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北海之王」奥列格确实是北海最强的海盗,而且他麾下的舰队,也拥有碾压北海几乎任何势力的实力。

    但他对北海各大小势力实际是没有统治权的,特别是北洲四国。

    权利对海盗来说远不如财富重要,大家也相安无事。毕竟海盗也需要生存,再强壮的大树,也不能把供它生长的大地给破坏了。北海舰队招募的很多海贼,也都是四国之民。

    但现在奥列格突然成了“国王”了,境况就有些转变了。

    苏伦看到这次“收税”的举动,就猜到奥列格大概是想要开始要宣布主权,尝尝真正领主的滋味了。

    所以这次去收税,目的其实也不是去掠劫财富。

    北洲四国相比鲁英任何领地,都是贫穷荒芜的代言词,去征税的收益还不如去打劫商船实在。

    至少目前如此……

    而且,这次苏伦所在的第九舰队不仅带着火炮去的,还有大量的财物。

    收多少税,都会馈赠更多的礼物。

    大致相当于上邦之国对附庸领地的赠予,国王对领地小领主的赠予。

    这也是奥列格在试探。

    征收顺利,就收点钱还点礼;不顺利,就靠武力震慑一下。

    四国一旦缴税,就是承认附庸领地的地位,奥列格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北海王。

    后面的这种关系就会持续密切,再有一些年,奥列格也能彻底掌控这片海域。

    不过,这个过程可不容易。

    北洲四国有大量的诸神遗民,他们有自己的神明信仰。就像是山隐国,他们的领主君权神授,已经持续了无数年。现在突然让外来人想当领主,一时半会可没那么容易接受。

    苏伦最近了解了大量四国的风土人情,就知道这趟税收之行可能不会太顺利。

    所以也一直很警惕

    从海盗城去往山隐国需要数日航程,那片海域有大量的海岛,在鲁英的海图上,又被称作塔林群岛。

    航海的日子是很枯燥的,只要不遇到恶劣的天气,海盗们的工作就是打牌、钓鱼、吹牛。

    苏伦找了个钱在黄金城花光了的借口,这几天都在船舱里发呆,没跟火炮舱室里的海盗瞎混。

    其实是在消化【神经机械图纸】的那些知识。

    即便没有看到图纸,苏伦一闭眼,脑海中都会密密麻麻浮现之前记下的各种图纸的内容。先在脑子里推导各种可能,又记录在笔记本上。偶尔趁着没人的时候,拿出半成品的白银手臂试试一些新想法,日子也过得很悠闲。

    因为一直防备着出状况,苏伦也把告死鸟通灵出来时刻带在了身边。

    海盗的船上会养一些猴子、鹦鹉、仓鼠之类的小动物并不奇怪。除了打发航行的孤独,也用来预警。很多时候动物的感知能比人类更显。比如恶劣的天气和某些危险的还要。

    这一日。

    航行的第五天。

    就是苏伦照常才舱室里“昏睡”的时候,身边的黑鸦的突然叫了一声。

    “嘎~”

    苏伦耳郭微微一动,猛地睁开了眼。

    他轻抚了一下黑鸦,喂食了两滴液化的死灵之气,目光却透过火炮口,望向了外面的海面。

    现在和这黑鸦也混熟了,苏伦也能更准确地体会它的一些想法。

    这声鸣叫预警着四周有危险,但不算太致命。

    “是海上出现什么东西了么?”

    苏伦想到了什么,便起身走出了火炮舱室。

    门口夏普和几个炮手正在打牌,看到苏伦难得出仓,笑着问候了一句:“哟乔尼兄弟今天睡醒了?”

    苏伦耸了耸肩,像是睡眼朦胧地揉了揉眼,“是啊,去甲板上透透风。”

    他没多理会,走上了甲板。

    这时候,就听着甲板上传来了轻微的争执。

    “汉兹团长,这片海域是斐伊川的出海口,是有妖怪的。便溺之物是不能的入海的,否则可能会有大麻烦的。我们得赶紧献祭牲口”

    “喂,我说永秀,不就是朝海里拉了一泡屎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妖怪?呵呵,就一些奇怪的海兽罢了,别那么大惊小怪的。老子在海上这么多年,深海巨妖都见过,还怕一些小妖?”

    “”

    那个穿着麻衣的瘦弱男子是这次的向导,叫松永久秀,是山隐国人。

    此刻他正一脸焦急地劝阻着一个身穿船长服的大胡子。

    大胡子自然就是苏伦现在的番队长「茶胡子」汉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