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临

作者:凌舞水袖

    第三十五章逃

    我们真的冤啊!!!

    众人都是双眼满含热泪,只差没跪下去齐唱窦娥冤了,雪呢?!六月飞雪呢?!怎么还不下雪来证明他们的清白?!真是大地无德苍天无眼啊!

    刚冲回来,被门外的截杀给累到不行的拳战士正忙着大喘气,气得差点想去撞墙——nnd到底是谁发的追捕令害他这么倒霉?!要他知道了绝对给他好看!

    “说!”玄灵脸色突然一变,一声断喝,打断了他们各自的胡思乱想兼自怨自艾,话音落下的同时,高高举起的深渊之瞳猛的向地下一挥,轰的一声,一道火舌凭空从杖头发出,却带着刀势的凌厉,直劈出了一道几十余米长的裂痕焦土。

    他是真的生气了。

    来人啊!有人想在城主府杀人了!呃,不对,这就是自己家的城主。众人一时顾不得什么害怕,一把将旁边正恨不得把自己无限最小化的舞者推了出去。

    靠之!你们有种!舞者恨得直想指天骂地,却不得不先面对自家老大的怒火。

    “说、说什么?!”舞者挣扎着被推到了前方正面面对玄灵,全身发抖牙关打颤,只差没直接软到地上去。他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啊?!早知道就不上线了!不,早知道就不玩这游戏了!!不不,早知道他小时候根本就不要认识玄灵!

    为什么他是副帮主?!为什么小九和蛋糕这时候偏偏都不在?!

    玄灵看到被推出来的满脸如丧考妣的舞者,低头想了想,突然就笑了,如阳光冲破云层,如漫山遍野的百花盛开。

    他带着绝美的笑意,上前一步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搭在舞者的肩上,舞者吓得浑身一软顺势一歪,差点真的瘫倒在地。可是玄灵及时的一把抓紧又把他扶正了起来,温柔的说道:“我记得,不冥之域你的地位最高……”

    地位最高的是你啊大哥!舞者哭丧着脸在心里反驳,却不敢发出声来。

    “当然最有可能对我下追捕令的人也只有你了……”

    谁都无法对一帮之主下帮派通缉,更不可能在青龙城对青龙城主下追捕令的啊!舞者委屈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但是其他人显然更信奉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宗旨,没有一个人挺身出来仗义执言,看到玄灵的怒火被转移了,只感觉是死里逃生,赶紧站在一边忙不迭的连连附和点头,一边点头还一边擦汗——好险,逃过一劫!副帮主啊,这是为了帮派的繁荣昌盛,为了大局着想,你就放心的去吧!

    “你看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呀?!”一个呀字被玄灵拖得绕了个尾音,说得是温柔缱绻缠缠绵绵,却差点生生的吓破了舞者的肝胆。

    “这、这……契约!”舞者支支吾吾了半天,突然眼睛一亮,大喝了一声,说完以后就急忙的擦汗。还好他急中生智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差点就玩儿完了。

    玄灵眼睛一眯,极不情愿的想起了被自己选择性遗忘的那个宠物契约,手也慢慢的松开了。

    什么契约?!本来正忙着保命的众人,看到气氛似乎有了缓和,八卦因子立刻解冻复苏,围了一圈眼睛晶晶亮的看着舞者想要他解释。舞者怨恨未消,集体无视之。

    “去查一下帮派颁发过的通缉令。”玄灵低下头想了想,接受了这个解释。

    毕竟这是唯一说得通的理由了!

    “好!”舞者匆忙的带着其他人一起逃开,急急忙忙的去查通缉记录了。一边跑还不忘一边在心里暗骂——**到底是谁下的通缉令?!害死人了!

    城主府的危机,终于暂时落下帷幕,而洛洛这边的危机,才正要开始。

    “还有五分钟,下线吧!”青梅煮酒看着已经被砸得满是裂痕,摇摇欲坠的木门,咬了咬牙,最后一次劝说洛洛。

    “好!现实时间半小时后再见!”出乎意料的,洛洛并没有继续坚持,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害青梅煮酒接下来想要劝说的话全部生生的咽了回去,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时间安排。

    知道众人坚持要看她下线了才会放心,洛洛毫不犹豫的退出了游戏,眼看着洛洛的身影慢慢变淡消失,青梅煮酒等人这才陆陆续续的跟着退出了游戏。

    不一会儿,雅间内就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门外的砸门声还在继续。

    就这样过了一分钟左右,突然,在雅间内慢慢的又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赫然正是刚才下线的洛洛。

