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茶鸣山”在出云城郊区,那是一座活火山。

    在有神明信仰的文化中,大山大河通常都有某些神秘含义,这茶鸣山便是山隐最三座神山之一,据说是“黄泉国主”的埋葬之地。

    山顶常年有白雪覆盖,几百年前的火山喷发从地底带来了大量肥沃的火山灰,从山腰到山脚植被繁茂,风景宜人。也因为地脉中有最优质的矿物温泉,茶鸣山角的村落也筑起了大量的温泉汤室,吸引了四方游客慕名而来。

    冬日的时候,便是赏雪泡汤最佳的季节,游客如织。

    苏伦四人的速度很快,夜行百里,天亮之前就抵达了茶鸣山脚的小镇。那些通宵营业的酒馆、艺伎馆灯火通明,有醉醺醺的客人在街上游荡。

    苏伦几人没有去镇子里,神服御子领着他们连夜从小道上山,一路上行,穿过了一片铺在茂密树林中的青石阶,这才抵达了一间有绿色的瓦顶和白墙为主体的三层建筑前……门口两旁有青色的河童石雕,屋檐下挂着牌子,上面有漆痕斑驳的几个字:呷婆婆汤室。

    苏伦手持符文伞,一路仔细观察着四周的一切。肩膀上的告死鸟也很安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看上去追兵并没有追来。

    店主是衣着朴树的老两口,得到纸鹤的传讯便在门口恭敬地候着。

    待得苏伦几人走近,他们看到了御子,便跪服在地,轻声道:“参见殿下。”

    御子为人很和气,但也有着皇室公主的特有威严。她也没有打算引人注意,招了招手,“带我们去房间。”

    “是,殿下。”

    老两口躬着身子,领着几人进了屋。

    为了保密,御子并没有提前太多告知老两口,又正直泡汤旺季,所以来的时候汤室并没有多少空房。苏伦一路走过去,感知到一二层的房间里都有人,大概有二三十团灵魂之火,有老有小,都是些普通人。他们呼吸匀称悠长,听着都还在熟睡。

    几人没惊动任何人,一路上了三楼,来到了一间房前。

    山隐的汤室大都是“套房”,适合居家一起来泡汤。这是老两口安排给御子一个人的房间。

    老两口以为苏伦几人是公主殿下的护卫和侍女,没了空房,便准备腾出他们自己的居室,挤一挤。

    可御子却否定这个建议。

    她并不介意与人同住,何况苏伦三人还算她的客人,便很自然地招呼他们一起进了房间。

    老两口也没说什么,恭敬地退了下去

    苏伦三人学着御子把鞋子脱在了外面,这才踩上了的蔺草编织的草席上。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熏香味,装饰风格静谧和美、素朴淡丽。屋里几乎没有墙壁,只有棕褐色的木头柱和素白宣纸糊的格子门。给人的感觉不大的屋子很宽敞,采光也很好,月色宜人。这汤室依靠山势而建,虽然这是三楼,却巧妙地设计出了一个别致的庭院。一眼望出窗外,翠玉葱葱的植被遮掩后,可见氤氲蒸汽萦绕而上,那是独立的温泉池。

    呷婆婆老两口安排了一间最好的房间。

    进了房间,神服御子随手布置了一个防探视的结界,她朝着千条和苏伦说又躬身道:“抱歉,没有提前安排,就只能委屈大家了。”

    既然是来避难的,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

    苏伦和千条本就不是那种拘小节的人,哪里会介意。

    何况,这屋子典雅的环境可说不得“委屈”两字。

    “御子小姐客气了。”

    千条摆了摆手。

    她的性格可从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当外人,进屋之后,就开始卸掉了腰间的长剑,一边作势就要脱衣服,嘴里还一边嘟嚷道:“呼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没来山隐之前就听说的这里的火山温泉天下一绝,现在终于可以试试了。”

    苏伦半点不意外她为何这般急切,这赌瘾少婦苦战了几日,身上的血渍都凝结成黑色。几日没有换洗,头发衣服上都混合了一股各种气息的怪味。这让本就爱泡汤的她哪里忍受的了。

    说着,千条还不忘招呼主人道:“御子小姐,走,我们一起去泡汤。”

    神服御子微微一笑,应了一声:“嗯。”

    作为主人的她,自然要作陪的。何况她本来也有这个意思。

    因为汤室的本质是旅社,这种大房间就是为了方便一家人一起居住。

    屋里有巧妙设计的格子门,原本可以隔断出一些其他功效的小房间,比如换衣间。

    但千条根本没有避讳屋里几人的意思。

    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脱掉了和服外套,大片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中。更是完全忽视了屋里的唯一的男人苏伦,开始解起胸口的裹胸的纱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