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虽然千条不介意,但苏伦也没多看。

    不过,偶尔目光瞥到水中那绝妙的身段,也挺赏心悦目。

    窗外的飞雪一片片飘落,在窗台上积下了厚厚一层。屋里的灯光昏暗,月光渐渐爬上窗户,如银的月光照入了屋子里,洒在氤氲蒸汽的水池里,一片灿烂的的银色。

    温热的药浴滋润着肌肤,苏伦也很是享受这轻慢时光。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不多时,千条像是洗净了这一月在海上积聚的海腥味,长长呼出了一口舒爽的浊气:“泡了这下,终于是舒坦了”

    然后就听到了哗啦的水声。

    苏伦睁开了眼,就看着千条从池子中站了起来。

    此刻夜已深,月光正明,一丝丝银绸般的月光从玻璃窗外照了进来,正好照在了那婀娜有致的绝美身段上。

    大概是觉得本就赤城相对了,再光着出水也没什么好避讳的。千条就赤条条地站了起来,还对着苏伦招呼了一句,“苏伦小子,我泡好了,你慢慢泡。”

    “哦。”

    苏伦轻笑着抬了抬眉。

    他本来没有想占这位赌瘾少婦便宜的意思,可目光却自己停留了一瞬。

    之前泡在水里,光线折射,那绝美的身段还看得朦朦胧胧,这一出水,完全就一览无余了。

    千条正好背对窗户,站起来的时候月光从她身后照过来,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荧光。月光在她肌肤边缘漫延出来了朦胧虚影,一时间,光影融入宛如半透明的温玉,入目一片细腻柔滑。

    也因为光线的阴影,拥雪成峰的傲人才越发巍峨。

    沉甸甸的视觉冲击,那比例却让人半点感受不到是累赘,仿佛一切恰到好处。

    千条也发现了那目光,神情中有些许无奈白了苏伦一眼。

    说着,她也没理会了,转而朝着门口招呼了一句:“洛洛塔,帮我拿一下浴巾……”

    屋里的角落里,立刻传来了略显慌乱的回应,“啊哦!好的,老师!”

    说着,千条这一侧身,那流畅的美背弧度就让人尽收眼前了。

    苏伦也半点没收敛自己的目光,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身心愉悦,不由地便多看了几眼。他看着的那绝妙的曲线上,一颗颗晶莹的水珠从她的肌肤上滑落,从肩膀快速滑落在了纤腰,然后因为傲人的挺翘,滑落的速度陡然变缓了。目光和水珠都像是那滑腻的肌肤上停留不住,轻抚而下,顺着那柔美的弧度顺势而下

    月光的阴影中,千条撩了一下湿漉漉的青色长发。大概是觉得贴身不太舒服,便用一根捆绳束了起来。就是这抬手动作,撩拨了无边春色,胸前的光景便一览无遗了

    窗外有凄美的夜色雪景,屋里有暖色如春。

    苏伦双眼微微一眯。

    秀发高挽,煞气腾腾的满背的罗刹刺青就映入眼帘。恶鬼在背,一个英气十足的刀客瞬间就出现在了眼前。

    就是这光影交错下,让人神情微微恍惚,苏伦仿佛看到两重光影。

    一面不沾人间烟火的罗刹夜鬼,一面大喇喇的赌瘾少婦。

    不仅是身段美,苏伦从还千条身上看到了一股凛冽如芒的“气”,无与伦比的锋锐之气。

    苏伦不禁赞了一句:“千条姐,你的‘气’好强啊”

    听到这话,刚束好头发的千条偏头看了他一眼,嘴角一扬:“你也不错。进步很大。”

    苏伦微笑着耸了耸肩,也收敛了那滑落下来的目光。

    老师,您还没穿衣服呢!

    听着两人淡定如常的交谈,一旁捧着浴巾的洛洛塔,眼神变得怪怪的。

    回想之前的窘境,她脸颊微微一红。还以为会自己的老师和这个男人有什么特殊关系,但没老师开口,她又没敢离开屋子。

    现在,好像又不是了?

    泡了澡,苏伦也没离开,就跟着千条和那叫洛洛塔的小姑娘一起待在了房间里。

    他倒是无所谓,住旅馆和住浴场都没什么区别。和千条一起住,也习以为常。

    反正晚上的时候,他不是在冥想,就是在捣鼓诡偶。

    浴场的房间比旅馆贵很多,好在都是小钱。

    这一住,就是数日。

    千条每天都会去赌档混迹,然后惹一股子海盗身上的怪味,晚上就回来泡澡休息。

    自从那天水手酒馆大战一场,也没人敢把她当肥羊了。可即便如此,千条的赌运也不太好,没两天就把兜里的存款输了个精光。然后没了钱,堂堂一个海盗船长就整日宅在了旅馆里,靠着苏伦这个老朋友接济度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