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了森林中。

    篝火已经熄灭,燃尽的灰烬堆里青烟袅袅而上。微风吹过,烧焦的木柴上还能看到熠熠红光。

    尤塔睁开了眼,这几日警戒,难得睡得踏实。她并没有打扰一旁正在冥想的苏伦,默默地收拾好了睡觉的兽皮地垫。

    不多时,清脆的鸟鸣声的打破寂静,苏伦这才从冥想中缓缓睁开了眼。

    消化了一夜,他已经将新殖装的功效差不多摸索清楚。

    “醒了?”

    尤塔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拿着一根木棍从篝火堆里掏出了几个烧熟了的木薯。

    “嗯。”

    苏伦点点头,清理了一下口腔……

    又拿起烤木薯,也吃吃的津津有味。

    木薯不需要余温考热,尤塔便用泥土将火堆彻底掩盖了起来。在森林里用火必须非常小心,达鲁族人不会给森林带来麻烦。她一边弄着泥土,一边说道:“这里去‘咒骂山谷’已经不远。从这里继续往北,就有一个隘口。上次族人们来这里,遇到了很多诡异的生物。我们得小心点”

    “嗯。”

    苏伦听着点点头。

    他原本不想尤塔跟着去冒险,可尤塔却义无反顾。

    她说,族里的先辈们会为族群延续去冒险,她自然也能。现在族群在已经到了最危难的时候,她打算做些什么。

    苏伦也没好说什么。

    达鲁族人有自己的信仰,尤塔有自己的信念。

    她勇敢、执着、善良,有时候会傻傻的。就像是曾经在海上,她明知道可能会死,还是会回来接应。

    苏伦也觉得挺好。

    两人收拾好的临时营地,再次出发

    咒骂上古的入口在骷髅地穴往北大概二十公里的地方。

    因为走的很小心,苏伦两人走了小半日这才抵达一处悬崖隘口。

    地面像是突然裂开了一条大缝,朝着北方远处延伸得老远,越来越宽。

    站在隘口处视野受限挺大,只能朦胧看到远处一些模糊的山影。

    隘口风很大,峡谷两侧的绝壁上有鹰巢,不死能听到高亢的鹰唳。

    尤塔指着前方雾气弥漫的峡谷,神情凝重道:“前面就是咒骂山谷了。族里先辈们留下的信息说,这雾气会让人暴躁,魔兽怪物也会受影响,所以这里的怪物都很凶残。越往深处,就越危险。”

    “嗯。”

    苏伦看着眼前的迷雾,鉴定了一下。

    【死灵雾气】

    详解:混杂着亡者负面情绪的雾气,有微量毒素,浓郁的死灵之气;长时间呼吸,会导致人精神混乱,产生狂躁、幻觉、昏迷等负面状态;

    “死灵之气?”

    苏伦看着这迷雾,猜测那遗迹可能是某个死灵位面?

    雾气稀薄,算不危险,他便给了尤塔一个防毒面具,自己也戴上了鸦嘴面具。

    想着为了保险,他也通灵出了告死鸟。

    黑鸦很喜欢这样死灵气浓郁的峡谷,嘎嘎就飞了下去。

    等了一阵,黑鸦视野中没发现什么危险,

    苏伦两人也跟着峭壁上,攀爬而下。

    这一下去,他立刻就明白为什么叫“咒骂山谷”了。

    山谷中风声呼啸,呼呼作响,回荡耳边。这声音听着像是有人在耳边咒骂,让人心情莫名烦躁。但想仔细一听,又听不清再说什么。

    尤塔的自然之力,显然置身这种死亡气息换种中很不舒服。

    “亡者低语?”

    苏伦听着眉头微微一皱。

    他的精神力很敏感,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单纯的风声,而是亡者低语。

    这声音其实也不是耳朵听到的,而是精神力方面的影响。

    “难道是因为当初那场大战,亡者冤魂不散?又或者是遗迹的原因?”

    苏伦心中猜测到了两种可能,但还未深入,也无从印证。

    想想,他把黑伞撑开,把自己和身边的尤塔遮了起来。

    人皮黑伞能吸收死灵系的物质,撑伞就像是打开了屏障,立刻将两人隔绝在了那声音之外。

    一旁的尤塔脸色瞬间好了很多

    峡谷是几百年前地震形成的,所以峡谷下已经长成了一片原始丛林。

    不过这里的树木却普遍是灰黑色的,无论树叶还是树干,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