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那本小说在房间暗格里?

    封禁物级别旳诅咒物普通储物空间根本无法储存,这说法也没毛病。

    但苏伦可不觉得这御手夜姬这么容易就把东西交出来了。他本来还想仔细问两句,可话还没说出口,突然就觉得喉咙里涌上来了一股辛辣。

    “噗”的一声,猛地就是一口滚烫的血液喷出了出来。

    血液的温度极高,喷在小院的地砖上,呲呲冒出了一股青烟。

    “身体到极限了”

    苏伦心头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五解状态的【荷尔蒙暴走】,能坚持十几息,已经是在拼命了。

    趁着现在还控制着这御手姬夜,他强忍着翻滚的气血和崩断般刺痛的浑身肌肉,身后八臂蛛矛伸展的像是手臂一般灵活,转瞬间就将御手姬夜身上所有衣服、收拾都拔得一干二净。

    这女人手段太过诡异,苏伦不敢有任何掉以轻心。

    衣服扒光的同时,他又用自己为数不多铭刻了【五阶韧性卢恩符文】丝线,转眼将这女人捆得像是木乃伊般,结结实实。

    苏伦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某些关节处,还用了一些特别的捆绑技巧,保证她绝对无法发力挣脱。然后又掏出了之前安倍泰和专门为她准备的“禁魔符箓”,几张阴阳白符一贴,更是断绝了这女人和神道之力感应的任何可能

    御手夜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扒光捆了起来,半点动弹不得。她一声羞愤交加的娇喝:“你干什么!”

    苏伦可没理会她的呵斥,也没打算逼逼任何一句话。

    做完这一切,他这才如释重负地猛松了一口气, 解开了五段荷尔蒙暴走的状态。

    “呼赫”、“呼赫”、“呼赫”

    苏伦急促的呼吸着,冰冷空气灌入肺部才让他觉得那股灼烧感减退了一些。

    就像是高压锅突然泄了压力, 身体从要爆炸的边缘救了回来的。再拖片刻, 大概率都是爆体而亡的结局。

    苏伦没敢耽搁, 喘息了一下稍微能正常行动了,便把黑镰悬在御手夜姬的脖颈上, 沉声道:“如果我拿不到东西,又或者触动了什么禁制。你立刻就会人头落地。”

    “”

    御手夜姬心中一惊。

    她哪里没看出,这家伙本就是来找她“赌命”的。

    无论是敢在江户城里动手, 还是刚才那秘法,都完全一副亡命之徒的打法。

    他这话说得出,就一定办得到!

    御手夜姬看着苏伦操控丝线朝着屋里暗格而去,哪里不知道即便有禁制,也不见得百分百能杀掉这谨慎无比的家伙。

    真要触动了禁制, 自己的人头肯定要先落地。

    她连忙说道:“别打开, 先顺时针扭转左边石柱上的烛台!”

    沉睡了近千年才苏醒, 好不容易现在有了, 她可不想被杀掉。

    而且没有被自己魅惑到, 她对这个袭击者的身份, 隐隐有了猜测。

    “呵。”

    苏伦心中冷笑一声。

    他早就料定, 这女人在山隐隐忍布局这么久,肯定有大谋划, 绝对不可能和他这“光脚的”赌命。

    听着这话, 他这才操控着丝线扭动了烛台, 这才打开了那个暗格。

    “咔嚓”

    一阵机关暗响。

    房间里的地板的缓缓打开, 露出了一个地下暗格。

    苏伦依旧没敢睁眼,只是用丝线感知了一下。

    里面像是一个有魔力波动的箱子。

    “箱子怎么开?”

    “旁边上面有炼金密匙, 第一环左拧三圈, 第二环向右两圈, 第三环”

    “”

    苏伦小心翼翼地用丝线打开了箱子。

    里面东西不多,他第一时间就“触摸”到一块镜状物。

    “难道真是山隐三神器之一的【八咫镜】?”

    苏伦心中想到, 把那镜子拿出来, 根本没看,就用符箓把这镜子贴满了, 又直封印进了储物卷轴中。

    他现在孤身一人,哪怕好奇, 也绝对不会给敌人任何翻盘的机会。

    被悬挂在半空的御手夜姬听到这细碎的动静, 心中最后那一丝侥幸也散去了。这袭击者的谨慎, 根本无懈可击。

    苏伦没去理会什么镜子, 丝线继续探知,避开了几件闲杂物品,果然就在盒子底部找到了一本“书状物”。

    “找到了!”

    苏伦心中一喜,这书上的流露出的那股阴冷之气他可再熟悉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