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天赋A-088-天通眼】这天赋很稀有,能力很强,属于神秘系的预言能力。

    但对战力却没什么增幅。

    至少有记载的初级觉醒如此。

    苏伦在之前阅读的典籍中,知道在山隐有这一脉的“血继界限”流传下来。

    据说这双眼睛,可见六道众生在何处死,又于何处再度投生。

    但能力拥有者从一出生,就注定了悲惨的命运。

    因为那双眼睛一旦睁开,就可以看到他人死亡的场景……而那又是未来必定会发生的事实,又无法改变。

    所以他们会一次次看到身边亲人、朋友的死亡画面。命运给他们看清未来的机会,却无法改变,这才是最无力的。

    所以,觉醒了这个天赋的人,通常被视作带来死亡的“不详之人”。

    这点和苏伦契约的那只告死鸟差不多。

    眼前的少女琴师不是瞎的,她只是不愿意用那双眼去看这个让她觉得像是“恐怖片”的世界。

    苏伦看着她找到找上门来,眉头一皱,有种不好的预感

    千条似乎也认出了这双眼睛的特别之处,微微一笑,问道:“怎么,你有话要给我说?”

    少女琴师脸上很悲伤,仿佛告她就是给人带来厄运人,“我知道你在找我爷爷。但他两年前已经过世了。”

    “你爷爷?”

    千条一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是「剑圣」芥川龙一的孙女?”

    少女点点头,“我是爷爷捡来的。”

    这身份说出来,会给她带来很多麻烦。

    千条听着,露出了恍然,嘴里呢喃道:“难怪你的琴音里有剑意”

    可同时,她脸上也露出了浓浓的遗憾,“芥川先生已经过世了啊,这可惜了。”

    少女琴师似乎不知道该如此组织自己的语言,才不会让人觉得厌恶,就像是曾经在村子里,她因为预言了村民们的死亡,逐渐被大家惧怕,冷落,排斥、驱赶

    她结结巴巴道:“我不知道怎么能帮您。但但这个给您。”

    说着,少女琴师乱换地拆下了自己的三味线的弦轴,然后将整把琴都拆卸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一柄小刻刀和一张白娟:“这是爷爷给我雕刻的琴。他曾经说,如果遇到一个好人,就把东西送出去。我”

    千条看到那刻刀,瞳孔猛地一缩:“芥川一刀流的秘法真传!”

    越是细看,她越是从那柄古朴的刻刀上感受到了锋锐割目的剑意。

    那白娟上绘制的小人图案,赫然是一种极高明的剑技。

    千条深深吸了一口气,那英气十足的脸上难掩喜色,“送我的?”

    少女琴师点点头,“嗯。”

    她的神情得有些慌乱,似乎不知道万一被人盘根问底,她无法解释自己的举动,“我不知道能不能帮您。但你们是好人。我只能做这么多了。”

    听到这话,千条忽然明白了什么。

    她微微一笑,“你看到了我的死亡?”

    “我我”

    听到这话,少女琴师难掩慌乱,又要被人讨厌了了么

    可让她意外的是,眼前这个女剑客却用很平静的语气再次问道:“我也有些好奇,我会如何死去呢?”

    少女琴师迟疑了片刻,这才很艰难地说道:“我看到,你你在烈火焚烧中”

    一旁的苏伦全程没说话,可听到这里,他的心境突然波动了。

    千条姐会死?

    虽然知道这是每个人的生命中注定的归途,但被提前提及,总会让人觉得莫名不适。

    而且,他很清楚,传说中【天赋A-088-天通眼】预知的死亡画面是注定会发生的。

    也就是说,千条的这一声会在一次意外中死去?(千条不会死,后面有一段挺有意思的剧情)

    一旁的两人或多或少心里都有波动,但唯独事主的千条听到这话,却不经意地吗,眉头一抬。

    她的脸上看不到悲伤,也没有多少意外,似乎对自己的生死看得很淡。

    罗刹女的宿命如此。

    她看着小姑娘不安的神态,像是宽慰似的豁达的一笑,又问道:“那时我可曾有悔?”

    “不曾。”

    少女琴师摇摇头,那双无神的双目看向了眼前的人,回应道:“我看到你在火焰里回头笑了。”

    千条听着这话,嘴角满意地微微一扬,“那就好了。”

    仿佛看到了预想的结局,一切的都没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