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翡翠圣地里只有两个人类,还是相互认识。

    喀秋莎自然也就一直跟在苏伦身边。

    三人就在村子里转悠,聊聊天。

    没多久,太阳西下,红霞满天。

    部落的人们在河边燃起了熊熊篝火,蔬果堆积成山,烤肉香气弥漫。

    达鲁族的族人们载歌载舞,欢迎两位达鲁族的人类朋友。

    不过,因为苏伦奇高辈分的缘故,除了能和鹿族长狼婆婆客套几句,那些长老和小辈们都没有能来搭话的……偶尔有来的,还得行大礼。

    太过隆重,反而让苏伦有些觉得不自在。

    喀秋莎的境况也差不多。

    她虽然被当做达鲁族的朋友,可在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

    正好他们两人就坐在一起,苏伦左边是尤塔,右边就是喀秋莎。

    大概是看出了苏伦的拘谨,鹿族长和长老们也没多搀和,客套几句,剩下的就给了年轻人们自己交流的空间。

    木桌上摆满了圣地特产的水果,大概有好几十种,很多是苏伦见都没见过的。

    不仅仅是他,连喀秋莎这个贵族小姐也没吃过,细嚼慢咽,但也津津有味。

    尤塔偶尔会很贴心地帮挑几个大的剥好皮递过来,苏伦就是个粗人,不像是贵族小姐还要顾忌吃相,他就大口大口吃,汁液横流。

    喀秋莎是个自来熟,她很快就和尤塔也熟络了起来。

    三人也能很愉快,漫无边际的聊着。

    喀秋莎给苏伦和尤塔科普了很多鲁英顶级贵族圈子里的奇闻异事,

    尤塔给他们讲了很多森林里的故事,

    苏伦觉得自己穿越来都是打打杀杀,好像也没什么好讲的。

    想想,看着喀秋莎身上的大红都斗篷,便讲了个魔改小红帽和大灰狼的的故事,应应景。

    喀秋莎听得兴致勃勃,听完,很是新奇:“小红帽居然变成了大灰狼,吃了奶奶和猎人?哇苏伦先生,你这故事好奇怪啊。不应该是英勇的王子路过,打败大灰狼,救下了小红帽么?”

    苏伦笑而不语。

    话音刚落,喀秋莎蓦然间看到了自己的红斗篷,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什么,目光幽幽地看着苏伦,“哼,我听出来了,你是暗喻我会变成大灰狼!”

    语气虽然是这怪,但似乎完全没介意的意思。

    她咧口白牙,一副变成恶狼要咬人的样子,奶凶奶凶道:“啊我变成大灰狼,第一个就要吃了苏伦先生你~”

    笑过了,苏伦也问道:“对了,喀秋莎小姐你不是说你是占星术士么,怎么又是诗人了?”

    一旁的尤塔也由衷赞叹道:“长老们也都说,喀秋莎小姐是很厉害的诗人呢。”

    “两者并不矛盾啊。”

    喀秋莎眨了眨眼看着他,回应道:“占星术是推演世间万物规律的变化,而诗歌是记录世间一切有趣的故事的载体。浪漫的爱情、恢弘的战争、兄弟情仇、悲欢离合种种种种。我是占星术士,也喜欢诗歌呀。”

    说着,她抬头望向了天空,双眼迷离,话音也越来越细微,“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就是像是那些伟大的游吟诗人一样,游历整个大陆,体会人间百态,写出世界上最美的故事”

    翡翠圣地上的天空格外迷人。

    今夜群星璀璨,无尽深邃。

    苏伦听着她这话,随口说了一句,:“这样的梦想,对于喀秋莎小姐来说,不是应该很容易实现的么?”

    大贵族家的小姐,可以选择自己的路。

    不愁生计,当当诗人也好。

    听到这话,喀秋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晶眸里的光泽灰暗了一些,“才不是呢。”

    她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呢喃道:“我只能把我的梦想写在故事里。有一个丑小鸭一样的小姑娘,长得普普通通,她天真烂漫,喜欢诗歌,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在最终故事结局里,她一定会成为一个大诗人。”

    苏伦听着听着,眼神也有些古怪。

    故事里不就是她自己?

    小雀斑,大辫子,穿着也不算奢华。如果不说时不时露点巨富和涵养十足的举止,看着也不像是顶级贵族家的小姐。

    聊到了写故事,苏伦觉得,他要是写故事,绝对不会写喀秋莎说的那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主角。

    他的故事里,主角一定得帅。

    不然,自己带入不了。

    关键是,他的帅逼读者们,更带入不了