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千条在海盗城里暗杀“长野屋艺伎馆”的老板,这事儿招惹的麻烦绝对不会小。

    毕竟是海盗城的地头蛇之一。

    那个「鬼剑」亚希本身的实力不弱,何况他代表的可是山隐之国。

    苏伦也猜到,这大概也是千条不想自己牵扯进去的原因。

    甚至,其中可能还牵扯了更复杂的情况。

    苏伦之前从剥离「独眼」梭克的灵魂中知道了一个秘密:“符文老头”并不是的山隐本土的人,而是从鲁英叛逃来的。

    这就是问题所在。

    为什么一个外来人,会成了比山隐国的大名更有实权的人物?

    像是艺伎馆这种官方艺馆,都是老头的儿子在经营,这就让人很疑惑了。其中的隐情,大概也是艺伎小池很避讳谈及的原因

    艺伎馆突然发生了战斗,大批的山隐国的武士涌入了馆里……

    可惜人来没来得及一拥而上,战场就转移了。武士们到处搜了一下,也没找到人,自然只能不了了之。

    可这么一闹腾,茶艺剑舞什么的自然是不能继续看下去了。

    妓馆的妈妈桑也很懂人情地免掉了所有客人的消费。

    可苏伦还是把应该给的钱,给了小池当小费。

    山隐国的艺伎们,看得食宿光鲜。可命算不得怎么好的。

    不多时,小池踩着木屐,一路送苏伦出了艺伎馆。

    两人在樱花林处这才道别。

    她看着苏伦,一脸温柔笑意,不失礼节地问道:“先生,您下次还会来么?”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

    瞧那神态,情真意切,怕是让人不忍说出般个“不”字。

    苏伦笑了笑,觉得以后有空来坐坐也不错,便回应道:“有机会再来。”

    “嗯。”

    小池点点头,也没再多说。

    挽留是给人念想,而不是负担,恰到好处便是最好。

    她想到了什么,盈盈一笑,“小池还从来没遇到过先生这般的特别的人呢”

    苏伦听不出半点虚情假意,回应了客气的微笑,“和小池小姐相处也很愉快的。”

    听到这话,小池脸上露出了很开心的笑容,屈膝行了一礼,“先生,这是我听到最好的赞美了”

    看着苏伦要走,沉吟了一瞬,她神态中又流露出了一抹羞涩,语气也是今晚第一次变得有些不那么流畅,“若是先生今晚若是想要留宿也是可以的。”

    “今天就算了。”

    苏伦挑眉一笑,这才意识到对方察言观色的本事是真的看出了自己的不同。

    倒不是什么坐怀不乱,只是没想弄得太特别。

    一个小海盗,哪里有资格在艺伎管留宿。

    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听到这话,小池也没多说,眼底闪过一抹遗憾,躬身迎送:“先生慢走。”

    苏伦神清气爽地走出了艺伎馆,像是给精神洗了个澡,把这些日子在海上漂泊积郁的烦闷都冲刷了干净。

    他再次走在了海盗城的街道上。

    城寨的面积很大,街道曲折幽深,灯红酒绿的娱乐场逛个十天半月都逛不完。还有四周的小岛、浮空楼船,也各有特色。这是把娱乐产业发展到了极致的地方。

    如果不见街边还有在垃圾桶里翻找食物的稚童,衣不蔽体的瘦弱乞丐,小巷里有发臭的海盗尸体哈斯特林的这般热闹光景,哪怕是鲁英最繁华的领地,也不过如此了。

    苏伦在城里不急不缓地走着的,他想熟悉一下整座城寨的道路。

    想着万一遇到突发状况,也能跑的更快。

    之前也剥离过一些记忆,又走了一遍,差不多就都熟悉了。

    约莫一个小时后,这才接到了千条的通讯。

    那赌瘾少婦依旧没细说她在做什么,但却透露了她打算去山隐之国的计划。

    苏伦猜到的一些,但她没说,也没多问。

    听着她无事就好

    在船上待久了,也没什么困意,苏伦就在城里多逛了一阵。

    走到赌场一条街的时候,还在路上还碰到了同船的海盗同伙。

    那些家伙也是从风月场娱乐了刚出来,手里还有点钱,便打算去赌一赌。

    说着是去角斗场,苏伦也跟着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