不明的代词把他给代进去了,慌忙的招手:“快下来啊!你在那儿会被人发现的!”

    “不会的!”那个人毫不在意的手搭凉蓬往外瞧了一眼,转回头来安慰洛洛:“你就安心放人吧,我撒了把毒,他们二十分钟内是醒不来了!”

    “毒?!”洛洛目瞪口呆。

    那人点了点头,随意的耸了耸肩:“是啊,以前做任务得的一个步骤道具,后来不小心遇到了其他分支任务把剧情改了,这毒就一直没用掉。对付系统那帮全能士兵不行,但是监狱内部这些还是扛不住这毒的。”

    “呃……谢谢!”除了道谢,洛洛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在这时,罗德已经把铁锁和铁链都拆了下来,可还没等他来得及摆出激动的表情迈进牢房去营救阿布,就被欢呼着争抢离开牢房的玩家们给撞了个晕头转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