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几人一边泡着温泉,一边找着话题聊了起来。

    千条比苏伦更清楚御子的处境,这时候,她突然开口问道:“御子小姐,我看你这两天愁眉不展的,是遇到什么难事么?”

    “嗯”

    御子听着绣眉微蹙,迟疑了一瞬。

    她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言道:“实不相瞒,江户那边的情况确实有点糟糕。”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闃呰昏拷涔︾湡鐨勫ソ鐢锛岃繖閲屼笅杞  澶у跺幓蹇鍙浠ヨ瘯璇曞惂銆傘

    千条也猜到了什么,好奇道:“是上次追杀的真相调查清楚了么?”

    “很复杂。”

    听到这个问题,御子脸上明显露出了凝重,“从现有的线索来看,基本可以确定那个「妖人」的安倍泰和应该不是幕府的人。”

    千条听着也很纳闷,诧异道:“不是武田幕府的人?”

    他们之前是去刺杀武田信野,才一路被追杀到了赤稻。

    结果,

    追杀他们的人,

    居然不是武田幕府的人,

    而是另外的势力?

    一旁的苏伦听着,双目微微一眯,他立刻意识到,这是有人在“祸水东引”又或者“借刀杀人”。

    御子也觉得不解,继续说道:“因为得知了安倍泰和参与,我就派人顺着这条线索调查。然后这才发现,除了武田幕府外,确实还有第三方势力在搅乱山隐局势。他们隐藏的很深,混迹在皇室、幕府和各个大名中,但之前几乎没让人半点察觉!只是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才露头暴露马脚”

    御子第一次主动讲出了自己的处境, 她虽然不在乎权力,但皇权便是神明的意志, 二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谁动摇皇室的权利, 就是动摇神权。

    “第三方势力?”

    苏伦听到这话, 瞬间想到了什么,表情微微有些奇怪。

    最近才冒出来的?

    最近山隐国的最大变故, 恐怕就只能是北海之王奥列格称王的事儿了。

    但这种深谋远虑手笔,能策反一个宫廷首席神官,可不简单。看着不像是那些只懂得打家劫舍的海盗的谋划。

    他直接问道:“御子小姐怀疑是北海之王奥列格?”

    “嗯。”

    这些话题已经很敏感的政治机密了, 御子却没有避讳苏伦三人的意思,“但不确定一定是。”

    她直接说道:“因为安倍家族和我们神服氏没什么旧怨,安倍泰和之前追杀我,也没有任何动机。何况即便杀了我, 他背后没有大名支持,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怀疑他背后有一股能和武田信夜抗衡的势力支持。山隐没有第二个幕府, 那么只能是外来势力了。”

    “”

    苏伦听到这里,就没说话了。

    御子这分析完全合理。

    苏伦对皇权争斗没什么兴趣。而且,这山隐国虽然小,可一国局势,也不是几个人能改变什么的。

    他隐隐觉得, 如果奥列格没有放弃山隐,等的主力舰队再来的时候,可能会有大变故。

    皇族神服氏内忧外患, 情况可不容乐观啊。

    政治话题本就很严肃, 温泉池里一时没人说话了。

    仿佛察觉了这气氛有些僵, 御子脸上的凝重突然一散,“抱歉,说了些很无趣的话题呢。”

    气氛没有缓和,反而更有些沉默。

    御子的目光看着山下的风景, 渐渐深邃, 想到了什么,又道:“和大家相处的时光很愉快呢,真想一直都这样就好了。”

    千条察觉了什么, 问道:“你要走了?”

    御子眸光涣散,没去看她,只是点点头说道, “是啊。半月后的‘黑日大祭’, 我作为伊势神宫的巫女, 一定是要回皇都主持祭祀庆典的。等皇室的护卫们来了,大概等几天就会出发了。”

    说着,她那张俏脸上浮现了一抹遗憾,“这些日子多亏苏伦先生和千条小姐的陪伴,御子真的很开心呢”

    这话明显有分别的意思。

    王都的局势很险恶,她是没准备继续这份“保护契约任务”。

    可御子话还没说完,千条就打断了她。

    千条一把越过了苏伦,勾住了她的肩膀,豪气道:“别这么愁眉苦脸的,等苏伦小子把我手上的封印解除了,我陪你去一趟!”

    她现在妖刀在手,还有战国名铠「铁赤鳞涂五枚胴具足」,即便再次正面硬钢六阶的武田信野,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打败的。

    “啊这”

    这话说的让人很有安全感,御子也清楚千条本就是那种言出必行的性格。

    但她不忍朋友赴险,本想拒绝的,可心里还没来得及的感动,整个人就被拉得重心不稳,朝着身边的苏伦身上扑了过去。

    苏伦也有些懵,还正在研究千条手臂上的封印,突然就温玉满怀了。

    之前三人本就坐的很近,虽有肌肤相触,也不多。

    这下倒好,贴得结结实实,亲密无间。

    泡汤的衣物本就单薄,打湿了就更觉得若有若无了。

    这一接触,苏伦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胳膊陷入了一片柔软之中,这位御子小姐的肌肤真有种魔力般的极致顺滑,一触就滑开了。

    她这一倒下来,整个人都扑在了苏伦怀中,神态慌乱中,略微有些小狼狈。

    而且,不仅仅是御子,千条的动作更大。她为了使坏,几乎整个人都压了上来,那沉甸甸的压迫感,更是让苏伦觉得手感极佳。

    还真别说,平日两人虽然亲密,可这么真切的触感,好像也是第一次。

    御子一瞬手忙脚乱后,这才重新坐稳,哭笑不得地嗔怒了一声:“千条小姐,你”

    她哪里不明白千条这是在捉弄自己,又无可奈何。

    不过,坐稳了后,她也没刻意和苏伦拉开距离,总感觉会很失礼。至少比之前更亲近了很多。大片的肌肤接触,两人都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千条看着御子脸上的一抹不自然,哈哈一笑,更是直白地问道:“苏伦小子,怎么样,御子小姐的身段没的说吧?”

    “”

    苏伦翻了翻白眼神,真要回应了这话,立刻就会让人觉得轻薄。

    但若不回应,御子反而会觉得会很尴尬。

    他脑中念头一瞬闪过,他看着身边的千条,很巧妙地调转了话题:“我倒是觉得,千条姐的身段也是极好的。”

    这一调侃,御子都掩嘴轻笑,附和道:“我也这么觉得。”

    洛洛塔全程看戏,笑而不语。

    尴尬的气氛瞬间就没了。

    “呵”

    千条不想话题调转到自己身上来了,但也全然不在意。

    被这一看,她非但不遮掩,反而大大方方地展示着,豪言道:“切,你又不是没看过。想看就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