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摩洛斯城邦中央角斗场的战斗正激烈。

    那里的动静几乎吸引了城里所有人目光,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北海舰队这次调集了三个整编番队的海盗,加上城里原本可调遣的兵力,总数超过了二十万人。

    这些人正源源不断从城里四方汇聚而去,把偌大的角斗场围拢得严严实实。

    与此同时,北城的勐犸酒馆里。

    这里是维京人喜欢扎堆海盗酒馆。

    酒馆装饰简陋而也粗犷,斑驳的墙上挂着鹿头标本,还有象征武力的斧头和盾牌。橱窗里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美酒。

    此时此刻,城中正在大战,酒馆里却坐满了的一群魁梧的大胡子海盗。他们有着浓郁的毛发,狰狞的刺青,穿着锁甲和各种兽皮铠甲,身边还放着维京人最喜欢的斧头兵器。

    在酒馆的吧台处,一个足足有三米高的维京巨人正坐在那里喝酒。

    他满脸棕色大胡子,穿着有古朴纹路的兽皮战甲,头戴暗金色的牛角铁盔,裸露的皮肤上刺有着维京人特有的战争图腾。一双虎目不怒自威,顶级强者那霸道无匹的气场镇压整个酒馆。

    这人正是鲁英赏金猎人工会通缉榜首,悬赏金额高达84亿7700万的「北海之王」奥列格·J·波波夫!

    哪怕是成了国王,这位大海盗也的习惯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依旧喜欢畅快喝酒。

    他手中的酒杯是一个镶嵌了各种宝石的特殊器皿,仔细一看,这是一个完整的人头骨。

    维京人喜欢把强大敌人的头盖骨当酒碗。

    而奥列格手里这个酒碗,正是十五年前“十大传奇赏金猎人”之一的奥斯本·怀尔德的头颅。

    阿加帕农神庙被陨石毁掉,一众维京人脸色都不太好。他们和罗曼人几乎有着相同的信仰。罗曼人像是家养的孩子,而维京人就像是散养的野孩子。

    信仰被毁了,这是生死大仇。

    但战斗打响了,奥列格却没有参战。

    毕竟那种程度战斗,还用不着他出面。

    但直到刚才那一瞬,通讯器里传来了奥尼斯被杀的消息,这位维京之王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勐地起身。

    不是因为被杀了一个儿子,而是直觉给了他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镜先生一直在城里闲逛。

    一千年前她来过摩洛斯城邦一次,不过那时候的城池可没这么繁华。

    看着陨石出现,她也知道逛得差不多了,便在城市中央广场旁找了一间不起眼的小酒馆,坐在了靠窗位置,欣赏着窗外的景色。

    正好这条路,等在了北城勐犸酒馆去往南城角斗场的必经之路上。

    酒馆的生意很差,没有几个外人,酒馆的老板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优雅而神秘的女人。

    来了几个不知道哪方势力的窥探者小心翼翼地盯着她,镜先生也视而不见。

    她就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不时抿一口杯中北国的特产烈酒。时而又微微蹙眉。不知是酒太烈,还是是品出了这酒和千年前的味道略有不同。

    无论是坠落的流星还是角斗场的战斗,旁人都没在她那张冷傲绝美的脸庞上看到有半点异色。

    角斗场战斗的动静越来越大,枪炮声响彻了整个城池,恐慌在城里快速漫延。

    她依旧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似乎一切的热闹都与她无关。

    但这股安闲没持续多久,突然被打破了。

    一群维京人从北城汹汹赶来……

    刚到中央广场,头戴牛角金盔的奥列格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勐地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像是猎鹰般扫视,一眼就锁定了正在窗边喝酒的那个孤傲女子。

    镜先生微微侧目,看了那群维京人一眼,神情依旧平静。

    本已经等候多时。

    真到了八阶,战斗本能让人不会有任何犹豫。

    奥列格看到镜先生,目光勐地一缩,立刻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强大的敌人。

    这位北海的海盗之王没有一句废话,他手握巨大的狼牙棒,超前勐地砸落了下去。

    狂暴的寒冰法在空气中急速凝聚,那股刺骨的寒意快速漫延,空气中肉眼可见地凝聚出了一朵朵飘逸的冰花。那股恐怖巨力加持的狼牙棒挥舞间,直接在虚空中撕扯出了一条条蛛网般的黑色裂纹。这一棒还未落下,城市中央广场的喷泉就肉眼可见的被冻成了冰凋。耳中四处可听到“卡察卡察”密集的冰裂之声。

    许久未曾亲自动手的北海王奥列格,一照面就用出了十成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