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次日。

    苏伦三人好好休息了一夜,他们再次回到了仓山那座破败旳神社里。

    三人用砖石在大殿最高处复原出了一个简单的祭坛。

    御子穿戴好已经洗净的巫女服,在祭坛边缘结界上挂了草编的注连绳和白色“之”字型御币,又焚烧起了这几天收集材料制作的香,这才开始了祭祀的程序。

    神道祭祀活动过程颇为繁琐,但她也一丝不苟,遵照古法满脸虔诚地进行着。

    苏伦和千条除了帮点搬运砖石的苦力活,后来的也就帮不上忙了。他们在远处看着,脸上的神情都很眼熟。

    正常情况下,御子一会会用秘法祈福,然后尝试和神明沟通。

    如果那位黄泉国主真的是山隐信仰体系中的“伊邪那美”的话,她这个神道巫女,应该能沟通的上。

    如果不是也好又别的应对。

    苏伦也想用这种方法,来确定一下那位国主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不多时,御子准备完毕。

    她在铜盆里清洗了双手,然后脱掉了鞋袜,光着一双玉脚走上了祭坛。她的举止很慢很慢,看上去像是慢动作回放一般。但仔细一看,她举手投足的动作又像是有重影一般,带着一股琢磨不透的玄妙。

    苏伦还是第一次观摩这种“斋王”级别的祭祀活动。

    或者说,这个时代观摩过这种顶级规格的祭祀活动的人,也不超过一手指数。

    苏伦看得很仔细,不时在笔记本中记录一些想法。神道祭祀和之前见过达鲁族的祭祀完全不一样,给了他很多别样的体悟。

    御子在祭坛上赤着脚,祷告之后, 就拿着的一个小鼓,开始敲击了起来。

    “邦”、“邦”、“邦”

    节奏缓慢。

    鼓声很清脆, 响彻了整个破败的神社。

    她一边敲者, 还一边起舞。

    这道程序, 苏伦之前在江户神服氏的皇居藏书楼见过壁画。开始祭祀之后,巫女会在祭坛上表演好几种舞蹈, 神乐太鼓、弓技、神乐铃、扇舞

    銆愯茬湡锛屾渶杩戜竴鐩寸敤鍜鍜闃呰荤湅涔﹁拷鏇达紝鎹㈡簮鍒囨崲锛屾湕璇婚煶鑹插氾紝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传说是为了取悦天上的神明来观赏。

    动作看上去很简单,但御子跳的很美。每一个动作仿佛都倾注了浓浓的虔诚,让人看了不觉心生对敬佩。

    苏伦左眼流光溢彩, 仔细观察着每一个细节。

    渐渐的,他感受到了祭坛上凝聚起了越来越浓郁的信仰之力,像是一层白蒙蒙的光。

    “好像还真联系上了啊”

    看到这里,苏伦心中呢喃了一句

    祭坛上,御子的动作一丝不苟, 很缓慢。

    但时间过得好像很快。

    不知不觉, 几种神道法器的舞蹈就已经跳毕。

    就这时候, 御子松解开了绯袴上绳带, 那双御手也从宽大的袖中缩了回去。再一看,她便将右手从衣襟的敞开处伸了出来。左手也这般做了,上身素白的肌襦袢就垂落至腰间,整个上半身就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精致的锁骨,恰到好处的隆起、平坦光洁的小腹一览无余。

    苏伦看着神情微微有异。

    御子的肌肤有种像是温玉般的光泽,白得晶莹剔透。此刻神力汇聚在身,她整个人身上都溢散着白色的荧光, 像是不染尘埃的玉人, 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神圣感。

    让人哪怕看了她裸露的身体, 也半点不会心生什么邪念。

    苏伦知道,祭祀最关键的环节即将到来, 巫女要开始跳神乐舞了。

    神明是否会被吸引来, 就是现在了。

    一旁的千条也全神贯注的看着, 手一直都搭在刀柄上。

    这里是黄泉国, 这仓山神社也没有阻挡妖怪的结界。他们并不确定,这吸引来的是神明, 还是某个妖怪。

    真要出问题, 第一时间会选择救下御子。

    其实这祭祀之舞在古代也不是只有神明可看。

    但因为历代斋王都是皇女,袒胸露乳,旁人自然不能见得。

    后来这个祭祀活动渐渐传下来,就便成了不允许外人旁观了。每次的祭祀,也是斋王独自在神宫里祈福。

    就如同眼下。

    御子手持神乐铃, 在祭坛上翩翩起舞,她的身影漫天飞舞,一时间影影绰绰,仿佛有十个、数十个影子,让人分不清本体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