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现在已经确定【死亡·黄泉之国】这个诅咒空间是与现实连通的。

    而且,他也分辨出了两种“原住民”。

    一种是,【酒吞童子】那样一直都存在与这个空间的妖怪。

    另一种是,像是阿菊婆婆和芥川龙一那种从山隐死掉而来的人。

    虽然苏伦没搞懂那位“御手夜姬”怎么办到的。

    但问题来了。

    她弄这么一个诅咒空间的目的是什么?

    肯定不单纯是为了把外来者吸进来杀掉。琢磨透她的动机,或许就知道这空间这么出去。

    而且,这空间本身也处处透着古怪。

    正常来说,诅咒空间里的剧情会是某个“主意志”的一段生前记忆。

    但奇怪的就是,这里的剧情这不是已经发生过的,而是有完整时间线的。还在随着时间推移一直发展下去。

    苏伦剥离的所有鬼怪记忆中,无论是谁,都觉得这“黄泉之国”就是神话中存在了无数年的黄泉之国……

    而事实是,藤原隼人写出这本,也是最近三十年内的事情。

    难不成是那位大文豪用笔给这个世界写了无数年的历史?

    要毫无破绽,这何其之难。

    不过作为穿越者的苏伦,也不算特别匪夷所思。

    苦思之后,他想到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

    那就是这个世界的生灵被某些东西限制了认知,比如:维度!

    一切假象不避开一个前提:这是一个书中的世界。

    苏伦再想,要是他们真的出不去了,那么在那本【死亡】里,是否会多出一句话:「苏伦和千条终究没能走出黄泉之国,永远留在了那里」

    两个活生生的人,在这个维度,几段文字就概括了。

    苏伦想着心中略微有些唏嘘,但也觉得很有意思啊。

    所谓的真实世界,会不会本身也是一个故事?

    浅草寺的院子里,天空中飘着雪花。

    千条还在雪地里感悟的她领悟到的剑道。

    屋檐下,芥川龙一那双苍老的手正拿着刻刀一点点将木头雕刻出了佛像的轮廓。

    刀刃嵌入木头的声音很细微,“唰”、“唰”

    木屑一片片落在地上。

    苏伦在一旁拿出了一具半成品诡偶,耐心地请教。

    虽然他不懂剑道,但在雕刻上也颇有心得。

    而且他之前熟读了太多山隐国的文献,所以交流起来也没什么隔阂。无论什么话题都能说出几句自己的见解,很快就熟络了。

    “芥川先生雕佛和您的‘拔刀地狱剑意’有关?”

    “嗯。修地狱道的剑客,重杀伐。若无慈悲心,迟早都会入魔道。而且,当我晚年入圣境之后,开始雕佛,这才发现佛性并不是镇压我因杀伐而涨的地狱道剑意,反而让我的剑道更进了一步。境界就像是一桶水,当水满了的时候,就需要更高的筒壁,才能装更多的水。有多高的佛性,剑道就有多高。你朋友天赋很不错,但她还没需要一些感悟。小友你的情况,也差不多”

    “”

    苏伦知道这老头虽说再对话,但其实时刻都在的给千条指引,也不时点点头。

    他也问了黄泉国的一些事情,但没得到太多自己想要的线索。

    哪怕是这位生前是山隐顶级强者的剑圣,在他的认知里,这也是真正的黄泉之国。

    而且,山隐的居民对于“伊邪那美”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神明崇拜。就像是天上应该有太阳一样,是一个固化的认知。不说打听那位黄泉国主到底是几阶,甚至是不能轻易谈论的。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位黄泉国主“深不可测”就是了。

    时光飞逝,一晃就是半月。

    苏伦和千条在浅草寺一直待着,因为寺庙和泥丸的原因,也没有鬼怪来打扰。

    有一个剑圣时刻指点,千条倒是呆得住,每天都在院子里练剑。

    用她的话说,只要能领悟剑道真谛,哪怕真出不去,也无所谓了。

    苏伦倒是没闲着,伤好之后多次潜入满是各种鬼怪的城里,去打听更多关于黄泉国主的事情,寻找出去的方法。

    因为提前有了准备,几次进去都有惊无险。

    不过这几趟去了,黄泉国各种奇奇怪怪的妖怪倒是见识了不少,但收效甚微。

    了解到的信息非常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