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黄泉之国没有白天黑夜之分,苏伦醒来的时候,天空中还是那轮阴气森森的灰月。

    睡了一觉,精力大好。

    即便是之前荷尔蒙暴走扯断身体组织,也好的七七八八了。

    苏伦看了一眼身边还在熟睡的千条,微微抬眉,这赌瘾少婦对他是真的半点不设防的,大字型的睡姿,看得人嘴角一扬。

    近战系职业者需要更多的休息,他也就没叫醒千条。穿好了衣服,就在破烂大殿里架起了火炉,准备弄点东西吃的。

    这诅咒空间里的食物不能吃,好在苏伦任何时候都准备了足够多的食物……

    有空间能力就是方便,不用担心储物戒装不下。

    他拿出一堆牛肉罐头,捣鼓起了牛肉汤锅。玛法的军用食品,无论口味上还是品质上,都比一般的餐馆更佳。

    屋外还飘着雪,寒风瑟瑟。

    不多时,炖烂的肉香味儿就弥漫了整个大殿。

    睡梦中的千条鼻子本能地嗅了嗅,没睁开眼,身体已经坐起来了。宽松的棉纺白衣并不能掩饰她姣好的身材,半边衣领都松垮在肩膀上,深V衣领更是让那傲人雪峰半露半掩,入目一片滑腻。

    “什么东西好香啊”

    千条梦呓般的嘀咕了一句,仿佛察觉了什么目光,突然就睁开了眼。

    然后看到了苏伦那贱兮兮的笑容。

    她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很无语地拢了拢肩膀上的衣服,遮掩了外泄的春光。那眼神似乎很嫌弃,这有什么好看的?

    苏伦也半点不回避,笑呵呵道:“来吃东西了。”

    千条看着锅里的肉,立刻就开心了,凑了过去,“啧啧,我就知道跟你小子一起,总不会饿肚子。”

    苏伦听着略微觉得诧异。

    出门在外准备食物不是基操么?

    他随口问道:“千条姐你还饿过肚子?”

    千条半点不觉得脸红,承认道:“饿过啊。之前在海上的时候补给没算充足,又遇到了风暴,连鱼都打不到。三天饿两顿,差点没能上岸”

    苏伦听着眼角一抽,随即轻笑了出来。

    千条似乎也没觉得哪里不妥,自顾自地捞起了肉,吃的不亦乐乎。

    外面吹着风雪,两人凑在锅炉旁边吃着滚烫的火锅,还一边能闲聊几句。

    倒也惬意。

    不多时,酒足饭饱。

    两人身上都还有伤,没打算到处乱窜,就打算在浅草寺待上一两天。

    千条显得百无聊赖,对着那些木刻的佛像看了半天。然后就用纱布裹了胸,换了身衣服,就在院子里的雪地里开始练剑。

    苏伦则是在“浅草寺”是仔细逛了一圈,把几乎所有能用全知之眼鉴定的东西,都看了一遍。

    但让他略微失望的是,没有找到任何特别的东西,也没找到任何能帮助他们出去的线索。

    四周都是荒山,连大一点的树木都没有。

    好在也没什么鬼怪靠近这里,也挺安全

    “唰”、“唰”、“唰”

    剑气破空声不绝于耳。

    庭院里,千条神情严肃地一次次挥斩,地面的积雪上被划出了一道道痕迹。

    苏伦就在雪落不到的房檐下冥想打坐,之前那一战,他也收获良多,需要时间去消化得到的大量信息。

    这个【死亡·黄泉之国】和常规的诅咒空间有太多的不一样,NPC和真人一模一样,已知的地图也无边无尽,法则看不出任何破绽

    太多让苏伦想不通的地方。

    他需要大量的世间,拼凑那些零星的线索,看是否能找出离开这里的蛛丝马迹。

    两人就各自忙着,时光很清闲,半点不像是一个T级诅咒空间。

    黄泉之国好像没什么时间之分,天上的月亮也半点没有挪动过位置,一直都挂在那个位置。

    千条练累了,两人又饱餐了一顿。

    依旧是她练刀,苏伦冥想,各自忙碌着。

    怀表上的时间大概是晚上的时候,枯树枝头上的黑鸦突然叫唤了一声。

    苏伦猛地睁开了眼,目光凝重地朝着寺庙外看了过去,轻喝道:“有人来了!”

    千条听着也露出了戒备神态,问道:“妖怪?”

    “不是。应该是一个人类亡魂。”

    苏伦的眼中流转了黑鸦看到的画面,那是一个穿着麻衣的佝偻老者,他正用扁担跳着两块巨大的树桩,从寺庙外的羊肠小道里不急不缓地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