    看了看眼前已经破烂到不堪一击的木门,洛洛半点迟疑也没有的跑向窗口,爬了出去。

    在她刚刚消失在窗口后不久,门终于被砸开了。

    一队不冥之域的剑士冲了进来,后面紧跟着的正是小可爱。

    众人进来后,在雅间内环视一圈没有发现人影,小可爱恨得使劲跺了跺脚,咬牙道:“别以为下线就能躲过去。”

    “她没下线。”一个人突然开口反驳道,他在房内慢慢的搜查了一圈,这才转过头来,正是洛洛和大尾巴狼的“老朋友”煽情男人。

    他疑惑的看了看手里的追捕手令,皱眉思索了一下,抬起头来又重复了一遍:“她没下线!追捕令显示她还在这附近。”

    “那会在哪?!”小可爱一听,立刻在房里不停的打量,却始终看不到预想中的人影,忍不住又问道:“难不成她还能隐身?!”

    煽情男人也无法解释出理由,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从外面的街道上传来哗然声,煽情男人眼睛一亮,冲向窗口,边跑边喝道:“她跳窗出去了,跟我来!”说完带头冲到窗口处探头往下看去。

    可是这一看,立刻让煽情男人意识到了怪异,外面街道上围观的人群中并没有看到通缉犯的身影,也没有骚乱拥挤,反而是所有人都齐齐的往楼上看过来,指着他的方向不住的惊呼,口里还喊着些什么。

    煽情男人极力的想从这些杂乱的叫喊中分辨出有用的信息:“上面……窗户……有人……危险?!”

    他猛的反应过来,迅速的抬起头,正好看到了一个女人,她莹白如玉的赤luo双足上只盘缠着几根丝带,拖出长长的带尾,飘带与长裙一起在风中猎猎飞舞,一头青丝也被风吹起纷扬,划出凌乱的张狂和野性,脸上覆着一张面纱,盖住了大半的姿容,唯一露出的那双眼眸却晶亮而魅惑,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此时,她正一手扒住窗棱,险险的立足于窗户侧面延伸出去的窄窄的一截窗台上,弯下腰来对他微笑:“真巧,原来是你?!”话音落下,那美丽的微笑瞬间变得狠绝。

    一道白光迅势划过,不知名的尖锐和剧痛在下一瞬间深深的贯穿了他的整个颈部,这是他最后残留的印象。

    再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愣愣的站在了重生点上,仍然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要害处的致命一击?!

    原来被追捕的洛洛就是她!煽情男人深深的一叹,不经意间想起了新人村外那个男人的满身鲜血,也想起了这个女人含恨的泪眼。

    “风火堂的人全部回来,退出通缉追捕。”煽情男人对着队伍频道下令,不理会小可爱在队伍频道里气急败坏的追问,只淡淡的回了一句话就堵住了她所有的不满。

    “红楼副堂主今天才问过她,我不能再出手了,反正还有其他分堂的人在。”

    没错,洛洛此时并不轻松,虽然有六个人退出了追捕,身后却还仍然紧紧跟着三个人,都是四十级左右的高手。

    刚才击杀一个纯属偷巧,不仅利用了对方的意识盲点,还是要害贯穿,所以才能一击得手,却是再也无法使用第二次的招数。

    其实她的计划本来是打算要挟持一个人的,可一看到居然是那个男人,就没能忍得下来。

    所以她在得手后就义无反顾的跳了下来,也把自己瞬间摔成了血皮,还好这是游戏,她可以马上吞下血药再发动加速技能,也还好刚才的追捕清场已经让街道不再那么拥挤,所以现在她才可以仗着先发的优势和飞天绫上附加的67点敏捷勉强甩开了后面的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六个人退出了追捕,但她仍然被其余三个敏捷同样不低的高手紧紧咬住,而且,街道上还有巡逻的守卫npc……

    正想着,眼前几十米开外又有一队巡逻守卫出现,洛洛一咬牙,趁着还没进入对方的警戒范围之前拐进了一条小巷。

    其实她很想边跑边丢樱殇过去骚扰后面的三个人,但显然高手的经验比她更丰富,从追逐一开始就不停的轮流使出远距离的剑气抢先骚扰她,她不得不把玄天珠结了个四相逆阵一直绕在自己身周渡气。

    渡气加血药不断的补充,才让她险险的将血量维持在了安全线上。

    可是这样光是逃跑根本不行!她总会有技穷被追上的那一刻,该怎么办?!

    该怎么逃过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